王若望:错把纽约当北京

Share on Google+

——“九·二五”民运车队游行散记

“九·二五”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天,纽约六个民运团体出动十五辆宣传车,本意是给受蒙骗的参与中共效忠游行的华侨进行再教育。没料到,民运的车队在华埠包厘街正巧与效忠游行的队伍相遇。要不是民运车队坚持和平、理性和宽容为先,就有可能演出全武行。中共在大陆的蛮横专制作风在纽约街头,仅仅在半个小时之内,便作了充分表演。

丑态毕露

效忠游行中一名亲共人士花俊雄者,是个四十余岁的壮年人,此人来自台湾,但却“左”得可爱,现在纽约联合国中文部任译员。他在效忠队伍里表演得近乎疯狂。看到民运车队周边贴着“中国共产党下台”,“爱国不爱党”等标语,他便领头喊口号骂民运车队是“卖国贼、叛徒”,并率领几个打手撕毁车上的招帖。本人开了眼界,没想到在民主自由的国土上,真的看到了亲共人士充当打手的首恶份子的嘴脸。《世界日报》和香港的报纸皆报导“九·二五”游行事件,都凸显花某的大名,可谓臭名远扬矣。只有中共在纽约出版的《侨报》,特地发表了“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花俊雄的谈话,原来,他还有个蛮好听的官衔。“和平统一促进会”会长,却在纽约街头使用暴力,岂不是大大地辱没了和平天使这个美好的名称?

海外党报说谎第一

中共媒体习惯说谎,众所周知。这次纽约出版的《侨报》恭逢其盛,用了两个整版刊载彩色图片,皆是效忠游行的场景。它的大字标题:《近六千人参加庆祝国庆》,据《美华工商报》的可靠数据,只有一千三百人,《侨报》吹大牛竟夸大五倍。另一方面,则把民运车队报导成“有十余名抗议者开着八、九辆小车从花园街接近游行队伍”。幸而这双方队形,观者如堵。人们自会识破中共党报的拙劣手法。用毛泽东思想来解释,这叫做敌我界线分明,可以当众撒谎。

往下更是颠倒黑白,说什么“但他们(指民运车队)立即遭到警方拦截,并引发围观民众高声斥责……”这就把中共官员用暴力攻击民运车队的罪责轻轻地转到“警方”身上。《侨报》往下提到:“另外还有一名白人抗议者在现场刚打出旗号,就立即被两名警察一左一右架离。”

我亲自欣赏了这个古巴朋友,他手中举着一面五星红旗,在空白处用黑色画了一个纳粹标记,指明北京当局与法西斯有着血肉关系,构思深刻而简单明了。从照片上看到,他面对警察摇晃小旗,一名警察远远地观赏,吸引了很多人围观。哪里“被两名警察一左一右架离”呢?

《侨报》不敢指明五星红旗上的纳粹标记,这还罢了。它的谎言无异是说北京的警察开到美国来了。这不是对美国警察的一种诬蔑吗?

惹人注目的标语牌

民运队伍吸引众多华人观看,实因我们的标语牌,五彩缤纷,句句打中了华人的心。汽车虽小,三个周边都贴上标语,汽车顶上安置一个犹如“出租车”那样的标识牌,上面写着英语:“中共下台”、“李鹏下台”、或“争取民主”。它采取流动广告的方式,每辆车窗口,还伸出一面报丧的旗帜,中间一个五角星,下侧上四块斑斑血迹,代替四颗小星。标语立求言简意赅,如:中共必亡,民主必胜;爱国不爱党;魏京生何罪?不要给中共涂脂抹粉;大车两边则贴了较长的对联,如:“八千万同胞死于非命,举世同悲!十一亿人民齐抗暴政,敬悼国殇”;再如:“毛邓屠夫,罪责难逃!李鹏皇朝,万人唾弃”等。

