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编辑注:原微博评论区已开启精选评论,近4000条评论均不显示。

@尚龙老师:大家知道我最近在直播测数据,昨天一天,我们在抖音违规了八次。其中三次是因为说了“微信”。

站内提醒都只有一句:我涉嫌倒流。

我可以理解腾讯和字节两家公司为了流量的商业之战,所以我尽量不说微信、朋友圈这样的词语,但接下来的事情我就开始不解了。

“秒杀”也不让说,于是我们开始把秒杀说成“秒秒”;很快,“赚钱”也不让说了。于是我们问了相关人士,他们说你们要改成“赚米”;最可怕的是“直播间”也不让说了,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改成了“啵啵间”。

果然,流量又回来了。

第二天,我在讲《大英博物馆》这本书,我讲到:因为疫情原因,很多孩子现在出不了国,但可以在书里找到博物馆的里的壮丽。

又被警告了。后来才知道,不能说因为疫情原因,要说因为:口罩原因。

再之后,我被告知,所有极限词也不能说:比如最、第一、绝对、国家……

但问题来了,我说了一句:最好的时间是现在,也被警告了。

我说了一句我完全果(谐音quan guo)断地相信了这句话……也被警告了。

再后来我发现,在抖音里,主播们快手叫某手,拼多多叫拼夕夕,小红书叫某红书,公众号叫公主号,微博叫某博,微信叫某信,抖音叫抖爸爸。

也不知道张一鸣听到会是一种什么感觉,毕竟人家是个八零后。

为了流量,真是脸都不要了,当然我也理解,谁不是为了生活。

直到我今天回家,在小区一群孩子扯着嗓子喊:完了,芭比Q了!

我一看这群孩子,也就是三五岁,刚学会汉字没几年,却过早接触了这些词汇。

我才意识到,抖音有八亿用户,这些用户其实包括大量的孩子和家长。

而新一代人,正在养成一种新型的文字体系,这种文字体系说白了,就是为了平台而故意制造的错别字。

而接受并使用这些错别字的,正是那些孩子,也就是我们下一代。

有一天,我们的孩子在暑假作业里写着:白雪公主吃下王后给她的苹果,芭比Q了。

他们写着:我妈妈在抖爸爸的啵啵间,花了五十米买了东西。

他们写着:我要好好赚米,成为国家栋梁。

哦对了,国家也不让说:我要好好赚米,成为国国栋梁。

救救孩子。

(中国数字时代 07/13/2022)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