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流浪

(八)迷途

黄昏的时候,那来自草原的呼唤
宛如一盏油灯,打亮在耳边
打亮这异国王子赐予的穹庐
沙滩上织了半截的网和一串剥的精光的地鼠
在火上烤。四溢的香味使草原的夜空
滴洒下垂涎的星光,酒香卷着舞蹈的
旋风。飞扬的长袖飘拽着浩渺的
乐声,使异国王子增添无限风彩

黄昏的河边,水流很急
黄昏的岸上,河床很窄
这是一块找不到船的渡口,河岸两旁荆棘丛生
冷落着几只南来北往的孤雁
四野的空间回荡离群后的悲叹
回荡着风和日暖也溶解不掉的哀鸣

草原上升腾起一顶富丽的帐篷
广寒宫的寒冷进入牧羊人的梦
也许天边有一块绿洲,也许那里
漂泊流浪更多情,但这一切
又都被无法阻挡的黄昏离间的很远
黄昏里,回荡着帝国的尊严

星光这时有些迷乱,就象风浪颠波的
海上,一根根迷途的桅杆不愿再等待
去寻找那涨满潮水的黎明
而这时才发现,海面上排列的只不过是
一只只马灯,正编织着一张张鱼网的梦

不愿在狂涛声中惊醒
紧紧的收住层层海浪的缰绳
风雷滚滚的驰进草原,身后是
一串串山呼万岁的马蹄声
和一队御林军组成的烟阵
黄罗伞御扇牌释放着上古时期
填海、补天的豪情

那时,从晚辉中走来
一路上挥洒着飞将军的威风
五缕长髯横扫长城内外
欢宴中洋溢出气吞山河的笑声
英雄喜欢美人,烈士更爱宝剑

不愿再睡觉,不愿做那迷途的梦
永远看守住不眠之夜,看守住
草原的风铃。直到那阳光明媚的
中午,那妖折静寂的朝拜声
哄起的庙会。旺盛的香火,蒸腾
着男耕女织的田园。同时,有
雕梁画柱上的图腾在奏鸣

黄昏的时候,从草原上走来
放牧者两手空,夕阳是一把
钥匙,打开家园的栅栏
就象午夜归来的醉汉,酒倒在
庭院。昏睡中呕吐出一条饮马
河来,沿着奔腾的河水
到中原去放牧,到满朝文武
的大臣之中去放牧

(九)牧歌

早晨,在秋天中起程,究竟走
的是一条什么路,谁也说不清
悲壮的起始预示着悲壮的结局
最重要的是使命。终究还是被一条
帝王之鞭放逐,一匹匹骆驼
支撑着黄沙滚滚的天空

最后一杯离别的酒,仿佛在追寻一
只断了线的风筝,从此开始了一场
醉熏熏的飘零。扇上抖动起御
赐的披风,一道圣旨直指那破晓
的中秋,森林在燃烧,焦糊味
中仿佛看到金戈铁马的军士们一片片躺倒

那是一个八月十五,一年中最值钱的
中秋之夜,留览那一棵棵白桦树
上滴泪的眼睛,目光的箭羽疾驰而过
流向四野的苍茫,一条略感忧伤
的小溪流向一条条羊腿,几
只乌鸭在为无聊烦恼

