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我为什么希望我的孩子有孩子

Share on Google+

我有一个儿子,我希望他有孩子的时候,他不能立刻怀孕给我生一个,这让我很羡慕有女儿的母亲,我要是有个女儿,她看到我这么喜欢孩子,说不定就立刻出去找个人怀孕,回家来给我生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娃娃,唉,这就是没有女儿的母亲的遗憾!我因此常对我的儿子说我是何等后悔没生一个女儿,我的儿子对我的后悔已经习 以为常。前几天在网上聊天谈及孩子的事情,我说, 要是你生了儿子,咱们就送人,直到你生了女儿,好不好?”他回信:“太好了,就这么办!”

据说此刻是逼婚季节,因为是年关了。我因为住在一个不过年的环境里,对逼婚的事情,一点都没感觉,这些消息则是从网上来的。逼婚了,我看这个词的时候,觉得 这个词很陌生,第一让我想起的是黄世仁 那个年关逼贫苦农民还债的万恶的地主。听说现在黄世仁被平反了,过去的地主在今日的想象里都成为开明的乡绅,中 国的地主社会里曾经善良的乡绅遍地,真不知中国在清朝末年怎么那么贫穷和愚昧,如果有那么多开明善良的乡绅?

第二个形象进入我的脑海的是 胡适之先生的剧作《终生大事》,讲得是父母逼婚的故事。胡适之先生是很伟大的,他的这部话剧写于1919年,也就是95年前,那时他不过28岁,他站在年 轻人的立场,反对父母的逼婚,描绘的是年轻人自己找对象,坐着汽车从家里私奔的爱情故事,父母在这部独幕剧里被写成完全的反角:母亲愚昧地信仰佛教和道 教,生辰八字或今日的星相胡言,父亲看起来开明,信仰的是儒家,什么祖宗过去是一家,所以得如何如何,总之,胡适先生在这部短剧里把儒释道都骂了一遍,把 父母都骂了一顿,剧中的女主人公觉得父母都旧的不成,她新鲜地跟着日本留学回来的爱人坐汽车扬长而去,不管父母是何等反对。

我年轻的时候,父母也都逼婚,不过不是我的问题,因为我自己早早找了男朋友,早早结婚,我没有受到过压力,所以对逼婚没感觉,虽然我的同时代人很多也被逼过婚。我的儿子呢,跟我一样,也是早早找了女朋友,早早结婚,他结婚前跟我说他的打算,给我打电话,我说:“要是你觉得将来你能离得起婚,你现在就结。你要有离婚的勇气,今天才可以结婚。”因为我认为结婚时的目的不是离婚,但必须懂得一辈子很长,跟一个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只是一个可能,结婚前先想好,结婚有可能有两种或多种可 能。

年轻人不急着结婚,父母着急 我也是父母辈的,我能理解父母的心思,他们只是盼着孩子快乐,他们绝不是把孩子往火坑里推。婚姻要是 火坑,婚姻这种形式的人类家庭组织早就瓦解了。我觉得年轻人自然可以对父母说,别逼我,但孩子与父母的关系,最终还是爱的关系,孩子不必与父母对抗,没必要,只要解释清楚,世界上没有不爱孩子的父母。如作家卡玛所说,父母是永远会对你让步的人 这个世界可谓大亦,不会有很多人对你让步,只有父母,因为爱你,会对你让步,请珍惜父母的让步,你不能abuse 这个让步,因为你不能abuse爱。

其实或伴侣或婚姻关系就是两个人在一起玩得快乐的玩 伴。一个人玩,有意思是有意思,但两个人在一起更好玩,就是性,也是两个人玩起来更开心,虽说一个人的性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两个人玩得高兴,父母无非是 希望你找一个玩伴,两个人出入在一起,父母看着也放心,因为知道你不孤单。人生是孤单的,你有一个伴侣,上班工作有压力,有人际关系,有复杂的上下级关 系,回到家里,有一个人等着你,见你进门,高兴地迎过去,亲吻你,喜欢你的味道,跟你一起吃饭,洗碗,上床,玩床上的游戏 生活平和,有自然的小幸福, 当父母的,觉得安心。父母如我,知道生命如水,逝者如斯,希望我的孩子的生命有不孤单的快乐,也是人之常情,为什么一定要跟父母对立?一代一代的年轻人都 觉得父母是老顽固,有一天你也会变成他们,而且这一天来得比你想得快。

父母希望孩子有孩子 比如我,我就希望我的孩子快快有孩子,三十岁的人应该有孩子了,别等了,因为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我的孩子给我带来了全新的不同经验,丰富了我的人生,我跟他一起成长 我从他的眼睛看世界,看到了一个值得我为所有的孩子生活得更好去工作的世界。我感谢我的儿子,他给我的甜酸苦辣,让我觉得我的生命有意义。有了孩子之后, 我懂得担心的含义 我时时刻刻担心着,为我的孩子,因为这担心,我知道爱是疼 我疼你 我的儿子,父母疼你。世界上只有父母是疼你的,你的爱人,你 的朋友只是爱你而已,爱与疼不是一个等级。

我希望我的儿子也有疼的经验,这个经验是爱的经验。生一个孩子,是生一个温暖的大爱,你将用生命去疼这个大爱。我的儿子的爸爸对我说过:“孩子让我懂得宗教”。那时我们都年轻,可是对孩子的疼让我们懂得献身的意义。现在我们的儿子长大了,儿子就是我的温暖的大爱,跟他谈话,我惊讶他的思想,他的观察,他的思考,他引发我思考更多的东西,他让我谦卑 孩子让每个父母懂得谦卑的意义,如果你懂得怎样让父母露出笑容。

站在父母的立场,我忍不住为父母说话。当然,如果你自视不是常人,不需要我这样的普通女人的人生,选择没有孩子,过神仙 的日子也很好。但因为我是一个普通的母亲,我觉得我的儿子也是一个普通的人,虽说他非常有才华,我宁愿他有普通人的生活,有爱,能天天想什么时候做爱就什 么时候做爱,也给他自己创造出大爱来,将来有一天我不在这个人世了,我知道他的大爱会跟他说话,爱他,而他,他也疼他的大爱,如我疼他一样。这疼,这爱, 就是我们人生的意义,也就是女权主义最终奋斗—-即让每个人生活得美好的意义。

2015/2/1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5-02-14

阅读次数:5,69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