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岳父唐湜先生病逝的消息,实令人伤感万分。虽然他已重病很久,我太太阿丁多次回国探视护理,我也有所心理准备,但最终听到她泣报父亲去世的噩耗时,也难禁悲从中来,黯然垂涕。和唐先生多年的交往一幕幕在我眼前重现,真是历历在目,犹如昨日。

我认识唐先生是在1965年。那时由于我的“反革命”家庭出身,没有“考”上正规的高中,所以到了一个民办的温州黎明中学去上高中夜校。唐先生正在那里兼职教英语,从此我就成了他的学生。

由于唐先生对学生十分关心爱护,让我们几个对英语特别有兴趣的同学平时有空到他家里,另外教我们学习课外读物。就这样,我们几个同学就经常到他家里去学英语。记得当时也读点莎士比亚的作品,象《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等等。我还尝试作过片段的翻译。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