那群羊羔至今距离鞭声很远
孤独使牧羊鞭上长出苔藓,长出一块
巨岩,也摆脱不掉草原公主的纠缠
而每次与她相遇都给人带来浪漫
天使般的美丽令人感到有鬼魅在呈现

地狱般的思索把人引出向天庭的空间
一缕霞光劈开黎明前的黑暗
骏马弛骋的草原宁静如初
幻想中的一只小鹿在林中起舞
千倾无波的水面泊着一叶独来独往的帆

使人想起那根牧羊鞭,那根带着帝王
尊严的牧羊鞭就象那永远无法摆脱
的桅杆,挑着驼铃撞响的牧羊曲
在一片晨曦中,把人们带到和风
日暖的岸上,带到天水相连的一瞬间

弯弓射落那个肥硕的黄昏
架起篝火烘烤那众人起舞的夜晚
火光中醉倒一顶顶马皮帐篷
鼓乐声中,横七竖八的剑戟阻挡着
一场大雪的降临

鲜艳的旗帜飘扬成桅杆上的
那张马皮,累累的白骨下面冒起的狼烟
充实着人、畜交杂的恐惧之年
充实着一个个使人流连忘返的节气
和一条永远也望不到底的深渊

使九乘之尊的帝王胆战心惊
家园永远在游荡之中,永远无休止的
迁徙是唯一生存的条件
虔诚使命就是寻找那人间的绿洲,傍晚的湖畔
在地狱中幻想那天堂似的人间

那是一片从未有人渡越的海面
一层层的浪花完成着一次次的轮回
推向岸边的是泡沫,荡击的是春天
也同时击荡黄昏、夜晚,还有风暴的
港湾停泊的那条驼皮船

远山沉浸在一片惶惑之中
暮年之容掩盖了真实的颜面
几缕胡须长成的树丛、森林
寂静中在把一场天火企盼
夕阳带走了大地上所有的事情

仿佛有一条小路通向翰海的尽头
仿佛林荫中有一双公主的眼睛
漂泊成汛期的网漂
很难想象在帝王的神鞭下面怎敢有人
向美丽的公主求爱,望乡台传来震耳欲聋的笑声

但是,那块神圣的土地,定能支撑起
恐怖的夜晚,收纳致神祷词的容器里面*
必将有灿烂的光辉呈现
流经千里的大河上,一定有人在架桥
地狱般的掌声掀起的尘埃下有一匹骆驼在徘徊

黄昏的茅舍前,躺倒一个上古时期的
水罐,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流进干裂的
栏杆。当大丽花开放在第一扇打开的门前
使迟归的鞭声抽响在整个的壮年
流浪的人生,是那样无边无岸

夜已经很深,时间已经很晚
在光明与黑暗痛苦挣扎的一瞬间
坚持是人们最初的本源,也许
这时长出浑身的羽毛,也许这时
翅膀已经疲倦。但只要沐浴在
至爱的光辉中,仍然能获得灿烂的永年

跋涉使时间漫长,希望更为遥远
等待是一片无际的沙漠,苍茫
威逼着人做痛苦的选择
无限的烦恼将离别的岁月射落
神圣的召唤摆上东方的祭坛

连同那位光彩照人的妇女,那群
快活的养羔,还有那件羊皮袄
那根牧鞭、瓦罐,形影不离的汉简
迷人之妻、醉人之梦、锦绣前程和千古的
功名。只留下一颗忠心以对皇天

在一只母牛的叫声中惊醒
梦见出卖女人可以换取安宁
“和为贵”的祖训必须遵从
将欢乐与悲伤系于一念之中
“功在自己,罪在祖宗”

在一片鼓乐声中远去,游荡成赌徒
前途是一阵疯狂的舞蹈
行辕安放在一只船里,在一片没有航行
过的地方触礁、搁浅
只剩下一叶亡命的帆

深夜,为一只远走他乡的鹰送行
去继续他那折断翅膀的梦
第一次在高空行走,不冒险不成
飞翔,拖起一颗囚禁的心灵
带着镣铐舞蹈,不知欺骗自己还是观众

朝霞、火红的烈马,驰骋于草原
光芒四射的颂歌,在天空汇聚成
一片浓郁的云烟,带着生命之闪
万箭齐发,直射人世间的猪栏
和盛夏中被发酵的夜晚

光耀吧,为生长在咀嚼之中的牧草
骄傲吧,还有那根情欲激昂的桅杆
那根象云杉一样挺起的桅杆
直指的波涛汹涌的海面,正在
放逐一个白发苍苍的暮年

放牧,同时也被流放

* 致神祷词的容器—《说文解字》中为“日”

