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发云:明年可有鱼?——世纪末说人心之二

Share on Google+

小时侯,读阿凡提的故事,有一则至今记得:一群有钱有闲的混混儿,看中了阿凡提的一群肥羊。他们急匆匆跑到阿凡提家说,你知道吗,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了,你这羊还留着干嘛?于是七手八脚宰羊烹羊,好不快活地大吃大喝起来。酒酣耳热,一个个脱下衣裤鞋袜。阿凡提乘他们醉意渐深,抱了那些衣裤鞋袜,到后院燃起一堆篝火,如他们烤羊一般一件一件烧了起来。待这群混混儿醒来,光了身子未见衣物,找到后院,阿凡提正不紧不慢地烧着最后的几件了。他们一起哭喊起来,你怎么把我们这么贵重的衣服都烧了哇?阿凡提说,既然世界末日要到了,还留这些衣物作甚?

今天说起这个故事,发现与眼下某些人事某些心态竟有些相似。比那些混混儿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大吃大喝一浪高过一浪。文件禁止也好,百姓侧目也好,自己的肠胃倒霉也好,一律不管不顾。初看这些,还以为是嘴馋。往深处一想,的确潜藏着某种“今日有酒今日醉”的疯狂与悲怆。仿佛真如那帮混混儿所言:世界末日到了,那羊还留着干嘛?

再往大处看看,矿产滥采,林木滥伐,农田毁弃,河道淤塞,一批又一批在这地球上生活了百万年千万年的生灵被灭绝或被追逼到最后一个死角中,一片又一片亘古未变的山峦原野被啃得伤痕累累肢离破碎,永远再不能回复它往昔的美丽与宁静……这一切,说到底也是为了人的欲望──几近疯狂又悲怆的欲望。那些混混儿只是借了世界末日之说骗吃了阿凡提的羊,今天某些人类的作为,似乎是真有点世纪末的味道了。

我们的祖先想必比我们今天要清苦一些,想必不会都有什么金车宝马锦衣钻戒,甚至也不一定能吃得饱肚子,但他们是知道如何爱惜这人类赖以生存的大自然,如何爱惜各种资源的。两千年前,他们就发出过如此理智如此深刻的告诫:“竭泽而渔,岂不获得,而明年无鱼;焚薮而田,岂不获得,而明年无兽。”(《吕氏春秋·义赏》)意思说,将水放光捕鱼,当然会获得很多,但明年就没有鱼了。将林木烧光捕猎,当然会获得很多,但明年就没有野兽了。所以,千百年来,我们的祖宗小心翼翼地保护着我们的家园,小至一棵树木,大至万里山河,至传到我们手上,依然无甚损伤,回想一下从前每个村头的古树,我们就能感受到先人们的殷殷情怀。我们那些靠农耕渔猎为生的先人,尚且深明个中大义,今日子孙比一比,实属忤逆不肖了。

近百年,特别是近数十年来,我们祖先生活了世世代代的大自然,在我们手中天翻地覆变成了什么样,有眼的人都看得见的。岂只是鱼?岂只是兽?河流山川花鸟虫草上至天穹的大气层下至地底的祖先坟……哪一样哪一处逃得过我们的糟践?光是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一眨眼间,数十面湖泊消失了,变成了水泥、钢筋、广告、汽车、玻璃幕墙、垃圾场或挤挤擦擦熙熙攘攘的人流……

明年还会有鱼吗?明年还会有山野中嬉戏的野兽蓝天下飞翔的小鸟吗?明年还会有森林与河流吗?明年还会有清洁的阳光和清洁的空气吗?这些问题于某些人来说大约过于迂阔可笑了。

但明年将会来的。大自然和生灵万物将审判我们。那时,将不仅仅是烧去我们那些名牌的衣裤鞋袜。

世纪末是说时间,也是说一种心态。每一次大的社会变革,总会获得一些东西,失落一些东西。如何只得该得的,不失不该失的,是我们今天面临的一个问题。

爱思想2008-09-07

阅读次数:41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