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的野狼
站在灰黄的草原上
看天看地看着孑孓的太阳
——和冷冷的月光……

远处——
是谁的笛音
伴着泣血的
胡笳十八拍
铮铮地响了
一如亘古的天籁
奏醒不眠的记忆!


清冽地拨动着衰褪的皮毛
掀落一枚混浊的泪滴……
哀泣无处
野狼的喉咙
挣扎出一声凄厉的长嗥

没有相亲相依的伴侣
不见狡兔匍伏的矫姿
借问安乐窝何处有啊
——注定了一生的漂泊!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