所有对联、标语,词句激烈,火爆,不免令中共官员恼羞成怒,只因我们讲出了抗衡中共的斗争目标,对受蒙蔽的参与效忠游行的侨胞,具有振聋发聩的作用。

爱国不爱党

标语牌中影响最为深远的是“爱国不爱党”五字。这句口号有极广泛的启蒙意义,游行的侨胞大多分不清爱国与爱党的区别,因此在中共大力宣扬狭隘的民族沙文主义下,不分青红皂白,把窃据了政权以党谋私的执政党,当作祖国的代表看待。爱因斯坦有句名言:“爱国主义很容易滑到帝国主义和国家社会主义里面。”这里的国家社会主义也就是希特勒的国社党。

我们的逻辑是:中国是可爱的,而中共是糟蹋祖国的卖国贼。毛时代把中国一边倒向斯大林,并放弃对日索赔;毛的接班人邓小平、江泽民为了迎接日本天皇,无耻地向日本保证:天皇访华不必向中国人道歉赔罪,并事先将要求索赔的爱国青年关入监狱。这才是不折不扣的卖国行为咧?只有结束了中共的一党独裁,我们的祖国才变得更可爱。因此,主张反共,推动结束一党专政的同胞,才是真爱祖国的爱国主义。

头一回较量

海外民运团体的宣传车刚巧与中共的效忠庆祝队伍狭路相逢,“九·二五”是头一次较量,于是唱了平行的对台戏,这边厢演的是文戏、唱工戏;那边厢演的是丑角为主的武打戏,而且是哑巴戏(因中共那边只有人手一面的五星旗,无标语口号也)。光天化日,在世界文明中心,中共终究党性大暴露。这是文明与野蛮的较量;是民主与专制的一次较量。

按场面大小而论,中共的效忠队伍似乎人多势众,其中一部分是分不清爱国和爱党。甘心出来充当跑龙套的,其实是调集美国各地驻外机构的中资机构中吃皇粮的干部。还有一部分是看在金钱上,跟大陆做生意的既得利益者。一般侨胞是接受中共领事馆于一周前布施的就餐券。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加入效忠队伍者,与其说他们拥护共产党,不如说他们是贪吃专制政府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大煞风景的是先许诺就餐券可赴中餐馆吃一顿,出发游行前忽然改为发一袋点心了,使报到的华侨大呼上当。九月二十七日的《世界日报》发一篇社论,斥责效忠游行队伍动武“违宪又违法”,其中也提到了接受一餐免费招待的事实。该报十月五日尚有一篇《华埠拥共游行之后》一文,作者金玉山作了如下的评介:“他们(指中共的效忠队伍)并未完全如愿以偿。海外的民运人士确实是好样的。面对中共势力高涨的气焰,民运人士挺身而出走上街头,开宣传车,散发传单,揭露中共的反动本质。尽管人数对比悬殊,并受到中共爪牙以暴力相威胁也不退缩,危难之中见真情,某些以非议海外民运为乐事的清高之士们,是否应因此有所反思。不少人常常认为,海外民主运动没有多大搞头,中共政权在万里之外,够不着,打不到,充其量办办杂志,开个声讨会而已,现在事实表明,情况并非如此,中共就在眼前……中共的鹰犬爪牙不是在骂海外民运的参加者是‘卖国贼’吗?好吧,如果来年你们再搞‘九。二五’游行的话,民运战士们一定会刷下一个铺天盖地的大标语,标语上写着‘中共不等于中国’‘我们热爱中国,我们憎恨中共!’”。

现在的局势:效忠庆祝活动的一方以为曲终人散,给北京首脑报功领赏去了。他们犯了“错把纽约当北京”的错误。民运一方则不肯善罢甘休,必须打掉中共的骄气和霸气。民运车队游行队伍是被损害的原告,将诉诸法律,要求赔偿打坏两辆汽车的损失。此外,中共还把大陆跟踪侦察民运人士的特务伎俩搬到纽约来了。中共领馆派了两辆汽车用摄象机拍下民运车队的镜头。我们掌握了他们高举录像机的图像,也摄下了中共使用的汽车是外交人员专用号牌的证据。三辆车号牌分别为:CCY003,CCY008,CCY013,CCY是领事馆专用的号码。

另一项挑战,我们倡议与中共领馆辩论,暂拟的议题为《坚持或是取消大陆的一党专政》,中共方面不敢对应。

美国是自由的国土,又是法治国家,我们相信,民运一方将讨回公道、赢得胜利!□

《北京之春》1994年11月1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1,65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