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Share on Google+

英雄的诞生难度很大,往往需要内因跟外因配合,就像没有适宜的温度,鸡蛋孵不出小鸡那样。

就拿文天祥来说,他坚贞不屈欲为宋王朝殉葬。小算盘打得精明,跟手足分头包干、各干各的,叫兄弟继续做官、繁衍子孙,自己赴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何谓“汗青”,我文史知识差劲,起先以为流了汗,身子出现青斑,后来查了词典,才晓得本句大意是让史官记载他的红心,准备光耀千古的意思。他这种想法有点“为英雄而英雄”,幸好历代文人心理不阴暗,没有揣摩他当人杰的动机,掂斤掂两的以各种学说,对他实施量化分析,而且还认可传颂他的崇高。

我觉得他在世美女醇酒,享尽荣华富贵,死后还想青史留名未免贪婪,尽管以性命为代价。再者,宋王朝已灭亡,纵然殉国,它亦不可能起死回生。我以庸人的心理计算、投射,当然认为他作秀,亦不必要不应该爬到这个高度,他好像废物利用了给他俸禄的宋王朝,以成就自己一世的英名。正因为庸人眼里无英雄,庸人不理解英雄的抱负,我才说了上面这些话。难怪有人说“夏虫不可语冰也”,难怪有人田头作业,感叹“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凭心说,元蒙仁慈,钦佩文天祥的烈性,就像满清权贵钦佩行刺的汪精卫一样。假如没有成人之美之心,非要给文天祥上酷刑,迫使他就范,文天祥就有可能当不成英雄。比如拶手指、杀威棒伺候,比如像割掉某朝大臣的舌头那样对付他。文天祥即使凭血性之勇,吐出舌头,血口喷人,叽哩咕噜骂刑官,过后也有可能宁愿做哑巴,而苟且偷生。当然,还可以“披麻带孝”,就是打得皮开肉绽,然后用麻布包扎,隔了一段时间,再将麻布连皮带肉的掀掉,检验是否还是那个宁死不屈的文天祥。

同样对秋瑾也可如法炮制,估计她当英雄的难度也大。酷刑之下,也难写出小资情调式的“秋风秋雨愁煞人”,实在要写,只会写出冷气直冒的“冬冰冬雪冻煞人”。如果没有那个具有恻隐之心的县官,秋瑾死前也要脱层皮,死后也不可能留下全尸。

要是对周树人采用上述手段,我也吃不准他是否硬骨头。就算他过五关斩六将,顺利通过以上酷刑考试,哪怕也通过了电烙铁、扁担绑、钉竹签、辣椒水、老虎凳的考验,要是对手说:再不投降、再不招供,再不交代跟左联的关系,说出它的领导人是谁,就强奸许广平、蒸发周海婴,估计周先生也只好封笔归顺,当个良民庸人。

写到这里,我满有把握的说,对夜郎的朝廷命官,哪怕封疆大吏、御前大臣,施以不同强度的肉刑,他们完全可能是王连举、甫志高,不信可以在王守业、陈良宇身上试试。说不定用不着施酷刑,只要给卢布,送美女,他俩就出卖国家机密,甚至自己的妻子儿女。

曾看间谍小说,一女间谍经受了五星级最强度的电刑,屈服了,向盖世太保招供。她一边招供,一边流泪。盖世太保十分同情、敬佩这个女间谍,他对女间谍说,你问心无愧,你是英国最优秀的职业间谍,我要将你受刑的情况记录在案,以证明你承受了任何动物都不能承受的电刑。盖世太保这席话,也让我流了泪。

基于生命的可贵,以及动物承受酷刑的有限性,因此美军同意将士面临绝境,眼看被消灭的情况下,自作主张向敌军投降。

下面谈谈高智晟,谈谈他目前的困境。高律师原来生活优裕,有车有房,有个美满的家庭。他还是全国十佳律师,扒分年有几十万。然而出于良知,居然不顾风险,说出了人家不敢说出的话。老实说,他所说的我在梦中都不敢说,连FLG这三个字眼都不敢提,只好用拼音字母代替。自此以后,高智晟恶运缠身,灾难连连,以致进了牢房。

网上小道消息说,进了牢房,他绝食十天,不久屈服了。还有消息说,写了悔罪书,希望政府重新给他律师就业的机会。我知道这是造谣,因为衙役不可能泄漏牢房里的事情。

其实不管他屈服、认罪,还是坦白交代、磕头求饶,在仁人志士眼里,高智晟即便不是英雄,仍是圣人,仍是继刘宾雁之后的又一颗社会良心。因为他已经到了凡人没有勇气到达的高度。他被打击、跟踪、骚扰二百几十天,在旁人说三道四、指手划脚的情况下,仍我行我素,决不妥协。假如高智晟仍然不能成为英雄,他只是缺少文天祥成为英雄的环境而已。

而今,高智晟呆在牢房里,哪怕是一滩泥、一堆屎,我也理解。因为凡夫跟英雄、庸人跟圣人本来一步之遥,何况现代监狱还有一些外人不知道的、动物经受不住的酷刑新科技。老实说,要是高智晟知道我什么秘密,我即便是个庸人,也像夜郎最杰出的佛教徒──胡佳那样,乐意让他出卖。只要他平安,只要他的妻儿能平安的活着。

假使朝廷具有元蒙统治者的胸怀,元首具有唐太宗的气度,就应该放人一马,珍惜敬重高智晟,而不是看英雄出洋相,对他动用酷刑。要知道,时光会流逝,朝代会更替,庸人会归于尘土,只有英雄和圣人才流芳百世。

江苏/陆文
2006、9、28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2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