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我的伴侣车文卓(9)

Share on Google+

我微信回瑞章,好的,现在祖师玩,可能晚一点。瑞章回信说,反正等你俩,你俩不到,热菜不上,让隅山小高吃个屁。

我对小卓说,有个应酬要你捧场,我一五一十介绍了瑞章的遭遇和目前状况,以及年龄。小卓好像没听懂,陪他吃顿饭,用不着了解这么多,又不是相亲,我被你说得云里雾里,你要我干什么,明说,不要兜圈子。我劝你将人工智能切换到务实模式,我或许能应对,保镖的强项毕竟是保卫和上床。小卓的语调比较生硬,似乎隐藏着对我的不满。不知怎的,我听了蛮愉悦。

我马上切换到务实模式,其中有两个选项:处世、赚钱,我选了处世。赚钱的我留下自己用,让她日后做我常宝的保姆。我不好意思明说叫她干那件事,好像我是老鸨,她是我下面的妓女似的,于是含糊地说,既要被动又要主动,既要冷淡又要热情,既要矜持又要迎合,既要沉默又要说话,既要羞涩又要大胆,既要推却又要接纳,既要……小卓抿着嘴儿笑了,说,不要说了,独立作家,你这么多的既要又要像做作文,原来的灵活劲儿哪里去了?你的意思是不是有技巧的勾引他上床,像行云流水似的不留痕迹,这有点像网络上所说的,“崔莺莺面对张生跳粉墙,既怕他来,又怕他不来”。大胆进取,还要不失身份,自荐枕席,还不让人觉得曲意奉迎。我说是的,关健要遵守保密协议,在赵教授那儿有个交代,不能暴露你是一个异类。我还要避免拉皮条嫌疑,尽管没收费,毕竟还了困难时期他借我二万的人情债,这有点像借公济私,我惴惴不安,觉得这也是不正之风。

说实话,人类的醋意和占有欲根深蒂固,我真舍不得放盘(奉送),我完全可以赖了这人情,让他骂我吃独食。再一想,一桌酒菜自己又吃不下,倒暴殄天物,况且又不是我的,是赵教授的,我何必保护陌生人的财产,借花献佛的机会又不多,我犯不着替赵教授和小冯吃醋,小卓有这么多的男人,在我手里多一个少一个也没啥大不了。

我俩来设计一下我俩的关系,是在2014年虎跳峡认识的,当时你失恋轻生,被我相救,你出于报答,成为我恋人。之后你与河北一富豪相恋成婚,居住北京。因丈夫有了小三,你拿了一大笔钱离婚出走,往南方疗伤。小卓沉吟片刻,估计在激烈地运算,择优汰劣,两害相权取其轻。过后她说:虎跳峡相救太戏剧化,三流作家编的,不如说驴途相遇,发生感情,因为一夜情是常有的事,或者干脆不介绍相识经过,含糊了事。我甚至认为,给他感觉我俩只是一般朋友,以减轻他上床的道德压力,因为睡朋友的情妇好象不体面吧。汪先生性格特征呢?我答:温和,性情中人,社交能力尚可,有亲和力,还会装聋作哑,擅长书法绘画,长期性压抑,有性幻想癖好,面皮也老,可以说是情感饥渴症患者,和性饥渴症患者,单身,可能有地下工作者式的女友,但给人感觉,他似乎大半生未遇到真正的爱情。说到爱情,小卓笑了,说,人工智能对爱情的定义:睡一个或多个男人,只要不论其穷富,落魄与腾达,始终夫唱妻随。我说也可以这么说,叶迎春继续和落难的周永康玩车震,便是爱情。说到这儿,我和小卓都笑了。我还想调侃谷凯来与薄喜莱离婚的事,想到天有不测风云,说不定人家东山再起,自己惹祸上身,便缩住了话头。我继续说,他吃了好多年官司,释放后,婚后分居两地,性激素未大量释放,长年为性爱而苦恼,当然,偷偷摸摸吃野食可能还是有的。我个人评价:他想有的,还没有,比如红颜,不需要的,源源不断,比如铜板。我建议你看一下我的拙作《我眼中的汪瑞章》,还建议你以书法爱好者的身份切入,我负责安排座位。散席退场,最后你私下邀请他去宾馆聊天,我退场,成群众甲。休眠时间定为午夜一点,紧急状态电话或微信联络。

小卓笑笑,这人情还得大了。年过七十,老当益壮,还有如此雅兴,我要当面领教,看你是否言过其实。自己躲躲闪闪,谗痨做客气,安排人家轻车熟路,像江湖老狐狸,蛮适合做办公室主任。我说,哪里,见笑。你不要锋芒毕露,要循循善诱,像托儿所阿姨给孩子吃糖果。

我想节省能源乘车下山,看看天色尚早,拿不定主意。小卓仿佛明白我意思,我们步行下山,把步速调为四公里。电池续航时间长达48小时,且有3小时的应急电池,不充电,第二天也足够。

江苏/陆文
2017、4、2

文章来源:博讯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6,53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