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阿Q二题

Share on Google+

阿Q说不

昔夷人侵凌华夏,设公园而以禁牌额其门曰:“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国人大愤,皆奋然群起与之争。阿Q适经此,怪人群之汹汹也,恬然曰:“此园,吾儿所为也。我老子,固不屑入内。胡儿书此,是彰我之尊也,何争为?”人皆哂之,至有斥其为汉奸者。而Q不自知,嬉然自若。 忽忽数十载,阿Q老矣。一日于途,又见一公园名胡曼莱茨(human rights)者,甚宏且丽,华夷诸色人等皆欣欣然出入焉。阿Q细观其门,不见额有禁牌,乃勃然作色曰:“胡儿欺我何甚耶,敢谓华人亦可入内?岂不知我自有国情,蚩蚩小民但得生存足矣,乃思游园邪?”于是愤愤归,于垃圾堆内觅得数十年前之禁牌,额于园门。自是华人皆不得入,而胡曼莱茨遂为夷人所独享。阿Q乃拊掌而喜曰:“吾固可以说不矣!”

赵太爷闻之,击节叹赏云:“善哉Q也。非但可以说不,直可拯救世界,为万世开太平耳!宜其为吾本家哉!”

假洋鬼子适在园中,方患人不识己,闻之亦大喜曰:“Q也伟哉!夫胡曼莱茨,一魔窟耳。真洋鬼子谓华人可入,是欲妖魔化我也!国人幸勿误入!而我之入,乃为除妖祛魔计,不在凡人之列也。”

于是Q愈亢奋。彼昔为赵太爷及假洋鬼子所不齿,自惭形秽,今得跻身上流,其乐何如!忽见王胡、小D张望,Q大怒曰:“太平犬,安敢乃尔!汝曹不过‘华人与狗’之属,何觊觎为?”乃扑前饱以拳脚。Q本无武功,奈挟赵太、假洋之势,王胡、小D还手无门,惟凄声呼痛而已。园内群夷聚观,有愕然不解者,有议论纷然者,有冷漠视之以为事不关己者,有贱视华人以为理当受此者,有赞为“文化”奇观而啧啧叹服者,更有见阿Q显贵而欲与之交易者,然无人敢出而劝之。Q愈洋洋自得曰:“我说不,胡儿怕我,我胜矣!”乃扬长去。

革命与保守

阿Q革命成功,遂为未庄之主,怪赵太爷不许其姓赵也,杀之而据其府。又取《赵氏宗谱》,令假洋鬼子改之,以Q为长房嫡派,号为Q公,人称真赵太爷。遂扩府第,尽纳秀才娘子、吴妈、小尼于其中,立生祠而颂Q公真爷之恩德,未庄欣欣向荣焉。

一日Q公寿,王胡进而颂曰:Q公革命,顺天应人,真开辟以来一大制度创新也。遏全球化之浊流,疗现代性之顽疾,领批判理论之风骚,居国际学术之前沿。今日本丰田、瑞典沃尔沃、美国ESOP,皆遣使来朝,取经于我,诚盛世之极也。

小D趋而叩曰:Q公保守,光耀赵门,诚我赵府荣前裕后之真太爷也。告别革命,矫激进主义之恶俗,伸张威权,挽清议乱政之颓风,较康梁孙文之轻薄,东欧诸夷之浮躁,何啻宵壤!可知纲常之振,系于英主一身,Q公尊则赵府荣,赵府荣则未庄兴矣!

于是王胡颂革命,小D歌保守,左右相争,浸浸乎以未庄为稷下矣。陋儒孔乙己适过此,懵懵然以中庸自命,进曰:若阿Q不革命,赵府不保守,不亦善乎?Q公闻而大怒:“你也配姓孔?”王胡小D遂齐上殴之:“你也配中庸?”乙己免冠徒跣而逃。

秦晖:《问题与主义》,长春出版社,1999年12月第1版,8-9页。

文章来源:秦晖文集

阅读次数:950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