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泳:电脑和网络正在造就一种什么样的文化?

Share on Google+

我从95年开始接触IT产业,萧伯纳说“所有的专业都是对普通人的阻碍”,他指的是每一个专业都会造望洋兴叹大量使外人不懂的词汇,因此,许多专家遭受了很多批语。我觉得不管一个行业其专业词汇多么古怪,在任何情况下,都需要让外行发行,而且其言论只安具有吸引价值的经验,则其必然具有穿透性力量。我对IT有异常的兴趣,希望对之有意外的清醒。

我不是电脑专业出身,因而只是从文化社会的角度去看电脑。平常,我们都看到了网络带给我们的生面效应,但其带来的负面效应呢?任何一种新技术的发明都是一把双刃剑,它给我们一些东西的同时又会带走很多东西,带走的多呢还是带来的多呢?新技术的创造力和契坏力是一种力的平衡,我们对之的看法决不可一边倒。新技术的发明一定会使一些群体受益,另一些群体受损,它肯定会造就赢家输家。上网可以打游戏,编辑、聊天、炒股、购物,它确定给人带来某种种偏利性,但失去的却是效率和乐趣的标准。

作为一个普通人,你如果对专业人士表示怀疑,就会受到人们的否定。普通人极易屈于鼓吹,专业人士则对本身的说法深信不疑。但网络到底给你带来什么权利和自由?又削弱了你的什么权利和自由?网络确实给了很多人大的力量,但是也造成了大型组织的诞生,作为普通人,越来越多的人被跟踪,而且你毫无防范的可能性。热衷于电脑的人,把信息定义为无所不能的东西,但是,你可曾想到,大的计算机一定会存在数据库,没有它,任何东西都不可运行。编辑数据库的人到底对数据库的什么感兴趣呢?他们感兴趣的是只属于你的独特的东西,这种数据是关于你生活的最基本的最原始的资料,在数据库中,人是特定数据的结合体:性别,身份斑点号码,在线记录、信用记录等等。这些数据库把人的物证抽象为基本的信息,便于做出商业,法律的规定,这使得计算机成为赤裸裸的监视机器。而且这种浪潮并不是个人所控制的,它也并不是一种事先策划,人的主观所导致,但这些家也许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以钟表为例。钟表的发明者是做圣职的教士,其发明的是使宗教生活规定化,但结果呢,当钟表为资本拥有者使用时,其却成了推进资本主义文明的非常重要的东西。

钟表的发明说明了新技术使用的悖论,发明技术的人也许永远想不到新技术会成为自己的屈墓人,新技术必然会造就赢家、输家,但到底谁是赢家谁又是输家呢?新技术确实存在某种威胁,但其到底存在于何方呢?

你如果做一个小试验:某一天早上,你问一个人是否看了昨晚的报纸?如果他说没有看过的话,你就告诉他,据临床的试验和科学理信纸证明,早饭后散步会导致智力下降。这本求是很荒唐的东西,但我想,能相信你这一说法的人绝对不会是少数。这就是技术时代的普通人的悲哀,我们已经对科技推崇到了宗教的进步,技术被他的信徒们顶礼膜拜。过去,我们对世界的了解存在一个大的画面,对整个世界有一种整体的态度,但是,由于太多的技术的充斥,我们对世界的整体认识的画面消失了,我们会盲目地相信一切东西,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对大多数人产生了任何惊讶。这就象打扑克,但你拿到一副新牌时,它的顺序是特定的,根据其中的一张你可以推测出上一张、下一张分别是什么。但现在呢,这副牌被洗过了,你对整副牌完全是一种无知状态,你根本无法判定什么。目前这个世界就象一副被洗过的牌,你失去了对事物判断的能力,我们的世界被洗过了,而网络就像一个大的洗牌机,使你失去对世界的整体的把握,所有人几乎可以让你相信任何事情。由于信息的过度泛滥,人类进入了信息爆炸时代,其可追溯于造纸术、印刷术的发明,而电报、电话、计算机则大大加进了这一进度。信息的空前膨胀,成为我们的敌人,信息就像黄河,泥沙俱下,我们会被信息干什么:人们对信息的瘟疫缺乏任何的抵抗力,而又无任何过滤的办法。

人类信息很发达了,但埃塞俄比亚的大军,南斯拉夫的内战,全球范围内的种族冲突难道是信息缺乏的原因吗?电脑、网络的发明使人类更加人性化了吗?

爱思想2000-11-15

阅读次数:7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