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丽娅·布德库尔:中国6月4日——30年前的天安门广场(张裕译)

Share on Google+

今天,6月4日,中国政府残酷镇压北京天安门广场的民主义举已经30年了。抗议活动始于一些大学生要求结束腐败,并要求进行政治和经济改革。他们的要求得到了公众的广泛支持,并在北京及全国各地举行了和平示威。

但中国领导人并没有温和地看待这点,而是命令全副武装的士兵和数百辆装甲车在6月3日晚上进入北京“清理”广场。任何看到当时场景者不可能忘记那位孤身一人的形象,他手中提着一个小包,试图阻止坦克车队。

当时,至少数百名手无寸铁的平民包括儿童和老人被杀害,确切数字至今不明,可能更多几倍,另有数千人被监禁。第二天,军队完全控制了北京。武力镇压后,当局立即开始搜寻参加示威活动的人。许多人被逮捕、折磨,或在滥审后遭监禁。与1989年6月事件有直接关系而被拘禁者,已知最后一名是2016年10月从监狱释放的苗德顺。

多年来,纪念和关注天安门广场事件的尝试,每一次都被审查和禁止,勇于突破禁忌者即遭逮捕和监禁。像我们今天站在这里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任何以某种方式关注这天所发生的事和悼念受害者的尝试,都被有效地制止了。

相关案例有活动人士陈兵。他因制作并销售自己纪念1989年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白酒,今年4月4日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三年半。三年前,他因关注已经过了27年的大屠杀,和其他三名活动人士一起被捕。在社交媒体上,他们宣布了自己的白酒变体,标签上有试图阻止坦克的男子标志性图像和文字“铭记八酒六四(暗示1989年6月4日)——27年记忆陈酿酒非卖品”。另三名活动人士也被以同罪判刑,获得有条件的惩罚。

今年5月20日,警方命令82岁的丁子霖(其17岁的儿子蒋捷连在大屠杀中丧生)离开她在北京的家,前往1100多公里以外的家乡。丁子霖是天安门母亲组织的创始人之一,该组织由试图调查六四事件的受害者家人组成。

最近几周,该团体的其他成员也受到警方的监控,这些是当局针对活动人士所用的常见策略,试图在政治敏感时期使他们沉默。

现在是为许多这类老式父母了解真相并为他们死去的孩子伸张正义的时候了。

国际特赦组织多年来一直向中国政府提出要求,我们在坦克碾入天安门广场30年后的今天再次重复这些要求,我们将继续这样做,直到中国当局:

  • 公开承认1989年在天安门广场所犯下的侵犯人权行为;
  • 对所发生的事情进行公开和独立的调查,并将对负有犯罪责任者绳之以法;
  • 赔偿受害者及其家人;
  • 停止骚扰和迫害那些关注并纪念1989年事件、尊重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权的人。

(张裕译)

安德丽娅·布德库尔(Andrea Bodekull)是国际特赦瑞典分部资深顾问,在2019年6月4日瑞典人权界纪念六四30周年活动中以瑞典文演讲。

阅读次数:3,17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