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0

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在被当局重新收监两年多后,将于今年8月7日刑满,当局近两年来不准家人丶律师会见。有分析认为,根据高智晟的的性格及其涉及的法轮功案的敏感度,即使出狱,当局也会对他严加控制,甚至让他继续坐“家狱”。

两个月前在新疆沙雅监狱刚过完50岁生日的中国人权律师高智晟,在被当局重新收监两年多后,将于今年8月7日刑满,目前外界不清楚他是否能顺利出狱。

记者周五联络到了高智晟的哥哥高智义,他对记者说全家都盼望着高智晟出狱,家人已经将近两年得不到他的消息。按规定家人每月可以探视一次,但到现在为止家人总共才看了两次,担心弟弟是否在沙雅监狱里出了什么状况,才导致不准让家属来会见。

高智义:“一直要求看他,谁知道什么情况,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消息也没有。说不担心是假话,但谁说什么都不管用,家人只盼他早点出狱。”

记者:“现在家里人什么心情?”
高智义:“咋说呢,也没办法说,担心也没办法,到时候看吧。”

记者:“最近公安局有没有找过你们?”
高智义:“没有”

记者:“你们有多久没收到过高智晟的消息了?”
高智义:“去年接过,就再没有接过了,到现在两年了。”

记者:“你有没有和政府联系过?”
高智义:“联系也是白联系,我后来也不联系了。”

而据高智晟岳父耿云杰表示,两年前他到沙雅监狱探望女婿两次,前后两次体形有变,第2次时看见他嘴唇裂纹较多,声音较小,听不清楚他讲话。

关注高智晟的南京独立媒体人孙林周五告诉本台记者,高智晟刑满但不一定能被获得自由,区别是继续呆在监狱还是回到“家狱”:

“我不乐观,从他的知名度到案件的背景上来看的话,他刑满后当局对他的控制会比控制我们更严格。根据他的性格和他在监狱里发出的声音,当局会对他严加看管,由于他的案件涉及到法轮功,这是当局最头痛的,而且凝聚力太强。怕他个人出来活动,当局会对他看管力度高,一个是坐犯人的监狱,一个是坐家里的监狱,就这是个差别。”

高智晟为中国著名律师,从2003年起参加陕北石油事件的维权活动。他从2004年到2005年,连续三次上书中共领导人,揭露政府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2006年8月起,高智晟长期处于被当局绑架失踪状态。同年他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2011年,高智晟被关进边远的新疆沙雅县监狱。他的妻子耿和为躲避国保无日无夜的监控和骚扰,2009年1月在友人的帮助下,带着孩子逃到美国。

今年4月8日,一部描写高智晟生平故事的记录片《超越恐惧》受邀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的记者俱乐部举行放映会。欧洲议会副主席的发言人在放映会上发布声明,呼吁中共当局释放高智晟。

一直关注着高智晟律师和他家人的美国民间机构对华援助协会也在国际上发起了“自由高智晟”的行动,已有近二十万人签名声援。

而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今年2月也向联合国被迫和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递交申请,敦促调查高智晟的现状。

对于高智晟受到的高度国际关注,孙林表示,国际社会施压对中国政府未必能起作用,中国政府违反自己的法律,不允许家人探视丶和高智晟通信和会见律师。且联系到最近对维权律师的各种打压,外界对中国法制的信心几乎是荡然无存:“国际上的关注度我们大家有目共睹已经相当高,关注是针对有理性的丶懂法的丶要脸的人来说的能起的作用,但对于一个不要脸的政党来说,关注丶舆论有什么用呢?比如说最近的浦志强案丶郭飞雄案丶张林案丶许志永案,呼吁的还少吗?甚至对于郭飞雄,美国议会都开了讨论会,(当局)理睬过吗?对于一个不要脸的政党,舆论不起效果。”

(特约记者:忻霖 / 责编:林迪;马平)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