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5月13日-5月19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5月19日

编者:本周邓传彬因在推特上发布涉六四酒案的相关图片被刑事拘留,王默因关注陈家鸿律师并在推特上发布相关信息被刑事拘留,再现了公民的言论自由权进一步遭到剥夺的现实;

本周张昆获刑后首次会见律师,表达了虽对一审宣判结果不接受,坚持无罪,但可能会放弃上诉,因为若上诉会被惩罚转至原来曾遭受过酷刑的彭州监狱服刑,这样其健康及人身安全便无从保障;戈觉平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本周开庭,要求旁听的公民被阻止,前往声援的维权人士被扣押,在公检法受党指挥下的庭审,当事人不可能会得到公正的审判;而被秘密关押1400余天的王全璋律师,即使被判刑转至监狱后,临沂监狱仍以会见室装修为由阻止家属会见,以上几名良心犯狱中的种种遭遇,透视出失去自由后的中国抗争者们所面临的困境:其上诉的权利、接受公正审判的权利、亲属的探视权及知情权等基本权利均被剥夺;

本周恰逢“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在北京召开,在此期间,陕西省数十名尘肺病工友千里赴洛阳维权被强行遣返;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多人被限制人身自由;各地异见者因网络言论被威胁约谈。由一个背离民主自由、拒斥普世文明、侵害公民基本权利的掌权者主持召开世界文明对话会议,真是对世界文明的亵渎。

2019年被认为是政治敏感年,中共当局正在进一步压制民间反抗的言行,加大维稳力度,这势必会导致人权状况的持续恶化,在这至暗的时刻,如何在保存民主力量的同时拓展公民社会的活动和发展空间,如何运用非暴力运动抗争的理念,汲取以往的经验和教训,利用有限的资源状大公民社会队伍,需要每一位投身于公民社会建设的自由战士认真思考和立足脚下的身体力行。

一、邓传彬疑因发六四酒案图片遭刑拘,多地推特网友被威胁。四川籍维权人士、独立纪录片拍摄者邓传彬(邓二晃晃)于5月16日凌晨在家中被带走,警察在带走邓传彬的过程中进行了拍照录像,随后家人得到警方的口头通知:邓传彬被刑事拘留,关押在南溪看守所。5月18日下午,其大哥前往看守所为邓传彬送去了衣物及日用品,家人还未收到书面的通知书。邓传彬突然遭到刑事拘留,疑因他当日在推特上发布的一张有关“六四酒案”的图片。

自2018年12月中共对推特大清剿以来,近日再次对网络实施大清洗。继运行了十年的零八宪章论坛遭到黑客攻击博客全部被删除外,维基百科亦遭到全面封杀。几天来,深圳当局频繁约谈推特上的活跃人士,或被强迫删除推特上的内容,或遭到威胁不得再发布敏感信息;长沙网友傅翔被国保从单位带至开福区分局扣押近15小时,强迫其注销了推特、脸书等帐号,逼迫其删除了手机上的翻墙软件,强制其写保证书,威胁其以后要老老实实。不仅国内推友被地毯式扫荡,中共魔爪已经深入国外推友账号,包括无故封号,点赞消失,粉丝几月不增。民间指这是一场民主与专制的舆论大战!

二、疑因介入陈家鸿律师案 王默被刑拘,多名律师遭约谈。刚刚获释一个月的王默被刑事拘留。王默再次被抓,可能是他介入陈家鸿律师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有关,而连日来已有数名人权律师因参与陈家鸿律师辩护及顾问团而遭到警方约谈。陈家鸿律师被抓捕后,覃永沛等律师组成了陈家鸿律师辩护及顾问团,王默等人为陈家鸿律师筹集律师费做监督人。王默被抓之前曾遭到警察约谈,内容涉及为陈家鸿律师筹集律师费及在推特上发消息,在被抓捕王默发表声明,表示有事找自己不要再骚扰是多岁的父母及刚刚离婚的前妻。

王默的声明很明显是警方以其家人相威逼及家人已经受到牵连,中共迫害良心犯的手段之一就是威逼其家人,搞文革式的株连,很多良心人士为了保护家人,常常采取断绝亲情关系的做法,为了中国的民主自由,抗争者们牺牲的哪里只是自己的自由!

