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1)

Share on Google+

作者说明:该小说乃拙作《年初八夜晚艳遇记》的续篇。只要翻墙成功,我每天发一节,谢谢阅读。读者的阅读,是独立作家写作的动力,该小说在写作进行中。

1

今年年初九,在时凤酒店跟冯局和赵教授会谈时,冯局见我与陈小琳情意绵绵,于是叫她进卧室与我亲昵。也许年纪大了,再加上昨夜出了货,也许惊魂未定,不想在他们面前出洋相,我婉言谢绝。吃了茶,闲聊了人工智能的出色表现,近下午五点才告辞。赵教授意犹未尽不舍分手,嚷着要请我吃饭,还要加微信,最后还讨了我的邮件地址。他兴致勃勃的送我到楼梯口,悄声说,我相信今后有机会合作。陈小琳若无其事,只是礼节性地送了一下,在门口止步了,我一阵辛酸。

大概过了一星期,赵教授在微信里加温,说愿意助我一臂之力,帮我创造全新的生活。还说你懂的。还问一米六十,还是一米七十,丰满的,还是苗条的,像打哑谜,又像拉皮条。我心里一阵发热,不由想起了被我伤害的“谷歌,0088”。我明白他要我帮助试验人工智能,最大限度地挖掘她们的破绽,可我不甘心被他利用,于是说,钱呢,没有钱,谁干?他说,好说。马上就发了五个封顶的红包,隔了一会,又发了五个,每个红包都是二百元,我晓得这些小钱不过是科研经费中的九牛一毛。微信发红包时,刚巧我在信一广场南面的常来食府,请俞小红翁立平陈虞他们吃酒。在座的水莲看见我收到这么多红包,朝我翘起大拇指。赵教授唯一要求我记录,每天写好工作日记,不要艺术加工。试验初步定为十天。

临发货前一天,赵教授在微信里说,一米六十,丰满型,应你的要求,就这么定了,又关照几点:人工智能身份务必保密,以确保试验数据的真实性、科学性;人工智能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不得涂改,以随身携带的证件为准;人工智能开关,请勿掉以轻心。开关在肚脐处,按住三秒不是开机便是关机,关机要征得同意,以免对方认为袭击或性骚扰而自卫。赵教授说,有一操作工为此脑震荡,差一点成植物人。

我答应赵教授按他的要求实验,并遵守保密协议,所以本月2号上午接车文卓,我乘车不用乘车卡,还关了手机,卸了电板,就像核潜艇关闭电讯在深海中航行。我从里颜港出发,转弯抹角走了几条小街,再经竹行街、花园浜,绕道到了环城路上的乘车地点,然后坐公交到辛庄,再转苏州公交到苏州高铁车站。

车文卓乘的是G105高速动车,中午12:50至苏州高铁车站。陪他前行的是位帅哥,似曾相识,面貌像冯局,说不定是他的公子。他看了我手里的彩色折叠伞,说:相见时难别亦难。我答:海内存知己。就这样对上了暗号。他马上按约定,递给了我掌控车文卓的遥控器和一只牛皮纸信封。而车文卓看见我,却围着我转了一圈,估计是全方位扫描,以核实我的身份。隔了一会,她叫了我一声干爹,接着又问:有没有礼物送我,到常熟请我吃饭哟。

车文卓外面穿了件熟藕色的羊绒大衣,脖颈系了条梅红围巾,下半身则是黑色打底裤,褐色长统靴。她的容貌细看像张爱玲,不过无论身材还是脸型都比那个小气鬼丰满,我盯着她看了分把钟,她的脸居然红了,眼睛也映出了神彩。爹,她撒娇地说,不要这样啊。

送帅哥乘地铁往苏州城区办事,我拖着小车的拉杆箱,她肩上挂着LV包,准备找出租车回常熟。小车靠近我耳边说了一声,遥控器请设置一下。我要紧掏出遥控器请她指教。小车说,目前给她设置的是市民模式,我一看屏幕上显示的说明书,它说其性格特征:平庸、虚荣、无聊、妒忌、怕事、幸灾乐祸、沾小便宜。就是我们平常看到的那类:看帖既不点赞也不跟帖。要是炒股赢了钱,是自己的本领,输了怪正付出老千。我看了遥控器上的设置才知道,市民型是人工智能的出厂模式。我对小车说,我也不喜欢小市民,因力他看见警察绕道走,一边吃邓小平的红烧肉,一边想念毛润之的麦粞饭。出格的小市民,既想砸日产车,又想砸韩国车。既想冲乐天肯德基,又想朝台湾扔原子弹。车文卓说你错了,小市民循规蹈矩,是一切体制的社会基础,任何统治者都喜欢小市民,比如你朋友圈内小市民就占85%,实话告诉你,这是大专院校的教授所统计的,其判断建立在数据模型基础上的。你这么说,把小市民跟爱国贼跟毛左相混淆了,其实三者尽管交叉,还是有区别的。我问:掐断与小市民的联系,是否能让我走得更远。车文卓莞尔一笑,我是小市民,你问这个强人所难。

江苏/陆文
2017、3、25

文章来源:博讯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3,9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