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伦:无真正翻过六四一页, 中国就无真正大国崛起

Share on Google+

作者 法广 播放日期 04-06-2019

网络封堵、异议活动人士被捕、媒体禁声……中国在维稳气氛高度紧张中迎来89六四30周年。外媒记者进入天安门广场需获特殊批准,微博账户关闭头像更换功能,防止任何可能的纪念性性举动。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六四高调声明,向30年前中国人“英雄般”的民主抗争表达敬意;欧盟在这一天痛惜六四镇压中的死难者,呼吁立即释放受关押的人权律师及活动人士。在香港和台湾,当晚的大型纪念活动备受瞩目,台北中正纪念堂自由广场的纪念晚会题为“记忆 抵抗”,香港维园悼念六四死难者烛光晚会预计将有10万人参加。

“记忆”,这也是曾参与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之后流亡、目前居住在法国、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的张伦在六四之际最为主要最深切的感受。

不能真正翻过六四这一页,中国民族就永远不可能真正获得世人尊重

张伦:记忆,我想三十年中共官方不惜一切代价抹杀这个民族这样惨烈的一页,目的非常清楚,就是巩固自己的合法性,同时让人们忘却当年学生为自由民主、为中国的正义追求所作的牺牲。能理解许多中国人不愿意讲(六四),一方面这是很痛苦的事情,另一方面也是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孩子因此受到什么威胁,我想这是一种恐惧。但是这样一个历史、这一页如果中国人不能够真正地、而不是这种强制压制下,不能真正翻过去的话,这个民族大概永远不可能真正有的世人的尊重。我想这个可能是今天特别要值得我们提到的。

因为三十年来,中国官方不断在讲,如果没有六四镇压,大概就不会有中国的这种发展,最近中国的国防部长还再一次提起这一论调,事实上我们看不出任何道理,无论是经济上的、社会上的理论来证明不镇压、不杀人,中国的经济会不发展,因为所有造成中国经济发展的(因素)、投资、技术、人员等等,这些造成了整个东亚国家发展的因素,在中国也同样存在,是中国这些年发展,特别是与国际交流、全球化、这些是造成中国经济发展的最重的一些因素。

六四参与者最不希望动乱

事实上,所有参加过、经历过八九的人,包括即使没有经历过、但现在去真正能够找到历史资料去看的人,都会发现,当时的学生和市民,是最不希望中国发生动乱的。比如说他们的游行,远比法国“黄马甲”等社会运动、包括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抗议要和平理性得多,官方把警察都撤掉了之后,在五十几天内北京那么大的一个城市,连小偷都“罢偷”。

是出于这样一个为民主、为国家、希望社会能够和谐、有序、稳定、甚至可以在中共领导下,只要是中共愿意改革,共同地迈向一个新的台阶,根治腐败,有更多地自由,更多地表达的权利,这个是中国的学生、市民(的要求)。中国学生当时是用绝食这样自残的方式来表示他们的抗议,如果是按照中国传统的一种抗议形式、在民不聊生的时候,那可能就是造反了。

所以89(民运)绝不是像官方宣称的那样,是要制造动乱的,也是正因为如此,中国的官方在4.26社论讲学生是动乱的时候,才引起学生的极大的义愤,因为当时所有的市民、学生都是主动地来维持秩序,不希望中国发生任何动乱。中国官方现在倒果为因,反过来以此来证明“一定会发生动乱”,而学生当时甚至是支持共产党继续改革的。恰恰是因为这样一个屠杀,把所有的问题都压制下去,中国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就极其严峻。

屠杀压制了所有问题,但恰恰或在未来断送中国完成真正大国崛起

中国30年尽管经济增长,但是我们永远不可能指望经济会永远增长,社会如果没有一个很好的、有正义为基础的制度性的调节机制,一旦经济发生下滑,官方以这种镇压的方式、不准说话的方式来压抑的许多的矛盾,就会爆发出来,这可能恰恰是将来搞不好会断送中国前行的、迈向新台阶、完成真正崛起、让世人尊重的大国崛起的必经的途径。

六四30周年需重温历史,了解学生抗议诉求到底是什么

今年六四30周年的历史时刻,中国民众可能要重温历史,当时学生抗议最初提出的几条要求到底是什么?千万不要忘了,所谓动乱,是因为官方的拒绝任何的对话,最后学生绝食,只是希望官方承认这是一个爱国的运动,不是动乱,要求真正地对话,而当时的“对话”也是官方不断地在提的一个话。

运动最初提出的七点要求是什么?是要求惩治腐败,要求政府公布官员的财产,要求更多地表达言论的自由…,这些东西,中国不实现一天,我想中国就不可能真正地迈向一个新的台阶。

阅读次数:1,0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