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纪录片名为《我正在被搜查!!我正在被搜查!!》,却没有被搜查的任何画面,收尾来得很突兀,李泽华打开门,两个削去脑袋的人影飘了进来,他说:“这就是我的朋友……”嘎然而止。

有过被捕经历的人都明白,接下来是全面搜查,从身体、设备到整个房间,包括抽水马桶和窗外,犹如工兵探雷,一寸寸反复过滤。首先缴获电脑和手机,截断网络,反间谍专家开始快速捣腾,不到半小时,电脑和手机的每个旮旯,都了如指掌,所有删除的痕迹都会被恢复。然后搜身,衣裤都扒光。1990年3月16日,我因制作和传播长诗《大屠杀》录音磁带而被捕,不仅衣裤扒光,反复地抖和捏,而且屁眼也被筷子又捅又搅——帝国大量犯罪案例证明,这是必须的——屁眼是人体唯一可以藏匿罪证的地方,毒品或保存了若乾G的顶级思想毒品的优盘,都能塞进括约肌上面的直肠。

他们会怎样对待李泽华,谁也不知道。在摧毁人的意志方面,国安局都是行家里手。国安局是“隐蔽战线”,他们往往负责蒐集情报,暗中跟踪和监视,一般来说,他们不浮出水面,只是对他们监控的对象进行分析和打分,比如“普通”“争取”“危险”“特别危险”,然后将建议提交,由国保具体实施。李泽华承接陈秋实,在武汉空荡荡的日与夜,拍了四个视频,探访殡仪馆的最为敏感,但是,还算顺利。

唯有在2月26日,他接近调查武汉P4实验室时,立即就被国家安全局跟踪。在30多秒的行车视频中,他说:“”我现在路上,我现在被一个国安的人开着不是警车的车在追我……我是在武汉,我开得很快。他们在追我,他们一定想隔离我……“

这次武汉肺炎病毒的源头,似乎,逐渐,清晰可辨了。如一只惊恐万状的兔子,在李泽华的车头前方奔逃;而国安局的车,又将李泽华当作随性乱窜的兔子,他们都势必要拿下“真相”这只兔子……

之后,不久,人们看到了李泽华最后的视频,3-4个小时,绝大部分是黑屏。为什么?更重要的是,他怎样从国安局缜密的跟踪、监控和搜查中,留下了这个悬念甚多,又相当完整的被捕记录?

2020年2月29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