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初,在非洲的东北角,出了一件大事,也是奇事。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在实行了二十四年军事独裁以后,接受了一次有限的民主选举。

毛泽东独掌中国政权也不过二十七年。不过穆巴拉克那二十四年还装出一点民主的样子。每六年举行一次总统选举,只有他一个候选人,所以连选连任了四回。他的统治主要是靠国家安全机关以特务手段维持下来的。但是近年来国内反对派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他的亲密盟友美国政府也一再劝他搞一点民主。这时,他的儿子和他的一伙提出:政权固然是一定要牢牢掌握在我们手里,但是否可以找寻一条新的道路呢?走老路,依靠棍棒的力量维持政权是不行了,应该出个新招数,把人心吸引过来。

穆巴拉克和他的党民族民主党的领导核心接受了这个建议,便决定修改宪法。总统不是由一个候选人,而是要由多个候选人中间产生了。但是又决定成立一个总统选举委员会,完全不受任何力量的监督,那就是完全由执政党控制选举。今年八月,一场前所未有的总统选举运动开始了。十位总统候选人和他们所代表的政党,第一次公开合法地出现在埃及街头。头一件令大家震惊的事就是警察不再打人了。暴徒和恶棍也不再出现了。候选人们可以尖锐地甚至带有羞辱性地攻击总统,安全人员也不来干涉了。

埃及人民看透了这一回必定又是穆巴拉克当选,所以没有兴趣出来投票。民族民主党动员了它的全部力量使选民出来选举,最后也只有不到四分之一的人投票。选举过程由于总统选举委员会不准许任何人观察和监督选举,所以投票站就完全被民族民主党所控制了。党徒们包围了投票站,高喊口号,造成一种高压气氛。他们还以不同方式恫吓选民,不准他们选穆巴拉克以外的候选人。于是九月七号晚上的选举穆巴拉克就独得88.55% 的选票。但是尽管如此,得票数占第二位的一位反对党“明天党”的候选人艾曼奴尔还是得到了五十四万张选票。官方宣传曾大肆诋毁这位政治家,投票站里又是那么样的高压气氛,居然还有那么多人把票投给他,实在不易!

通过这次选举,穆巴拉克使他的第五届总统地位得到了更多的合法性,可以说他获胜了。但是反对他的政治力量也获得了自己的合法性,同时,人们对于未来开始包一点希望了,也有了公开批评独裁和为改革辩护的机会。所以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双赢的结局。会不会又重新走回头路呢?有人担心,认为竞选过程中的一切都是做给外国人看的,只要那一千八百名外国记者一撤走,一切都会逐渐恢复原状。但是很多人认为这一回选举,是一个真正的开始,事情将会向前走得更远更快,那是不以统治者的意志为转移的。比如竞选运动中,政府没有料到群众会阻断公路交通,也没有料到会有那么多人高呼辱骂总统的口号。但是事情发生了,他们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所以一家反对党的报纸上面写道,我们等了足足一千年,现在那一天终于来临了。这个话是反映了很多人的情绪的。

八十年代以来,我曾经期待中国的假民主也会慢慢地向真民主转移,人民代表大会、政治协商会议,八个所谓的民主党派都会逐渐名副其实。这个期望落空了。但是埃及的经验证明:纵使你的目的是要保住政权,也有两条路可供选择。一条是往后看,往后退,比如现在觉得邓小平这一套继续实行下去怕保不住政权了,就倒退到毛泽东时代。另一条,是往前看,不怕冒一点风险,走出一条新的道路。前一条路看起来很保险,但是已证明是死路一条。后一条路看起来似乎有点危险,但是对于埃及的穆巴拉克来说,至少可以保住他再干六年总统。这期间他还可以安排儿子接班再干六年,那就是十二年。最终必须交出政权时,也不至于搞到使自己和他的民族民主党遭到万民唾骂,身败名裂,全军覆没。甚至还可以作为一个政党和政治家,在今后的多党政治中继续享有合法地位。

2005年9月15日 于美国·新泽西

文章来源:刘宾雁网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