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丽丝,我很高兴,你说前天婆罗洲三位元老,陪国王与皇后前来度假村休假,你给他们跳了草帽舞踢哒舞,国王望着你活泼的肚皮和乳房,眉开眼笑,老是捋胡子,皇后也情不自禁给你鼓掌,还搀着你的手,请你陪她吃夜宵。你说老公的小蜜也对你刮目相看。

你说跟皇后饮酒时,才晓得婆罗洲让我当荣誉洲民,是因为皇后看了我的小说《梦莲》的缘故。皇后对你说,要是梦莲还活着,一定请她来婆罗洲欢度余生。昨夜,我跟你裸聊,请你代我向皇后问好!你不要忘了啊!你能不能告诉我,皇后的MSN、QQ号,或者电子信箱呢?皇后的玉照,你手里有吗?

我搞不懂你为啥对夜郎发生的事如此感兴趣。从皇城来沪上杀衙役的杨佳,关你什么事?是不是因为他喜欢看书、不乱扔烟头,没有杀女衙役,才让你对他有所好感?

“一刑辩律师分析,从目前获知的案情看,杨某此番行动明显经过精心预谋,因涉嫌盗窃自行车而报复执法部门的动机,和其行为的严重性,以及手法的极度残忍,有点不太相称。”其实这句话,意思都在里面了。难道一个人为了赔偿三万与一万五千的差距,愿意性命相拼?闸北衙役为啥肯赔杨佳一万五千元呢?即便杨佳有拼命这个念头,事隔八个月,复仇的欲望也该烟消云散。杨佳“涉嫌盗窃自行车案”处理过程中,受到什么非人虐待,这个有谁知道?难道闸北衙役会公开他们的过错?现在,为了报复和满意的口供,哪怕将杨佳活活折磨,电棍乱击、背铐棒打,我们也不知道啊!

现在网上有种说法,说闸北衙役以前对杨佳“一顿痛殴”,以后又“拳打脚踢”,伤了他的生殖系统,使他今后“不能生育”。杨佳要求赔偿三万,衙役只赔一万五,杨佳坚持,闸北分局没了耐性,对杨佳开始不理不睬,事发前一个月,该分局领导还曾经威吓杨佳“不要再闹了,再闹就抓起来”、“一分钱都不会赔偿”,如果这种说法确实,不知闸北衙役如何辩解。

通常不到万不得已,人不愿跟对手同归于尽,因为法制社会,人就像工蜂,刺了对手一针,自己也没命了。1974年,常熟城东派出所所长──顾根生,将我扁担绑一夜,我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血液停滞,手掌肿了十多公分,后来有机会把他干掉,我也没用性命跟他相拼。我不是顾惜他的性命,而是珍惜自己的一生啊!也许正因为如此忍让、懦弱,衙役才敢在我们头上拉屎撒尿啊!

你说一个28岁的无业游民,居然凭一把匕首,杀死6个衙役,重伤四个皂隶,莫非冷兵器时代转世的武松?从被捕后的杨佳的外貌来看,此人既可以说坚毅,也可以说麻木;既可以说随遇而安,又可以说从容赴死。不过不像武松,因为他不对女人动杀心。此外,身坯不怎么样,即使吃了三大碗白酒,也没能力景阳岗打虎。估计此人有可能临时抱佛脚,出事前进行过艰苦的操练,否则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内,如此冷静、如此准确地刺杀那么多的衙役?有个叫“中国大老猫”的网友,他是这样分析的:

“1.一人对付多人,必须出刀迅猛,每刀要致命,否则根本无法面对惊醒了的警察……案犯的出刀速度几乎超过了特种兵,捅杀十人,毙其中六人,这个刀法纯从技术上讲,真的是登峰造极了;2. 此人应该受过特种训练。一般人用刀,绝大多数也就是捅、砍、劈、刺,无论那种,都需要时间,就算一秒杀一个,十个人也要十秒吧……连续刺杀九名警察,一个保安,可见此人的军事素质非同一般,如果把他说成是中国的另类兰博,也不为过。”

夜郎衙役对草民的镇压,轻车熟路,已成家常便饭,他们或者给对方双手过肩背拷;或者悬空吊梁,用皮带抽打;或者上老虎凳,往人嘴里鼻子里灌辣椒水;或者用针或者锥子猛刺人的身体;或者用利刃割李绿松的舌头;或者用电棍子敲击郭飞雄的生殖器……因此,网上对此事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老实说,我明知这六个衙役不管干了什么事,也构不成死罪,但内心亦有这样的想法:总觉得他们为了夜郎衙役无数的恶行而做了替死鬼(他们镇压异议人士,常辩解“为了吃口饭”,这或许就是端这只饭碗的代价)。如果非要死六个不可,一定死六个不可,老实说,我不情愿死上海这六个,而是这几个:刘水案的构陷者;对刘晓波博士动手动脚的杜所长;对高智晟律师动用六棱砖的那一个;还有以前监狱里对黄琦先生动用“龙抱柱”的(戴上脚镣,两只手在大腿下面拷在一起。上厕所时要弓着腰,一步一步地挪);以及城东派出所顾根生;还有一个是谁,最好让夜郎衙役自由推荐或民主选举。

很短时间内,一下子死这么多的衙役,估计对夜郎衙役将产生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因为这让他们晓得,他们不是铜打铁铸的,只要朝他们心窝或脖颈刺一刀,他们同样也要死。还让他们晓得,即便躲在窝里也是不安全的,不要说路上或家里。要是京都的杜所长朝刘晓波博士动手动脚,晓得可能有杀身之祸,菲丽丝,你说,他还会鲁莽行事吗?因此,从另外的角度看,杨佳是具有威慑力的核武器,他的以死相拼,对百姓和异议人士是有利的。

当然,照此发展下去,草民抗暴,以暴制暴,大家按着动物本能乱搞,夜郎每个人都不安全,不管官吏,还是草民,不管富人,还是穷人,就此而言,夜郎朝廷理应维持法治,保持官民力量的均衡,以达到国泰民安、长期统治的目的。

江苏/陆文
2008、7、3

作者说明:
士人提出创意,供朝廷选择批判;秀才设计笑料,以娱乐官吏草民。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