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十五年以来,过去一百年在英国治理之下逐渐形成的公务员政务中立、教育独立和新闻自由这三大核心价值,在“土共治港”的威胁下摇摇欲坠。幸而香港的出版自由尚能坚持,我的新书《河蟹大帝胡锦涛》得以在此出版,并被潮水般地来港“自由行”的内地游客带回国内先睹为快。连中共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都无可奈何地承认,大量海外禁书传入境内,当局防不胜防,香港确实是“反洗脑”的基地,铁幕被撕开了一道缝隙。

胡锦涛时代即将落幕之际,中共官方以“黄金十年”为其定调,企图对胡锦涛的历史地位给予盖棺论定。而我在《河蟹大帝胡锦涛》一书中针锋相对地指出,所谓“黄金十年”,其实是暴力维稳的十年、人权恶化的十年、腐败肆虐的十年、民怨沸腾的十年。胡锦涛的所作所为“让中国失去了十年的宝贵时间”——他的刚愎自用、倒行逆施,让中国丧失了启动政改的最佳时机;他的击鼓传花、素餐尸位,不仅让他本人成为导致中共亡党的党魁,更是使得中国民主转型难于上青天的千古罪人。

胡锦涛将中共统治的合法性归零

赵紫阳生前曾指出,胡锦涛是“党培养的听话干部的标本”;苏晓康称之为“唐氏综合症治国”,孔捷生称之为“泥胎木偶”。我在这本书中分析了胡锦涛的家世、个性、生活经历、知识结构及思维方式,将其归纳为清华大学党化教育的“残次品”。清华不是没有培养出真正优秀的人才,只是这些人才都被中共“优败劣胜”的人才选拨机制淘汰掉了,反倒是胡锦涛这样平庸无能、见风使舵的家伙最终上位。胡锦涛的小市民唯唯诺诺、精打细算的习性和政工干部的僵化与阴毒的专长,是其仕途成功的保障。

中共建政以来,无论如何愚蠢的统治者,也要命令御用文人炮制出一套冠名的“理论”,以便名垂青史——殊不知,结果是遗臭万年。胡锦涛以“和谐社会”、“和平崛起”、“科学发展观”、“新三民主义”等构筑成“胡锦涛理论”的金字塔,看似辉煌宏伟,但在民众日益觉醒的今天,这些天花乱坠的谎言无法欺骗民众。人人都知道,所谓“中国模式”,就是暴力维稳的“权贵资本主义”。这个不让人开口说话的社会,如何达致“和谐”?在这片土地上,惟有胡锦涛等螃蟹王八可以“横行霸道”。

就连一些体制内学者也忍无可忍,为胡锦涛写下黯淡无光的悼词。比如,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邓聿文,公开发表长文《胡温的政治遗产》,批评胡锦涛让中共陷入前所未有的合法性危机,此种危机甚至超过“文革”和“六四”。他列出了十大问题,:第一、经济结构的调整未有突破,内需主导型的社会还未形成。第二、收入分配改革仍未推进,贫富差距无改善,低收入者很难上升到中产阶层,中产阶层没有壮大。第三、户籍改革滞后,城乡矛盾、土地财政、失地农民等问题丛生,农民权益在城市化中被严重剥夺。第四、仍坚持僵化的一胎化人口政策,人口结构快速老化,因计划生育导致民众权益被践踏常有发生。第五、教育和科研行政化、功利化和科层化趋势未见好转。第六、环境污染仍在加剧,环境问题引发的矛盾日渐增多和激化。第七、未能建立起稳定的能源供应网路。第八、社会道德体系崩溃,未能建立有信服力的主流价值观。第九、救火和维稳式外交缺乏大视野、大战略,未能有效利用国际大变动带来的机遇,导致自身被动。第十、政治改革和民主化推进不力,未能如期望还权于民。邓聿文的总结招招见血,与我在《河蟹大帝胡锦涛》中的分析不谋而合。

胡锦涛才是第二次文革的主帅

胡锦涛是一个缺乏愿景的领导人,他惟一的愿望就是熬到十八大顺利交班,并且交班之后自己家族的贪腐问题免于受到追究。那么,在胡锦涛交班前夕,不妨一一数算其十年间的所作所为:胡锦涛时代的中国,政治上拒绝民主化,经济上“国进民退”,意识形态上急剧左转。官僚阶层腐败臻于顶峰,“裸官”和“逃官”层出不穷。对知识分子胡萝卜与大棒并用:听话的人,比如那些乖乖抄写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作家,可以分得一点残羹冷炙;不听话者,如刘晓波,成为文字狱的牺牲品。