(十)流浪

八月,蹬上秋天的顶端
伸手去勾那个满月的“十五”
那个四世同堂的中秋之夜
和一杯杯碰响的美酒
同山羊一起分享这浩荡的皇恩

手里的牛角中,斟满一条异土他乡的河
从中秋一直醉到初冬的上午
一直醉到那座喝干了河水的桥上
隔着千里的河山,把祖宗拥抱
蹒行中撞碎一盏油灯

清醒来源于一根石柱的冰冷
吐尽一腔醉卧他乡的苦痛
这寂寞丛生的荒原所带来的苦痛
使一个灵魂永远的处在不安之中
处在天神缘起所载的流浪之中*

孤独,比地狱还要寒冷
能听见自己的四肢被咀嚼声
灵魂在炉火上烘烤成烧鸡
被摆在充满了山珍海味的帝王之宴上
鼓乐中夹杂着一顿硝烟滚滚的午餐声

也许是在“曲水流觞”之宴上*
所洒落的一片豆花雨点将孤独
的秽物驱除,子时三刻的钟声里
伴随着高灯下踏的歌声,在为新
春牵引光明和一块繁花似锦的绿荫

冬天,剥掠的体无完肤
赤裸裸,输的一点本钱都不剩
凛冽的皮肉在风中颤抖
提起冬天就让人胆战心惊
北方的冬天会让人知道什么是寒冷

夏季,使人不敢再有一点热情
更不能激动,一块石头好似
一块烧红的铁
只要一过季节,就会比什么都寒冷
所以从不畏惧被人烤熟、烧红

春天,是发病的季节
这时最忌讳吃大葱
置身于百花吐艳、群芳争翠之中
留神的是可能要阳萎
古人云:最好少动

秋天,收获粮食,也收获战乱
让人看到一只只马掌在阳光下凋零成
一颗颗闪光的星星,也许是仅剩的
一点炉中之火的余温,还在烘烤着
征鞍,烘烤着一个刀光白影的野蛮时代

为此再不愿走入四季的歌声
也不愿注视着闪烁着白天和夜晚
的眼睛,总想立足于生与死之间去完成
神圣的使命,使忠诚的愿望在诗的王国里
达到永恒,立在历史的碑林之中

于是在苍茫中把第五个季节寻觅
愿手中的草鞭化作图腾的宝剑
开拓出荒原上的第一块天地
那里是一群群裸体的舞蹈者
人自为王的人们汇聚着整个的节气

做为一叶帆,你究竟要去哪里
停泊的港湾使你把要去的方向等待
徘徊使每一块补钉长出羊毛来
紧握着一根根烦恼的桅杆

而桅杆顶端所炫耀的渔火照耀着夜晚

刻苦的追寻那迷失的林荫
有时也会陷入记忆中失去的沼泽
但不会在攀附那棵喧宾夺主的藤
以借它的光华耀武大汉朝臣的威风
尽快的结束一场“猎恋”之争*

只要相信谎言就可以安家
长成什么样都会有用
真诚告诫自己不要驻足
小溪旁青石铺就的小路一直通向翰海
和草原。牧羊鞭就握在自己的手中

* 天神缘起《续记》 * 曲水流觞 —《荆楚岁时记》三月三宴会
* 猎恋——《周易》、(既济.九三爻辞)郭沫若《中国古代社会研究》也有此说

(十一)湖光曲

有些事永远不会忘记,有些事
必须要忘记。置身于四面虫声的夜晚
随时都会记忆起过去,那个对窗独饮
的雷雨之夜,那个吟诗作画的中午和
早朝的鼓乐声。这一切又使人记起当
初志存高远的心气和气吞山河的豪情

准备在一个跃跃欲试的春天离去
同早泄的玫瑰花一起去寻找阳春三月的星空
这时的空中还很拥挤,挤满即将绽开的花蕾
而溢出的香气早已使森林充满神秘
充满群妃齐舞的帝王之宴和一道
圣旨所班赐的荣华富贵

乘一阵轻风远去,去寻觅那已故的早晨
和御驾亲征时下的那场暴雨
在一场大水中旅行,并且学会游泳
学会在仔细的思考中遨游
排尽那来自心灵深处的恐慌
那震撼着心灵与欲望的恐慌
给初春的早晨蒙上阴影

建起一座点满香火的土庙,把一阵
悦耳的朝拜声倾听,还有钟声
传播着青铜的气息和一双双古老的眼睛
汇聚成一场翻江倒海的巨浪
使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堤岸陷于痛苦中

营造一只木船,学会织网,据说
湖里有鲨鱼,它们也在等待,等待获得那
勇士的悲哀,看头顶的那块天空
正在聚集雨云,正在准备作一次冒险的航行

此时,已无法正确的面对人生
生命完全沉浸在探求的痛苦中
就象在潮湿的森林中迷失了方向
期望在这里也变得凹凸不平
风轮般变换的季节使人完全的陷于一种盲从

船行在两岸之间,由于时间的旋转
已很难分清哪里是此岸与彼岸
浪花翻卷成一群群山羊,分不清
哪是桅杆,哪是牧羊鞭
人生陷于一种最难以自拔的困难

追求太阳,以了解未来
周身被一种超人的力量所载
在清泉中沐浴,享受一种脱胎换骨的轻松
始知什么才是真正的纯净
这时的桥梁展现着七种光彩

感觉不再麻木,神智已经清醒
最好草原上能吹来一点风,把岸边
浮动的渔火汇聚成汛期前的黎明
以完成一个收获的时节

(十二)帐蓬

这座皇宫搬来搬去的在选择什么
追随流浪的羊群,找一处
绿草茵茵靠近小溪的地方
找一处理想中的天堂
支撑起最初、最美的梦

为补齐这顶帐篷,残杀了
多少生灵,才有这金殿般的辉煌
才能倾听那龙歌凤舞的乐章
顺着桅杆上悬挂的那张羊皮
有一群雁阵当空飞过,预报着
秋天。这时又让人看到养皮撑起的
穹庐里面,有一道雄光指向空中

风烟四起,风烟撩动着羊皮袍子的
摆端,然后席卷着芸芸众生产匍伏的草原
那里正在经营着霸主的基业
高悬着一杆帝王之鞭,直接策动着
戈壁、草原,直接策动着那鱼跃的海面

