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乾:关于“操场埋尸”几个耐人寻味的细节

Share on Google+

欧阳乾来也 2019-06-22

“耿直教师举报学校操场偷工减料,结果被杀死埋在操场下面十六年”,这则轰动网络的新闻就不需要我赘述了,今天,我只想谈谈这起案件中一些耐人寻味的细节。我相信,它能更好的让我们理解当下,理解社会,理解中国。

1,16年前,新晃一中要建操场跑道,承包下来此项工程的不是别人,而是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

2,合同金额是80万,但操场还没完工,黄炳松就给自己的外甥拨款140万。负责后勤的老师邓世平提出反对意见,并且向新晃县教育局举报了此事。但吊诡的是,邓世平的举报信很快就落到了黄炳松的手里。

3,邓世平很快离奇失踪——现在大家知道了,他是被杀死埋在了操场下面。有人问,杀人的到底是谁,校长黄炳松是不是帮凶?这里有一个细节:在邓世平失踪前,学校工地上有一个多月没有推土,偏偏他失踪的当天晚上,推土机在工地上冒雨推了二十多分钟的土。第二天早上,不放心的黄炳松还亲自到工地上指挥推土。

4,邓世平失踪后,校长黄炳松四处对人说邓世平是携款潜逃。呵呵。

5,杜少平在施工现场曾多次对其他民工说:“邓世平抓工程质量太厉害,要搞死他。”很多人都听到他说过这话。但是后来,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揭露此事,包括邓世平的同事——他们在害怕什么?

6,邓世平失踪后,其子邓蓝冰长期为父亲的冤案奔走,在网上发帖申冤。杜少平是最后一个与邓世平在一起的人,而且与邓世平存在尖锐矛盾,如此明显的线索,警方查了十六年竟然没有查出真相?

7,无奈之下,邓蓝冰亲自走访调查,还原案发当天的情况,根据所有的信息进行演绎推理,甚至根据案发当天推土机的异动,推测出掩埋父亲尸体的具体地点,且与事实惊人的一致——人家都把事发经过给你摆脸上了,警方还是查不出来真相?

8,这个最屌,必须全程加粗标红:黄炳松一家多个亲友曾是县城一些要害部门的领导。当年,黄炳松的妻子彭玉香是县政协办公室主任,黄炳松的堂兄弟是县政法委副书记,黄炳松妻子的弟弟是县政法委的科级干部,黄炳松的弟弟在怀化市经委工作。

9,这简直就是《中县干部》的缩影。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士冯军旗在论文《中县干部》中对县域政治生态做过深入剖析:在一个副科级及以上干部仅有1000多人的农业县里,竟然存在着21个政治“大家族”和140个政治“小家族”。这些家族是如此稳固:有的官位是“世袭”,几代人或者亲属连续稳坐同一官位;有的裙带提拔,凡是副处级及以上领导干部的子女,至少拥有一个副科级以上职务;而更可怕的是,政治家族之间并不割裂,往往以联姻或者拜干亲的方式不断扩大,形成一个个牢固掌握县城势力的家族门阀。

10,有人问我怎么办,我说按我的办法,只能把他们给阉了,不让他们生育下一代。

11,2018年,已经退休的黄炳松回到新晃一中,参加1978届校友聚会。他红光满面,意气风发,站在埋有邓世平尸体的操场上,居然还即兴朗诵了诗歌并高唱一曲。此人心理素质之硬让人咋舌,不知道受过什么教育。

12,这不是一个人在谋杀,也不是两个在谋杀,这是一群人,包括当地的教育局和公检法,共同把邓世平埋在了操场下。

13,每天,新晃一中的学生们在操场上跑步,每一脚,都踏在邓世平的尸体上。

阅读次数:1,23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