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想象的与现实的美国

Share on Google+

我在美国这里住了相当长的时间了。刚到美国时候,我觉得美国什么都新奇和美好,民主的天空格外蓝,自由的树格外绿,普通的人也格外友好,虽说民主、自由与我那时的生活都没有直接关系。我几乎是贪婪地阅读和感受一切,做学生没有钱,一个月的奖学金不到五百美元,交房租之后剩下的钱仅够吃饭,而且吃得很简单,可是我还是订了本地报纸,为的是学习这个地方(加上我没报纸活不下去)。

多年过去了,我亲历美国的发展,感受她的步伐和脉搏,也逐渐看出美国现实和理想的鸿沟,特别是生活久了,经验多了,认识的人多了,成为半个当地人了,慢慢地看出这个国家的很多问题来,我变得越来越冷眼了,也不再那么轻易就赞美这个国家了。我看得到这个国家的好,也看得出这个国家的需要改进的地方;我看得出美国宪政制度的优越,也看得到美国民主的致命伤。在某种程度上,现在我甚至觉得生活在本质上哪里都差不多。中国有的问题,美国也有,美国的很多问题,在中国不过是还没考虑到,或加大或加倍而已。我经历了一个对美国的“去理想化”过程。

美国是个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的一个特点就是公平中的不公平。资本主义社会有很多公平的原则,但落实到现实,现实中却因为种种条件和状态会是不公平的。比如,美国的宪法写“人生而平等。”这种崇高的话在现实,仔细一想,就只能是乌托邦,因为人生来是不平等的。有的人生在富裕之家,有的人生在贫民窟里,人们的起点不一样,人的聪明才智也不一样;即使都生在同样的家庭,因为个人才质,受到的待遇和发展的轨道也不平等,所以“人生而平等”只是一个呼唤人们争取权利的口号,却不是现实。

在美国住久了,对理想和现实的差别就有更多具体体会。比如,国内的朋友常抱怨中国的工作机关人事关系复杂。我回答说,其实哪儿都一样,美国也一样复杂,其实人与人的关系哪里都是复杂的。很多朋友不理解:美国人多友好啊,他们是好人,他们不会吧?“是啊”,我答,“当人与人之间没有利害冲突的时候,我们都能很友好。中国人一般对外国到中国访问的人都会很友好,因为没有任何利害冲突。美国人潘文在南京大学学中文的时,发现中国人都很信任他,却彼此不信任。但是人,只要有利害冲突,就会有为利益的博弈,就会有人很坏,人性的恶就会表现出来。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关系,各种社会关系本身就是复杂的。

为什么在中国的朋友会想象美国没有人与人之间的权力斗争呢?人其实就是各种社会关系的总合(马克思的话),无论在地球上的哪个地方。就是想像中的小山村恐怕也有外人不知道的黑暗。隔岸观焰火,看的全是美丽,却可能没有在焰火旁闻呛人的味道的体会。如果来美国时间短,没有深入到现实,没有进入实际生活,美国的好处都在明面上,我看中国的记者或学者常常写这样的文章:美国比我们先进多少之类,好像先进是可以量化一样。想象一个美好的世界,这大概是人的本性之一。我们总觉得隔壁家的草坪比自家的绿,对面的山比自家的山高。但当你进入这个体制,你知道了,原来这里也有很多问题,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的问题也比比皆是。而人性之恶,人性之善,美国和中国差不多。

生活在哪儿都一样,任何政治制度都有缺陷,任何权力都可能产生腐败,绝对权力绝对产生腐败。人性的恶是普世的,人性的善却需要来追求和常常的耳提面命。在美国住了相当长的时间之后,我对想象的美国和现实的美国之间的鸿沟,不但看得越来越多,也体会深刻。下面的这些文字,故事与分析,都是我热眼和冷眼看美国,在这里生活久了的结果。

以此为序。

March 2012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2-11-24

阅读次数:1,19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