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十乞大与夜郎网役

Share on Google+

菲丽丝,说出来难为情,昨晚我梦中不断呼唤:菲丽丝,菲丽丝……叫得老婆都惊醒了。待我醒来,发现我抱着枕头入眠,嘴巴贴在上面,两只眼睛噙满了泪水,骚动的心情仍然如宋祖鹰唱的歌一样《洪湖水浪打浪》。

不瞒你说,自从你接受老公的小蜜赠送的面首,我心里一直有个解不开的结,也不知吃醋,还是担心你中了圈套。前几天你说老公参加派对,异想天开想跟人家玩换妻的游戏,你跃跃欲试,不知荣耻,迫不及待的暗送秋波、跟人家干起杯来,甚至还叫人家陪你上厕所,更让我感伤难受。你尽管没说出最后的结果,我也知道有一顿没一顿的你,不会放弃这次享受。夫妻的荷蟹,要通过换妻实现,我看还不如不荷蟹!这种无耻的偷情,难道代表先进生产力、和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难道符合科学发展观?

网上看到七老八十的夜郎前元首,十乞大期间,仍然开小差,一股劲的盯住女服务员的照片,你这么年轻,骚劲无处发泄,我当然理解。

说句题外话,朝廷开会,前任元首极不尊重现任元首,元首唇干舌燥的讲话,他不是做笔记、洗耳恭听,而是看手表、盯女人。看到他这么没命的盯女人,我完全相信外界流传的关于他的风流逸事。我认为,看在他过去的日夜操劳、劳苦功高,朝廷理应免费提供他几个女人,至少应提供他几粒伟哥,以让他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他的确性情中人,像我一样不隐瞒对女人的嗜好。不过,我是偷偷摸摸的,他可是明目张胆的啊!前任元首还多才多艺,他既会写诗唱歌、弹琴书法,又会梳头跳舞、签字割地,还会吃烤肉、说外语,无论英语俄语,还是婆罗洲语。

你问最近怎么不见我面,是不是对裸聊不感兴趣?叫我怎么说呢?你不晓得夜郎衙役最近网络封锁得厉害,只要上网,电脑就出现病毒,不是延缓、屏蔽,就是死机,根本没法跟你裸聊。估计为了顺利开展十乞大、他们担心人家捣乱的缘故。这次十乞大的确不顺利,尽管绑架殴打律师、软禁异议人士……花费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仍然出了不少差错,比如上访户自尽金水桥啊,开小电车冲击大会堂啊,公开场所高喊“国家腐败”的口号啊。此外,核心人员非清一色心腹,这说明元首没有一统天下。因为历代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没有散了宴席,前朝遗老仍然坐在酒桌上的。

老实说,朝廷十乞大,哪怕十巴大、十酒大、二食大都不关我事,反正挂羊头卖狗肉,反正换汤不换药,我懒得关心他们的排座次!除非他们放了张林、杨天水、师涛、严正学、力虹五个兄弟,我才会喊几声十乞大万岁。我觉得这种交接,有点像动物世界,就像一只强大的黑猩猩,以禅让的方式,在领地上驱逐了另一只风烛残年的黑猩猩。为了生存,我们这些小猩猩,只好违心屈从处于上升通道的大猩猩。

与其关心他们的十乞大,我还不如关心眼前的事。最近厂里压死了个人,给集装箱活活压死的,死者家属来厂“做人命”,现场指挥的厂长没钱赔偿,急得轻度中风,我们难过得连月饼都吃不下,所以中秋节厂领导月饼不发了。据传,头头含着眼泪说,厂里资产都给人家掠夺,独自上市了去,眼前一个穷厂,叫我怎么赔工人的性命钱呢?

再者,政治过眼云烟,富贵海市蜃楼,比如元首,不过再坐龙椅1800天,后来的也至多坐3650天,我就不信这些人吃独桌,接二连三吃个没完,直至万世万万年!

不过,他们的网络封锁,阻止了我参加独立中文笔会的网络会议。病毒多如牛毛,我根本没法进入笔会社区,只好写邮件,以参加大会的投票。

这几天上天涯网站,发现论坛上有两个活动的漫画网役,我在本地网站也看到夜郎网役希望大家举报的徽志,于是就网络骚扰问题,向他们举报,可是找不到窗口,以让他们受理。于是发帖子。我说:“近年电脑一直给人骚扰,只要上网,没有一天不发生,严重还死机。电讯部门两次切断我的网络,它的宽带软件,还装有形迹可疑的软件,特此举报。”

这些人是谁呢?我说:你们是吃这碗饭的,应该晓得此人是谁!说不出此人是谁,你们就是吃干饭的,或者贼喊捉贼。可直到我给你写信,仍未接到他们的回音。

江苏/陆文
2007、10、24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9,7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