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美国大选

Share on Google+

2004-09-24

离11月二号美国总统大选的日子越来越近,只有四十几天了。这是我在美国第六次观看总统选举了,和过去五次确有不同。伊拉克战争打得稀里哗啦,美军占领伊拉克已经一年多了,可是现在好像伊拉克又回到反美势力手中,美军必须一个又一个地夺回原先已经占领的很多城市,而这一回比上一次却要困难多了。美军死亡已超过一千人,伊拉克人死于这场战争的恐怕超出美国人的几十倍。对美国的仇恨日甚一日。而美国在伊拉克化费的钱财一天超过一亿美元。单凭这场得不偿失、完全可以不打的战争,布什总统就应该下台,何况为了打成这场战争,他还撒下了好几个谎言。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在最近几次民意测验中,布什得票居然超过民主党候选人凯瑞,他有可能再一次当选为美国总统。这就很值得人们思考了。

美国人受教育比中国人多。美国的新闻自由是世界第一流的。报纸、电台、电视、电脑网络也比中国进步得多,美国人得到各种信息和思想的条件之好,中国人完全没法相比。另一方面,美国人的生活也不是没有问题。中产阶级的人数在缩小。生产效率和企业的利润在不断上升,可是职工的收入和福利却在减少。在历史上,美国人的生活水平总是一代比一代强,现在不行了。失业率虽然比欧洲低,但福利不如欧洲,工作时间长而休假比欧洲人短。现在人人自危,唯恐老板有一天把自己赶走。重新就业机会不多,而且都是收入少得多的职业。由于布什把国库搞空,政府预算亏空很大,各种社会福利和社会服务眼看就要一日不如一日。这一切都是明摆着的事实,报纸整天在谈论,而医疗服务和养老金这类事情就直接影响到人的日常生活。但是很多人居然还死死地抱住布什不放!这叫人怎样解释呢?

首先一个,就是人的思想所起的重要作用。它可以使人忘记自己的利益,甚至为一个和自己利益相反的事情牺牲自己的性命!德国二战时期的战犯、希特勒的左右臂戈林将军,在审判他的纽伦堡法庭上说过一段话:“人们本来是不愿意去打仗的,但是毕竟政策还是由国家领导人决定的,而无论是民主还是法西斯或者议会还是共产党独裁,把人民拽着走从来都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你需要做的只是一件事,就是告诉他们说他们受到威胁了,同时谴责和平主义者说他们缺乏爱国主义热情,说他们使国家遭到了更大的危险。这是很容易的。在任何国家都是一样起作用的。”

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八十年的历史也证明了德国战犯戈林的那段讲话时有道理的。1947年,以美国和苏联为首的双方的所谓“冷战”开始了。美国的右翼势力,里面也包括共和党和现任总统布什所代表的实力,就极力夸大苏联要发动战争、美国要遭到苏联原子弹袭击的危险,民主党比较实在,右派势力就不断攻击民主党说它不爱国、对于共产主义势力过于软弱无力,甚至有人就是叛徒、特务。2001年九一一事件后,不是立刻抓住机会,用美国评论家的话,“用美国国旗把自己包裹起来”,作出强硬姿态,表现得比谁都爱国也更有能力维护美国的安全,就靠这种手段把当时已经下降了的个人威信又重新树立起来。

总之,我们不要以为一个阶级或者一个民族的思想一定会和它的利益相一致,糊涂人还是很多的,要把糊涂人变成明白人本来就不容易,何况还有那么一些人就专门靠颠倒是非、把明白人变成糊涂人吃饭呢。

RFA

阅读次数:1,4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