三、张昆获刑后首度会见律师 ,因当局施压准备放弃上诉。2019年5月5日,江苏公民运动行动者张昆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张昆当庭坚称无罪。宣判后律师前往徐州市看守所会见张昆, 张昆表示不上诉,其原因之一是判决前后均有法院及看守所人员讲,若不上诉可以到南京的浦口监狱服刑,若上诉则会被转至原来张昆曾遭受酷刑的彭州监狱服刑,张昆担忧上诉可能会被恶意转至彭州监狱,如此他的人身健康与安全便无法保障,不排队彭州监狱对他打击报复,继续对他施加酷刑等折磨。

徐州法院及看守所声称如果张昆上诉,将会把他送到彭州监狱服刑,徐州法院及看守所的做法,等于是变相剥夺了张昆依法上诉的权利。

四、戈觉平涉嫌“煽颠案”开庭,声援者被扣押。2019年5月13日上午,被羁押两年半的苏州维权人士戈觉平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在苏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当局在苏州法院周边严防死守,多名声援者被扣押,一些公民前往法院申请旁听遭到警察拦截。虽然法庭宣称是公开庭审,但公民申请旁听却不被允许。戈觉平仍坚持自己无罪,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被超期羁押、身患癌症的戈觉平健康状况一直令外界担忧,接下来等待他的还不知道是多长的刑期,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信息传播快、传播广,但中共除了设置网络防火墙,还想方设法封锁良心犯在狱中的消息,以图减低外界的关注度。

五、陕西40余名尘肺病工友千里维权遭洛阳警方强行遣返。2019年5月13日,陕西省紫阳县40余名尘肺病工友千里迢迢赶赴河南省洛阳准备义宣一天,不料却被洛阳警察控制。当晚,洛阳警察强行将陕西尘肺病工友带离洛阳强行遣返,工友抗议时遭到警察“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威胁,一名尘肺病人要求下车为病友买盒饭,被按倒、制服,戴上手铐。

早在2013年的保守数据中国就有600万的尘肺病农民工患者,大多数的患者都是农民工或家庭极度贫困者,患病后不仅得不到应有的赔偿,连医病都成困难,家庭经济更是雪上加霜。尘肺病工友因为艰难维权往往受到维稳打压,于是民间的良心人士及一些NGO团体开始为他们提供帮助。然而,协助尘肺病工友维权的《新生代》编辑危志立、柯成兵和杨郑君却因此遭到抓捕至今仍被羁押中。

六、亚洲文明对话大会期间 徐永海及“圣爱团契”多名基督徒被软禁。北京“圣爱团契”家庭教会长老徐永海因“亚洲文明对话大会”而遭到软禁,同时被软禁的还有教会的何德普、吴玉琴、齐志勇、叶国强及山东维权访民李玉。据徐永海介绍,4月份因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和“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他自4月22日一直被软禁至4月30日, 5月12日开始又遭到软禁,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恢复人身自由。

中共当局主持召开“亚洲文明对话大会”对外宣称其开放及开明的态度,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然而,背后却动用国家维稳机器大肆侵害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其作法实在与人类文明格格不入。一个视人民为寇仇的政权,何以有资格主持“文明对话大会”?

七、王全璋家书疑点重重 李文足将赴监狱探夫。709案遭到抓捕的王全璋律师在被羁押近四年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秘密判刑四年零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五年,亲属收到监狱通知才知王全璋已于4月29日转到临沂监狱服刑。然而同时收到一份通知称监狱会见室升级,暂停会见。随着相继流传出的两封蹊跷的王全璋狱中家书,更增添了其家人及外界的担忧。王全璋被秘密关押1400余天以来,家属及聘请的律师从来没有见过王全璋,也没有任何有关王全璋的影像传出。

中国的《监狱法》规定,在监狱服刑期间,可以会见亲属、监护人。依照监狱法,临沂监狱应当依法安排亲属会见,不得以任何理由和借口剥夺王全璋及亲属的会见权。中共阻断亲属会见王全璋,令外界不得不猜疑,在被非法关押的四年来,王全璋遭受了常人无法想像的折磨。但罪恶可以掩盖一时,却绝无可能掩盖一世,王全璋终有获得自由的那一天!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8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