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空空的躯体

手是你的,臂是你的,
但你不在那里。
眼睛是你的,但它们闭着,不能张开。
遥远的太阳在那里。
悬在山岭的白肩膀上的月亮在那里。
冬天苍白的绿光在那里。
你的嘴在那里。
但你不在那里。
当有人说话时,没有应答。
云朵降落
沿水把楼群埋没,
而水静默。
鸥鸟凝视。
年,时,将再也找不到你
只在他人的手表中转动。
没有痛苦了,痛苦已离开。
没有秘密了,没什么可要说。
阴影散为灰烬。
身躯是你的,但你不在那里。
触着你的皮肤的空气颤抖着。
黑暗斜钻进你的眼睛。
但你不在那里。

2 .回答

为什么你要旅行?
因为房子太寒冷。
为什么你要旅行?
因为旅行是我在日落与日出之间常做的
事。
你穿着什么?
我穿着蓝西服,白衬衫,黄领带和黄袜
子。
你穿着什么?
我什么也没穿,痛苦的围巾使我温暖。
你和谁睡觉?
每夜我和一个不同的女人睡觉。
你和谁睡觉?
我一个人睡觉,我总是一个人睡觉。
你为什么向我撒谎?
因为实话像别的不存在的事物一样撒谎,
而我热爱实话。
你为什么要走?
因为对我来说什么都没更多意义。
你为什么要走?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要等你多久?
别等我,我累了,我要躺下。
你累了吗?你想躺下吗?
是啊,我累了,我要躺下。

3 .你的死亡

什么也不能使你停下。
最好的日子不能。安静不能。海洋的摇动
不能。
你与你的死亡继续前行。
树木不能
你在树下走着,树木不能遮住你。
医生不能
他曾警告过你,这位满头白发的青年医生
曾救过一次你的命。
你与你的死亡继续前行。
什么都不能使你停下,你的儿子不能,你
的女儿不能。
她曾喂你吃的,使你又成为一个孩子。
你的儿子不能,他曾想你会永远活着。
摇动着你衣服翻领的风不能。
把自己赋予你的静止不能。
变得更沉的你的鞋子不能。
不愿看前面的你的眼睛不能。
什么都不能使你停下。
你坐在你的房间中凝视这座城市
并与你的死亡继续前行。
你继续着,让寒冷走进你的衣服。
你让血渗进你的袜中。
你的脸变白了。
你的声音裂成两半。
你斜靠在你的手杖上。
而什么都不能使你停下。
那给过你忠告的朋友们不能。
你的儿子不能。你的看着你渐渐变小的女
儿不能。
叹息中的疲劳不能。
你的充满了水的肝不能。
盛着你手臂的疼痛的衣袖不能。
什么都不能使你停下。
你与你的死亡继续前行。
当你与孩子们玩耍时你与你的死亡一起前
行。
当你坐下来吃饭,
当你在夜里醒来,泪水涟涟,你的身体在
啜泣,
你与你的死亡继续前行。
什么都不能使你停下。
过去不能。
天气明媚的未来不能。
从你窗口望去的风景不能,墓地的风景不
能。
这城市不能,这座木质建筑的可怕的城市
不能。
失败不能。成功不能。
你什么都不做只与死亡继续前行。
你把表贴近耳朵,你感到你在滑行。
你躺在床上。
你把双臂叠抱在胸前,你幻想着一个没你
的世界,
幻想着树下的空地。
幻想着你房间中的空地。
幻想着由于你离开而空荡的空地。
而你与你的死亡继续前行。
什么都不能使你停下。
你的呼吸不能,你的生命不能。
你需要的生命不能。
你拥有的生命不能。
什么都不能使你停下。

4.你的影子

你有你的影子。
你所呆的地方已把影子归还给你。
一个孤儿的道路和光秃秃的草场已把影子
归还给你。
新闻之家已把影子归还给你。
纽约的大街已把影子归还,蒙特利尔的大
街已把影子归还给你。
伯莱姆的那些蝎子要扑咬蚊子的房间已把
影子归还给你。
马瑙斯黑乎乎的街道和里约潮腻腻的街道
已把你的影子归还给你。
你想离开的墨西哥城已把影子归还给你。
冲洗你的手的法利克斯市的海港已把你的
影子归还。
你有你的影子。
当你旅行时,你行走的白色的波纹把你的
影子赶走,但当你
到达时,你的影子已在那里迎接你。你有
你的影子。
你进入的门道把你的影子提升起来,当你
走出时,它又回来。你有你的影子。
甚至当你忘了你的影子之刻,你又发现了
它,你的影子已与你一起。
一次在乡下,一棵树的树荫遮住了你的影
子,没有人认得你。
一次在乡下,你认为你的影子是别的什么
人投下的,你的影子说不是。
你的衣服把你的影子裹在里面,当你脱衣
时,影子铺开,像你过去的黑暗。
而你那被忘掉的像树叶在空中飘落的话
语,在某个无人知晓的地方,你的影子把
它们捡了回来。
你的朋友们把你的影子还给你。
你的敌人们把你的影子还给你。他们说太
沉了,让它盖住你的坟墓吧。
当你死时,你的影子在焚尸炉口睡觉,吃
着炉灰,把炉灰当成面包。
你的影子在废墟中欣喜万分。
你的影子在别人睡觉时注视着他们。
你的影子在墓碑中像水晶一样闪耀。
你的影子像在空气一样构造着自己。
它想成为虚无,但这不可能。
你的影子来到我的房子。
它坐在我的肩上。
你的影子是你的,我对它这样说,我说,
这影子是你的。
我背负着它已经太久了,我要把它归还给
你。

5.哀痛

他们哀悼你。
你在午夜时分升起,
露珠在你石头般的双颊上闪烁,
他们哀悼你。
他们领你回到空空荡荡的房间。
他们往里面搬桌椅。
他们坐下教你呼吸。
而你的呼吸燃烧。
它燃毁了松木棺,灰像阳光一样落下。
他们给你一本书让你读。
他们听着,眼睛充满了泪水。
女人们抚摩你的手指。
他们想把你头发中的金黄梳回来。
他们把你胡须上的霜剃去。
他们按摩你的双腿。
他们给你穿上了好衣服。
他们揉你的手,让它暖和起来。
他们喂你,他们给你钱。
他们跪下,恳求你别死。
当你在午夜时分升起,他们哀悼你。
他们闭上眼,低呼着你的名字,一遍又一
遍。
但他们不能把你脉管中已埋藏的光拉回。
他们不能抵及你的梦。
老父亲,没办法。
升起,继续升起吧,永无终止。
他们哀悼你,用他们所能的方式。

6.新年

这是冬天是新年。
没人认得你。
远离群星,远离光的雨,
你躺在石头的天气下。
没有一根线能把你拽回。
你的朋友们在享乐和无法回忆的黑暗中打
盹。
没人认得你,你是虚无的邻居。
你不看雨正在落下而一个男人走开了。
污浊的风将灰刮过城市。
你不看受伤的心燃起的火焰,
无知的头颅转变成烟。
你不看累累伤痕的、没光的眼睛。
一切都过去了,这是冬天是新年。
逆来顺受的人正拽着自己走入天国。
没有希望的人正遭受着无处可藏的寒冷。
一切都过去了,没人认得你。
星光在黑暗的水面上摇曳。
大海中有没人曾经见过的石头。
有岸,而人们在等待。
却没人归还。
因为一切都过去了。
因为静寂代替了名字。
因为这是冬天是新年。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4-12-0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