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2)

Share on Google+

遥控器有五英寸的手机大,一半是彩色屏幕,一半是指示开关。我在设置模式键上按了一下,是冒险,再按,则是务实,连续按,出现的是浪漫,又按,则回复到市民模式。我决定暂时运行市民模式,到常熟再选择冒险模式。在与小车的关系上,我究竟选择原有的父女模式,还是可供选择的情侣模式,还是朋友模式,我举棋不定,所以没作改动。不过,每小时五公里的步行速度,我将它改成了四公里,以适应老年人的节奏。小车吩咐我,你发邀请,我俩加个微信,爹……如要改变长波浪发型,几种发套都在拉杆箱里。我说好的,马上加。隔了一会,她问我,给你的牛皮纸信封里面是什么?不会是钱吧?我说不知道,我还没时间看呢。我这才明白,小市民才关心人家的钱袋,不管熟人朋友,还是她的父母。

坐上出租车,按习惯我坐出租车前座,以便指路和买单,当然潜意识里还想防止司机弄虚作假。小车说,爹,坐后面来呢。车钱,你付荷,不要AA制,我都烦了。

司机见我们对比悬殊的装束很惊讶,他一时吃不准我俩的关系,因为小车的外表既可以做女儿,又可以做孙女,不过他没说话,我估计他心里可能以为小车是我的小蜜,当然这也有可能我抬高了自己。我一条牛仔裤,一双冒牌的登山鞋,上身一件越野的深绿色风衣,不足于跟车文卓匹配,再者我的年龄、财力和外表也没资格做小车的情人,我毕竟不是杨振宁,这个我有自知之明。我心里想,到常熟该给她换身行头,一个光彩照人的美女与一位夕阳西下的老头,一路行走,会引起旁人的关注,也给我造成说不出的自卑。你看,小车也不检点,当着司机的面,既谈AA制,又公然握住了我的手。小车的手很温柔,关节与指甲与真人相仿,都是以伸缩自如、软硬适中的乳胶做成的,温度也正常,可见赵教授在防止极度升温上作了一番改进。不过,小车主动握我的手并不暧昧,也不情色,更多体现的是一种外交上的礼节,不会让你生出想入非非的念头,还是蛮符合我俩父女的关系。倒是我老不正经,找机会抽出了左手,狠狠拧了一下她的屁股。小车无反应,可见赵教授依然任重道远,当然要将人的痛觉分布人工智能的各个部位,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说到这儿没必要遮遮掩掩了,我曾伏在前排的座位上,偷空隔着羊绒衫摸了她右边的一只,还想摸左边的那一只,她居然及时地叫喊起来,爹,你怎么这样子啊!我只好缩住我的咸猪手。意犹未尽,我拿出遥控器,将父女关系改为情侣关系,这有点像玩游戏换模式,继续吃豆腐,她又一声不响,尽情享受我的抚摸,让我觉得索然无味,觉得乳房与运动员的胸肌也没啥区别。隔了一会,她轻声对我说,老公,到常熟要给我买香水的啊。

付了60元车钱,我在莫城农贸市场下车,为了买几斤价廉物美的苹果。小车帮我讨价还价,又盯牢商妇的秤,眼睛一眨不眨,生怕短斤缺两,恨不能把秤星子吞到肚里,全然不顾来自京城的淑女身份。说真的,美丽的小市民,让小老板吃足苦头,只想得到,不想付出,有机会就要捞一票,小老板在酒台上大吐苦水,我都没法子安慰,这天杀的雄性荷尔蒙。一个宾馆老总曾对我说,没有这些瘟狲,钟点房一间都租不出。我对小车说,给你换一身装扮,你的服装在这儿太招摇了,容易出事。举止随便,嘴唇涂了血红,这儿人少见多怪,会以为你做皮肉生意的。小车哈哈笑了,做皮肉生意不容易吧,平常人走夜路,也有可能恶运当头,像雷洋。这次京城停业整顿了好几家有背景的夜总会,都是高级会所,名花玉叶失业好久了。我是你的情侣,你才不忍心叫我干这种下三烂的勾当。难道你邀请我到常熟,是为了给你卖淫?一天接36个客人,上午12个,下午12个,夜晚12个,来了大姨妈也不让休息,你坐收渔利,赚黑心钱?你敢!流氓!皮条客!……给我置行头,蛮好。我这身衣服,你不能没收。既然加了微信,你就欠我一个红包,因为你主动要加的。还调笑我,你愿意为心爱的女人花钱吗?给我发红包吧!快来吧!

我一刻都忍不下去了,借口上厕所,叫她拎着苹果,看住拉杆箱,在水果摊头等我。我溜进厕所,急忙将市民模式调为冒险模式。冒险有三种选择:间谍,保镖,探险。匆忙之中,我不敢选择前后两种,于是选择了保镖,关系呢,依然选择为情侣[捂脸].改为保镖,这倒不是我有危险,需要保护,而是急于摆脱这小市民。依然选择为情侣,当然明摆着是别有用心。

江苏/陆文
2017、3、26

文章来源:博讯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5,06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