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在海外热烈纪念抗战胜利50周年时,纽约地区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大同盟》,在八月二十六日举办了一场演讲,邀请辛灏年、曹长青、郑义三位主讲,由王若望主持。他们三位不约而同的,澄清了中共如何利用抗战达到窃国目的的一些史实。

以下是王若望的演讲。

回顾历史 辨忠奸

抗战胜利的那一年,我正在抗日根据地的山东临沂,那年我只有二十七岁。经半个世纪的历史,抗战中的许多事,已完全可以作出客观的公正的评比。我只要举出抗战八年中几个著名的战役,如八一三上海四行仓库,由谢晋元团长领导的八百壮土的保卫战,令全世界人民十分敬佩,也十分惊讶。而从黄浦江对岸泅渡过来献旗的姑娘杨惠敏,高高飘扬在半空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那时候五星旗还没有诞生咧。

再举一个有着极重要战略意义的“台儿庄战役”,与日本皇军拉锯战,自一九三八年三月下旬至四月三日消灭日本兵两万余人,取得伟大胜利的是中央军和桂系部队。这时候八路军在“持久战”的口号下,“敌来我跑”,早就躲得远远的。看着中央军人力消耗,正中老毛下怀。

八路军在平型关战役也打了胜仗,一举歼灭板垣师团三千余人,这喜讯令人鼓舞,令人振奋,我也参加了八路军祝捷大会。没过多久,日本同盟社发出消息,只是日本皇军的辎重队和工兵营被打散。日本通讯社怎么能说实话?直至两年后,亲自参加平型关之战的邱团长跟我说:那一仗我们的损失比日本大得多,我们只是打烂了日本的十多辆军车。唯一的成功就是挡住了日本军的去路。

这里顺便介绍一下毛泽东在抗战时期定下的方针:“一分抗敌,二分摩擦,七分壮大自己。”实际上,所谓“一分抗敌”,他并没有做到。而对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毛是抱着欢迎的态度,谓予不信,请听毛自己讲的话:“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后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蒋介石的国了。”(李锐:庐山会议实录一八二页)毛对李志绥说:“好多日本人见到我们,都要赔礼,请罪,我说:我们是有了你们的帮助,才能在北京见到你们,这就是坏事变成好事。”(李志绥:回忆录五四三页)

由此可见,毛的第三代接班人江泽民,百般阻挠对日索赔运动,他是继承了毛的衣钵,不仅将著名的索赔运动的鲍戈判了三年劳教:今年七月三十日由童增为首的十二人代表团和山西两名慰安妇,要求赴日直接提出索赔,他们的护照被北京政府没收,甚至不让童增女士出席世界妇女大会。

据今天的消息,中共已将童增女土逐出北京,远远的放逐到广西省。

富有讽刺意味的是,邀十二人的,原是一群日本律师和几个民间团体。对比之下,我们说江泽民所作所为是站在汉奸的立场,大概不至于辱没他吧!

《世界周刊》1995年9月10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