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乙铮:面对中国政府,香港人民的抵抗能成功吗

Share on Google+

如果香港的消亡远早于2047年(这是香港与中国大陆之间的特殊约定正式结束的年份),或许是因为一个以谋杀告终的爱情故事。

周日,数十万——可能超过一百万——香港人上街游行,抗议香港政府试图把这个单一的事件变成借口,让香港屈服于北京当局不断侵袭的威权主义。

来自香港的年轻男子陈同佳因去年在台湾度假时勒死女友而被通缉。他现已回到香港。虽然他是这起谋杀案的嫌疑人,但由于香港和台湾之间没有引渡协议,他不能被送往台湾受审。(他也不能在香港受审,因为香港的法院对在香港以外地区犯下的罪行没有管辖权。)

香港最高级别官员林郑月娥今年3月提出,要提交并快速审议一项对现行引渡法进行修订的法案,从而解决这一问题。该法案将允许在台湾和香港之间引渡犯罪嫌疑人。她说此举将完善法治。

她还说,她希望通过在香港和中国之间进行类似安排来“填补漏洞”,另一名官员哀叹,自从英国将这个城市的控制权交给了在北京的中国政府以来,香港一直忽略了这个漏洞,相当于“鸵鸟了22年”。

对许多香港人来说,拟议中的法案就像一枚政治炸弹:它似乎铺平了道路,让中国几乎能以任何借口针对任何香港人,然后在大陆审判他们。在过去,要抓捕香港的反对人士,中国当局至少还要偷偷摸摸地使用丑陋的、明显是非法的绑架手段。

香港的多个民主派阵营和许多法律专业人士迅速采取了行动。还有一些商界人士。基督教会也大声疾呼:根据中国法律,将圣经运往大陆可能会招致严厉的惩罚。甚至最近从中国来的移民也在呼吁。在“雨伞运动”过去五年之后,争取自由、正义和民主的公民抗议精神在香港依然活跃。

这是有理由的。引渡法构成的威胁真实存在。中国当局强烈支持它。林郑月娥支持新法案的理由并不充分。她的动机令人怀疑。

《逃犯条例》于1997年4月(回归前几个月)制定,并于1999年(回归后)修订。林郑月娥的立场“显然是不实和荒谬的,”英国最后一任香港总督彭定康(Chris Patten)最近评论道。“香港和中国大陆都非常清楚,我们不同的法律体系之间必须有一道防火墙,”他说。

一名台湾官员表示,台湾方面三次做出请求,要求双方政府就陈同佳一案共同制定一项特殊安排,绕过在香港进行任何根本性立法改革的需要,但香港当局均未予理会。林郑月娥政府也无视香港顶尖法律专家提出的范围较小的替代方案。

政府的做法是有风险的:除了周日走上街头的大量民众,它还必须应对商界的担忧,而那是一个重要的选民界别。

香港本地媒体巨子、知名亲民主人士黎智英认为,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香港也会变成共产党统治的中国城市。”亲政府的世家富豪田北辰及其他商界代表也表达了明确的反对意见。

引渡法案将具有追溯效力,许多在香港生活,目前或过去在中国大陆经商的人,可能有过行贿或嫖娼等触犯中国法律的行为,这些都是在那里的成功人士经常要做的事。

长期以来,香港的富商和主要商界领袖一直热衷维护香港法治——对此也有一定影响力——哪怕只是因为法治有利于创造更具吸引力的投资环境。因此早在2003年,他们中的一些人追随田北俊——当时的香港内阁“行政会议”的成员(现在他担任亲商界党派自由党的名誉主席)——反对香港小宪法《基本法》第23条的一项争议性安全法案。

如今,引渡法案更有理由让香港商界人士担心。它不仅会破坏香港的商业环境,还会让他们遭受中国当局的报复或敲诈——尤其是如果他们与美国有关系,而美中贸易战继续升级的话。

2003年,这项安全法案在名为立法会的当地立法机构被田北俊和其他自由党成员否决——50万人走上街头进行抗议起到了一部分作用。

林郑月娥试图安抚商界,并提出了一个妥协方案,缩减了拟议中应被引渡到中国的罪行——排除了白领犯罪和商业相关犯罪。大企业集团似乎对这些变化感到满意,但田北俊并不满意。周日晚上,游行结束后,他在Facebook上发帖呼吁林郑月娥暂时搁置引渡法案,因为香港“沉默的大多数”已经站出来表示反对。

香港政府当晚发表声明,敦促按计划对该法案进行审议。立法会将于周三再次进行辩论。随着立法进程的继续,冲突也将继续。

立法会一直遭到操纵,以至于现在立法会基本上听命于行政机构,而行政机构又听命于中央政府。但如果如林郑月娥一直以来坚称的那样,拟议中的修正案是她本人的倡议,为了取悦北京的主子,她可能做得太过火了。从周日的人群来看,香港人对大陆政府的蔑视可能达到了新的高度。这不会是北京想要的。

练乙铮是一名香港及亚洲事务评论员,目前在日本甲府市的山梨学院大学(Yamanashi Gakuin University)担任经济学教授,他还是一名观点文章作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纽约时报中文网2019年6月11日

阅读次数:58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