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政治幽默讽刺周刊《查理周刊》被恐怖分子袭击的事件不仅摇晃了法国,也摇晃了整个欧洲。十二个人死于恐怖分子的枪下,其中有四位著名的漫画家,漫画家 中有一位也是作家,出版过八本书。虽然他们都是法国人(其中一位来自突尼斯),他们的被杀害是人类头脑的损失,人类智慧的损失,是全人类热爱自由的人们的 损失。

中午我得到消息,忍不住在微信上评论:伊斯兰教极端分子的行为代表的不是个别的人,而是一种势力,这种反动的 反西方的思想自由,表达自由的 反动势力越来越强大,已经威胁了西方的民主生活的安全。

法 国是“ 自由、平等、博爱”的故乡,法国伟大的哲学家伏尔泰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言论自由,表达自由,这是法国的传统,也是西 方民主制度的传统。这个传统只有二百年左右 漫长的西方的历史,曾经是宗教统治不容异端言论的历史,只有在民主制度下,甚至可以说,是在二次大战之后特 别是是六十年代之后,西方的言论自由才彻底得到保证。

今天恐怖分子对《查理周刊》的袭击,是对西方民主制度的根基 言论自由的袭击。与 美国的911不同,这次事件对准的是言论自由,针对的是知识分子的思想与言论。这是一种宗教向民主世界的宣战。宗教是最疯狂的思想 任何宗教在我看来都 是疯狂的,因为无中生有地信仰什么神创造了这个世界并领导这个世界本身就荒谬得疯狂。我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对一切假以上帝或神或某种主义的名义对人类思想 自由和言论自由的破坏都表示强烈的抗议与愤怒。

民主与自由来之不易,法国和美国的以及西方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是来之不易,是很容易丢失的,统治者不喜欢思想与言论自由,极权专制不允许思想与言论自由,疯狂的极端的宗教要消灭思想与言论自由。

法 国有着强烈的自由思想传统,法国的哲学家是世界的头脑的一部分,他们的思想指导着现代世界的政治制度、经济方式、文化生活,艺术想象。看一个文化的伟大是 看这个文化怎样塑造了世界对自己的认识和想象。法国的自由、平等和博爱既写进了法国宪法,也表达了这个国家的精神,这三个词深深地改变了现代世界历史。

我 们对宗教势力的绥靖政策让这些势力越来越猖狂。多元文化主义绝不是用一种宗教或思想压制其他表达,多元文化思想不能过度容忍对西方自由与民主的攻击。你可 以批评,但不能以暴力的方式攻击我们赖以生存的民主根基。你不喜欢西方,请回你自己的地方去,过你自己的生活去,用不着在西方一方面享受民主与自由制度给 你提供的一切保证,另一方利用民主制度的宽容与容忍杀害其他维护思想自由的人们。

“我是查理 Je Suis Charlie”。学法语的时候,Je Suis 是我学的第一句话,“我是沙理”,法语的Charlie 发音是沙理,我对老伴说,老伴搂住我:“今晚我们都是沙理。”

2015/1/7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5-01-0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