胡锦涛力图将香港内地化,以经济诱饵套牢台湾,以血腥手段治理西藏和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他虽然没有毛泽东“杀人如草不闻声”的“雄才大略”,但其直接来自毛泽东时代的熏陶的暴戾之气怎么也遮掩不住,。在对外政策方面,胡锦涛悍然抛弃邓小平“韬光养晦”的教导,以“大国崛起”沾沾自喜、耀武扬威,自不量力地挑战普世价值和民主大潮,虽然通过习近平之口承诺不再输出“革命”,却暗渡陈仓地输出“中国模式”,并全力支持利比亚、叙利亚、北韩等邪恶国家,俨然以国际黑帮的“老大哥”自居。

薄熙来垮台,海内外有人欢呼雀跃,认为这是“第二次文革”的结束。实际上,遍及中国的“第二次文革”,不是薄熙来这个地方诸侯能搞起来的。薄熙来只是马前先锋,胡锦涛才是毛派主帅。薄熙来不是因为搞左的那一套而垮台,而是因为野心勃勃、挑战胡温才被拉下马。所以,薄熙来完蛋了,毛左仍然如火如荼。最明显的一个信号就是:日前,湖南湘潭市政府公布消息,韶山毛泽东纪念工程启动,以十六个大项目、总投资一百五十五亿,作为毛泽东诞辰一百二十周年的“献礼”。早在二零零三年,胡锦涛刚刚上台就高调纪念毛诞辰一百一十周年,使得在邓小平和江泽民时代被冷落许久的毛左势力抬头,连毛远新之流双手沾满鲜血的刑满释放分子也披挂上阵。十年之后,胡更是批下巨资煽动对毛的个人崇拜和封建迷信,毛的“文革”结束了,胡的“文革”还在继续。

《河蟹大帝》这本书,既是写给胡锦涛的墓志铭,也是写给中共十八大的开幕词。十八大临近,中国好像一艘抛锚的巨轮,一切都要等十八大召开才能启动。十八大成了一个看不见、摸不着却让人人谈虎色变的东西。当人们将希望寄托于十八大之后中共会如何、如何的时候,胡锦涛投下的蒙汗药就起作用了:你们等着吧,要多一点耐心。但是,政治改革就像舞台上的戈多一样,怎么也等不来。即便在十八大之后,胡锦涛确立的“中国模式”也不可能改弦易辙,因为数百个腐败家族的利益已经“板结化”了。

蝼蚁可以撼动大树

随着萨达姆、金正日、卡扎菲一个接一个“驾崩”,胡锦涛在当代独裁者排行榜上的位置不断攀升,在他下台前夕,终于熬成全球“第一独裁者”。以统治人口之多、疆域之广、财富之丰、军警宪特之强大、人权纪录之恶劣而论,即便是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亦甘拜下风。中国的两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一名是达赖喇嘛,被屠杀无数藏人的胡锦涛阻隔于中国之外,有家不能归;一名是刘晓波,被胡锦涛关押在监狱中,连带妻子刘霞也被软禁长达两年有余。全世界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胡锦涛作恶,似乎束手无策。

然而,我相信,蝼蚁可以撼动大树。恶人肆无忌惮地作恶,不是因为恶人本身有多么强悍,而是因为好人的沉默不语、袖手旁观。如果所有良心尚存的人们都站出来斥责胡锦涛这个外强中干的独裁者,其表面上固若金汤的统治,顿时会像纸房子一样倒塌。这就是我点名批评胡锦涛、温家宝、薄熙来等一切独裁者和准独裁者的动力所在。必须直接地点出他们的名字,必需明确地指出他们的罪恶,不能含混暧昧,不能顾左右而言他,不能犹抱琵琶半遮面。光就是要照耀在黑暗之中,光就是黑暗的丧钟。

二零一二年一月,我出走美国之后,中共当局继续通过各种渠道干扰我的写作,甚至发来匿名电邮暗示,美国亦非安全之地,触怒胡锦涛有可能招致“江南案”的结果。在我出国前,“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人物丁子霖、蒋培坤夫妇曾将胡适的名言“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赠予我,此八字也是我的信念所系。我不畏中共当局之威逼利诱,继《刘晓波传》之后,又出版了《河蟹大帝胡锦涛》。这种甘愿付出生命代价的写作,用鲁迅的话来说,是“带着血的蒸气”的文字。我期盼,《河蟹大帝胡锦涛》与《中国影帝温家宝》互为姊妹篇,成为胡温“二人转”之“写真集”,更成为这个时代之“照妖镜”。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