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见一种无声的钟鸣,在这世纪末的天空中、海洋里和大地上急促而沉重地回响。

这不是本世纪两次世界大战万钟悲鸣的余音;不是西方教堂感悟上帝的晚祷敲击;不是东方寺庙隐逸出世的寒山暮鸣,而是整个大自然向人类敲响的危急警告,是已被灭绝和即将灭绝的物种联合向人类发出的凄厉呼喊。它虽然无声,却悲如杜鹃啼血,急如山洪奔涌。因为,大自然亿万年构建起的生物生态体系,已在人类的掠夺和破坏下变得千孔百疮,正面临彻底崩溃!

这钟声警示人类:自工业革命以来,在人类对自然这个巨大的假想敌人战斗了两个世纪之后,在对有限的资源和物种无限制地掠夺到本世纪末的时刻,大自然全面报复的日子已经来临。那来自天空、江河、海洋、沙漠的无声而可怕的围剿正汹汹逼近!

这钟声警示人类:近200年来,地球失去了600多万平方米的森林,眼下,那残存的、支离破碎的森林正以每分钟21公顷的速度消失!难道从森林中猿猴进化而来的人类很快就要与庇护了他几百万年的森林挥手作别?难道拥有了高楼大厦的庇护就可以肆意毁灭森林的遮盖?

这钟声警示人类:在20世纪末的今天,野生动物正以每天一个种类的速度灭绝;各类物种正以每天10多种的速度消失。而人,则每天以25万之众增加!

这钟声警示人类:本世纪虽是人类有史以来科技最发达、财富最丰厚、人丁最兴旺的世纪,但却是自然界飞禽走兽最为悲惨、面临灭顶之灾和地球上生态环境最为危急、走向全面崩溃的世纪!

这钟声警示人类:在本世纪的人类享受着空调、冰箱的舒适时,他那“人目寸光”的眼睛所看不见的臭氧层,已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舒适”越多,空洞越大,灾难越重!

这钟声警示人类:人虽然拥有征服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但最终不会有“人定胜天”的美妙结局。

地球经过了漫长岁月,才从一个沉寂荒凉的星球逐步进化形成今日千姿百态的生命之舟。千百万年以来,各种生物相互依存、相互制约,通过千丝万缕的食物链和营养金字塔的关系,求得共同生存,抵御各种灾难,使自然界的秩序逐渐和谐、合理。人类若不分青红皂白、“人定胜天”地破坏了这种大自然亿万年形成的和谐与合理,人类也就最终毁灭了自身的生存。

“不要过份陶醉于我们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报复了我们’——恩格斯《自然辩证法》

人与自然,是鱼和水。若拼命繁殖的鱼儿再拼命摄取和污染赖以生存的水,到最后,不会有“胜利的”鱼儿独立存在于这个星球上。

这钟声警示人类:在这世纪之交的时刻,天堂和地狱的钥匙都握在人的手中。如果人类再不改变近两百年来的活动模式,继续采取“为了接近天堂,不惜靠拢地狱”(即为了追求物质财富,不惜牺牲生存环境)的方式,那么,下一个世纪,拼命追求天堂的人类,一定飞快奔向地狱!

世纪末的钟声在当当鸣响,这不是辞旧迎新的欢庆之声,更不是“展望未来,豪情满怀”的胜利之音。骄傲而无知的“万物之灵”听不见这万物联合撞击的钟鸣。然而它分分秒秒在人类的四周轰响,比“鬼子进村扫荡”的钟声更为急促,比“敌机空袭投弹”的警报更为凄厉。站立于世纪之交的伟岸人类,埋头于追金逐银的芸芸众生,该抬起头来了!看一看头顶上的天空,看一看足下的江河,看一看身边的世界——

难道,还听不见这回响于天地间的急促悲音、凄厉长鸣?!

《重庆日报》1997年11月28日

木公的博客2008-01-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