所庆幸的还是那顶帐篷里面
最避风,老山羊皮挡暑又档寒
相伴的异国王子赠送的瓦罐
全靠溢出的烧酒壮胆

风沙摧毁着草原
带来一场搬来搬去的梦,也许北海的
对岸比较宁静,午夜去那里须绕行
宁愿立即起程,也不愿在恶梦中惊醒

去吧,绕到对岸,去亲身体验
带上那顶帐篷搭起的穹庐
当然,如果有一叶帆会省去很多路程
获得一根圆木吧,超渡这
不可逾越的海面

早晨的风声,将一夜的幻想惊醒
一缕霞光泄洒出最初寻觅的哭声
渐渐的吞食着羊皮帐篷的悲哀和
它身后的阴影。吞食着生吃羊腿的
野蛮时代,在一处刀耕火种的地方
居住下来,在一处绿草茵茵的河边
重新支撑起那顶斑斑剥剥的
粘满羊骚味的帐蓬

(十三)饥饿之光

最使我无法承受的是那来自
饥饿的照耀,他使我腹痛肠鸣
使我无法抵御西北风的寒冷
使天空翻转、大地回旋
风轮般迷乱的路途,象霓虹
一样眼花缭乱,一场虐疾使春
夏秋冬来回的变换
填满四季的乌鸦
在饥饿中把一顿丰盛的午餐等待

遥远的路,延伸着永无休止的渴望
直到脚下的幼苗长成一捆干柴
燃烧成喷放着火光的瞳孔,使睫毛
闪烁出焦糊的炭块,又长出绿芽来
在一眼干涸的山泉旁把草原的
早晨象露珠一样在嫩绿的手掌上托起

一颗赤诚的心象一块烧红的铁
在千锤百炼的风暴中徘徊
也许成为一把利剑把积满云雨
的天空震裂
也许化作一付马掌在路途上跋涉
疲惫终生
不能没有阳光,如同不能没有
圣恩的雨露,面对龟裂
的河床,我渴望,哪怕是一个时
辰的甘露,以滋润我久旱的心灵

一阵阵排列整齐的大雁,从南方飞来
每一根滑润的羽毛上都浸渗着帝王的恩泽
浸渗着南方故土的感召,它们所飞掠过的草原
沙漠都挂满了思念的情怀
挂满那晚餐上的一碗碗黄米饭
和一根根顶花带刺的黄瓜所带来的欢笑
渴望看到那一群群暮归中的黄牛
牧童清翠的柳笛声和金车玉辇的仪仗
队的威风

时至中午,风华正茂
此时正运筹于帏幄之中,此时应该
征杀于千军的战场,此时应该侍立在
君主的身旁,此时应该耸立在历史的河岸上

渴望长出周身的羽毛,长出一对大雁
的翅膀,渴望长出肥大的蹄子
长出一对驼峰,宁可在故国残垣
断壁的荒芜中死去,霉烂
也不做异国君主的栋梁,在富贵
荣华中生息、繁延

回忆是那辆御赐的双轮马车
带着震动和颠簸,带着痛苦的呻吟
同时也带着临街而过的宽慰和
赏心悦目的欢乐。以至于一只只躲在
门坎里的狗的敬仰

思绪万千,长夜难眠
庭院中的一棵枣树上惊起一窝喜鹊
黄昏之后的一场暴雨
洗静了一条大街,将要满足
饥饿,满足整个的世界

(十四)驼铃

仿佛与轻轻走来的风同步,很近
能感到呼吸的急促,还有一点
青绿的气息,脸上潮呼呼的,但
撞击着人的心灵
让人感到秋天的殷实,收获的满足
就象手里拿着一穗稻种
瞬间,又让人看到,微风中
一块块的沙土被浸润
好象有人将天空的黄昏淘净

孤独的树被一群嫩绿簇拥
逐渐涌向那顶帐篷,那顶
陈旧而又古老的帐篷和一只斑剥
的马鞍,沉浸在一片惘然的回忆
之中,忧伤使眼前变得透明

还是不能让人清晰的记住响声
因为总记不住,总是想听
尤其是疲惫时的渴望
摇响的一汪泉水,带着骆驼的鼻声
最终旱裂的不是梦

驼着一袋清凉的泉声走来
打湿一个个征战撕杀的夜
使一盏盏午夜的油灯大放光明
但愿在沉默之中熟睡
草原上洒满月光,也是驼铃
昏睡了一千年,今天才被摇醒
东南西北暂时还分不清,只记得
眼前的这条路,但不知是
归途,还是来程,也许顺着驼铃声
也许跟着骆驼去寻找途径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