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e King:自由雕塑公园主题发言

Share on Google+

你好!欢迎!欢迎光临自由雕塑公园。在为期百日的天安门大屠杀30周年纪念活动的最后一天,各位能到这里支持我们,非常感谢。我是耶莫镇(Yermo)的本地居民,常常有人就自由雕塑公园问我:它到底是什么?有什么含义?为何在这里出现?代表了什么?这些人是不是共产党?

可见人们对这个地方有些困惑。我告诉他们,一些中国异议人士不得已流亡到美国。在这片自由的土地上,他们能够告诉世人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告诉他们,中国的民运人士在耶莫这样安全的地方才能讲述一些基本的事情,比如:人民有生存权;我们有权保护自己不被政府利用来做可怕的事情,那个政府消灭我们的肉体和心志,强迫我们无偿做苦力,以酷刑折磨我们或采摘我们的器官,凭我们的思想或信仰定罪,将我们关押或令我们失踪。在中国,人民为政府所有;而在美国,政府为我们人民所有。自由雕塑公园是抗议共产主义暴政的地方,是纪念争取中国民主自由的抗争者的地方。

自由雕塑公园正在发展成为一处供各国人士纪念共产暴政幸存者及探讨这个主题的场所。这座公园代表了人类的基本信念,即人权并非由人类政府机构赐予,而是来自更高的权威的不可剥夺的权利;为了享有自由的权利,人类值得为之奋斗、抗议、捍卫,即便付出生命的代价。

今天,我们纪念全中国各地曾在1989年为了民主示威达数月之久的百万中国人,纪念那些在天安门广场被抬进帐篷的绝食抗议者。当年至五月中旬,已有超过一百万人参与示威。中共下达了戒严令,调动军队镇压示威者。6月3日,当局派数千士兵进驻天安门广场;6月4日,军队开始向示威人群开枪。三十年过去了,那一天被害和致残的具体人数仍不清楚,但据估计达数千人。至今中共仍然禁止民众谈论这场民主运动和当局的残酷镇压。这段历史在学校教科书中缺席。中共封杀了互联网上有关六四的信息和维基百科上的相关词条。由于害怕中国再次出现民主运动,中共在每年的此时将民运人士强制带离北京,防止他们在六四周年和平返回天安门广场。三十年来,中共当局从未对1989年六四那天发生的惨剧进行道歉或作出任何表态。

这就是我们有自由的人必须纪念六四大屠杀、为那些被迫沉默的中国人发声的原因。拒绝忘记30年前那些为了争取自由的人们的遭遇,就是我们今天在这里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式。我们在这里为那些有名和无名的天安门大屠杀死难者立起一座纪念碑。我们来这里为那些无法开口讲述的人们呼吁公道,表明我们对中国的民主自由事业的支持,同时纪念那些大屠杀死难者。现在,我们又有了这座“坦克人”雕像,以其公民抗命的形象代表八九民运的精神。“坦克人”在看似不可战胜的强暴机器面前勇敢对抗的姿态,让我们对将来中国人能和我们一样拥有民主自由有了希望。

自由雕塑公园这么棒的一座公园能选在耶莫镇,是耶莫人的荣幸。我们相信艺术是强有力的传播形式。如果我们能吸引每年经过这里的数百万人和我们一起行动,就可以为中国人发起一场民主革命。

我要感谢向我们活动致函的美国加州参议员Diane Feinstein、加州议员Jay Obernolte、加州参议员Shannon Grove,以及接受我们邀请发言的各位嘉宾,还有前来出席的每一位。感谢巴斯托小姐们参加、支持我们的活动。感谢各位今天来到这里,纪念共产暴政的受害者,向那些继续与“坦克人”一起为自由中国而努力奋斗的人士致敬。
谢谢!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10/2019

阅读次数:2,15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