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摒弃战争思维,改走民主宪政道路

Share on Google+

如果不是国共内战,台湾问题已经因日本战败而彻底解决;如果不是朝鲜战争,也许“解放台湾”早已完成。五十多年来,大陆的台湾政策经历了“解放台湾”到“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变化,台湾的大陆政策也经历了“反共复国、反攻大陆”、“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到“两国论”和“一边一国”的变迁。至今,求统者统一无方,求独者独立无胆,台湾处于不统不独的尴尬状况,大陆处于不和不战的难堪局面。时紧时松的军事对峙和宣传攻势折磨着两岸人民的神经,持续不断的购武比赛、经援外交比赛消耗着两岸人民的财力。两岸的中国人在海峡两边文攻武卫,外国人却凭空多出一支外交利器、得到一堆谈判筹码!

台湾属于中国,属于全台湾的中国人,属于全中国的台湾人,也属于全中国的中国人。台湾居住的都是中国人,而不是中国的敌人,即使那些拥护台独的台湾人,也还是居于台湾的中国人。郑成功以中国朱明政府名义行使台湾治权,康熙的中央政府实现了对台湾主权治权的直接行使。割让台湾的《马关条约》因日本战败而废除,自此台湾问题就不是中日问题也不是中美问题,而是中国内战的遗留问题。不过,在解决国内争端时引入外国势力,在中国近代史上十分平常,外国人或有利己之意,中国人更有挟洋之心。譬如同盟会之有求于日本,孙文和共产党之有求于苏联,所以,蒋李陈之求助于美国,原是中国人的一贯做法,并不等于台湾问题的钥匙握在美国人手中。如果两岸在国家统一的问题上能够达成基本的共识,那么,美国政府又何至于要得罪十四亿华人?如果两岸在国家统一的问题上南辕北辙,难道国际社会就应该放任中国人自相残杀么?

将口舌之争升级成武力搏杀,将让已经淡薄的民族感情变得敌对,让已经疏离的国家凝聚力更加薄弱。武力攻台说到底就是中国人打中国人的中国内战,但鲜血不会消弭民族的内部隔阂,武力只会往中华民族的伤口上撒盐。若由内战而招致外来干涉,最后承受损失的也还是中国人。战争方案或许是最直接最简单的国家统一方案,也或许是最麻烦最复杂遗祸无穷的解决方案。

关于国家统一的战争方案,我们不能不问:战争将永久解决台湾问题,还是无限扩大台湾问题?如果将抽象的国家利益分配到全中国人民身上,那么,战争的后果将使全中国人民包括台湾人民增益几许、又损失几许?民族大义是抽象的,而两岸人民的生命价值是具体的。如果战争仅仅针对台独势力,那么用什么样的战争手段来保证不殃及广大的大陆和台湾人民?假使台独是相当一部分台湾人的政治主张,那么,这一部分台湾人的公民权利又应该如何得到保障?

近几年来,台湾的独派力量发展很快,但维持现状仍是台湾的主流民意。我们不能不注意到,岛上独派势力与大陆强硬路线两者呈正相关的关系,武力攻台的呼声越高,台湾独立的声音也就越强。这恰恰说明战争威胁在助长台独而不是抑制台独。如果真正以同胞之情对待同胞,以母亲胸怀对待儿女,台独主张将成为无的之矢。难道放松军事压力会导致台独势力的恶性发展?我想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摒弃战争思维,改走宪政道路,才是对国家、对两岸人民负责任的做法。确立和平统一、互不使用武力的大政方针,互商适合于地方自治纵向分权的宪政构架,双方都将各自的政治经济文化力量由互相消耗转为互相支持,台湾的民意是可以由保持现状转为倾向统一的,台湾回归的目标是可以逐步实现的。两岸二十多年来在经贸领域已经建立了紧密的联系,如果两地的自由媒体、社团、政党也能够相互渗透平等合作,建立紧密的政治联系,那么,最后以一部全体中国人共同批准的宪法,产生一个由全体中国人通过公正自由的选举而形成的中央政府,这才是国家统一的最佳方案。

在国内问题上,战争永远是迫不得已的最后选择。军队是战争机器,军队的任务要么参战,要么备战,但军队的使命从来不是赢得战争而是赢来和平。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又说:“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内战是最严重的内政,外战是最极端的外交。中国最老的兵法《司马法》说,“国虽大,好战必亡。”

如果台海不战、中美不战,中国维持300万常规军的理由就不复存在。中国庞大的常规军绝对可以减至百万人以下,而两岸军费的大部可用于技术和装备,或用于民生福利。这才是中华民族自珍自爱的第一步。

爱思想2003-12-09

阅读次数:20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