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先生前往济南英雄山悼念前总理、总书记赵紫阳先生,下山途中,遭到五名不明身份的暴徒袭击,后被送往济南齐鲁医院救治,经初步的诊断,肋骨断了三根,脊髓振荡,头部不能转动……”让人吃惊的是,这一暴力事件是在山东衙役的眼皮底下进行的。

孙先生接受采访说:“围上来五、六个人,把我从2米多高的山崖上摔下去,把我摔到下面,拿脚来踢,拳打脚踢,踢的非常痛,持续打10多分钟,我一个也不认识,非常壮的大概30几岁左右。”还说:“我有三根肋骨被打断,很痛很痛啊,打掉针,灌氧气……”

孙先生75岁了,一直坚持民主理念,“为弱势群体,宗教信仰人士的人权呼吁,为国家的进步操劳,并因此先后坐牢长达七年,”可这么大的年纪竟遭到如此毒手,让人没法理解。因为孙先生悼念的不是共产党痛恨的蒋介石,而是以前的一国总理,且是共产党的总书记,他本来是共产党一条船上的人。孙先生的行为并没有触犯国家任何一条法规。究竟谁有本事,有资格,在青天白日之下纠集五个大汉对孙先生动手?衙役说是毛派干的,可要证明清白,只有将凶手交出来,才能信服于天下,否则此行径与国民党特务暗杀李公朴闻一多何异?

夜郎明里和谐、不折腾,吃河蟹,戴三只手表,暗地里却对手无寸铁的书生痛下重手!以前用电棍子击打郭飞熊的生殖器,后来用牙签刺、用电棍子电高智晟的生殖器,现在又打断了75岁老人的肋骨。在互联网信息透明的今天,连两种动物的打斗,河蟹入侵草泥马的地盘──玛勒戈壁,草泥马被迫奋起自卫,终于打败了横行的河蟹,都众所周知,打断人家三根肋骨的事,怎么可能瞒住天下人呢?我不知道山东衙役有何面目面对公众,面对舆论!怎么不想想,老是作恶,最终这笔账还不是记到自己头上?我真怀疑,衙役以这种阴险的手段,试图激起知识分子对政府的愤怒,从而将元首,以及其他八个政治局常委一起架到火上烤。

昨天我打了个短消息向孙先生表示问候!孙先生回电说:谢谢你!见我没回电,又重打一次短消息。一个如此为别人着想的人,跟我记忆中的印象极为吻合。在我记忆里,孙先生待人和善、通情达理,还坚韧不拔地追求自己的理想。而衙役却老是找他的麻烦,以前不让他去北京,去了也将他架回来,后来没日没夜地对他进行电话骚扰,搞得他头昏脑账,寝食不安,此外还没收他两台电脑和四个月的部分退休工资。这一切都告诉民众,要了解夜郎朝廷如何摧残知识分子,孙文广就是典型的例子。

其实不同意孙文广的做法,根本没必要大动干戈,派几个人把他堵在家里软禁几天不就完了。说实在的,打断他的肋骨所造成的影响,比孙文广悼念赵紫阳来得更大,其影响等同于孙先生去中南海静坐。现在他尽管躺在病床上,其实仍在以三根断了的肋骨每时每刻倾诉民主理念,仍在以“很痛很痛啊”那无尽的呻吟,控诉着共产党是黑社会。我认为,与其打断孙文广的肋骨,还不如想办法打断他的脊梁骨!这样才可以一劳永逸地堵住知识分子的嘴!

历史证明,凡事都要有个度,一意孤行,事物的发展反而走向它的反面。井冈山时期通过乱杀无辜、滥烧房子迫使农民跟随共产党造反,结果农民造反了,可造反的对象却是共产党。国民党特务想通过暗杀李公朴、闻一多来威吓知识分子,结果知识分子心向共产党。用大刀封住王实味的嘴巴,用小刀割断张志新的喉管,结果知识分子看透了共产党。

执政党应摆脱非黑即白的一元化的惯性思维,承认人口众多的国家,有一些异端的声音是正常的,即便有无限的权力,也不可能全面彻底地控制社会。河蟹的方法应该是,让人民安居乐业,有饭吃、有工做、有房子住……并广开渠道,通过种种形式进行沟通、对话,而不是以暴力将矛盾激化。盲动蛮干,只会让民众旷日持久地怀念杨佳,并赞同杨佳式的暴力维权。

江苏/陆文
2009、4、8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