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游前南之一

秦川雁塔 2016-11-22

我们对前南斯拉夫国家的向往由来已久,一来那里的达尔马提亚海岸是罗马帝国传统的势力范围,在其地带布满了罗马文化的遗迹,对于有些“罗马控”来说,不去的话会成为一块心病的。同时它又是多样体制的浓缩版和历史文化的累积层,从不同断裂面上可以展现出历史各个时期的镜头,这里既有西罗马帝国和拜占庭的分离痕迹,又有天主教和东正教的分叉后的路径,还有奥斯曼土耳其对塞尔维亚、波斯尼亚和马其顿不同时期的统治造成的文化影响。这里是三支斯拉夫民族差异性最大的地区,也是欧洲各民族的混居地带,二千三百万万人口分布在二十六点七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你可以看到各种不同的民族传统风貌,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些因素构成了前南地区的魅力所在,一路上定会有不同的感受和视觉冲击。

二来,前南六国经过民族分裂、经济转轨,二十多年来鲜有这方面详细的报道,以至于人们提起这些国家的近况总觉得非常抽象而模糊,现在出版物里关于这方面的书籍少之又少。这些年我们常去其他东欧国家,唯独遗漏了这个地区,一直想补上这一课。

第三,我们一直很想了解这个在一战后被列强捏合的国家,由于其本身的历史进程、民族构成、宗教信仰、文化传统、经济发展水平诸多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在南共时期铁托的纪律约束和凝聚力消失以后,分离主义大行其道,爆发了欧洲二战以后最惨烈内战的地方,现在的民族关系是一种什么状态?内战以后的重建状况如何?所以念念叨叨好些年了一直没有机会实现这个愿望。

2016年5月秦晖与幼君兄及诸位兴趣相投的“旅游达人”、“探险达人”自驾游新疆时提起此事,立即一拍即合。接下来就是如何操作的事了。毫无疑问报旅行社是最简单省事的办法。但是旅行社为常规游人设计的游览观光路线根本无法满足我们的上述要求,即便自己设计路线由旅行社承接其他安排,也有诸多不符合我们要求的掣肘,比如欧洲的司机对行车时间、路线、住宿都有严格的要求,无法实现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游览面最大化的需求。所以自驾游便成为不二选择。

具体的操作方案就按新疆游的模式,由W团长负责大政方针和慷慨提供了除机票外的全部经济赞助,Z副团长和J副团长落实。必须说说这二位“前南行”的灵魂人物,她们是我们一行中除瑶瑶小朋友外年龄最小、操心最多、责任最大的核心人物,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她们是无法实现我们的愿望的。一般来讲这种自愿组合的旅行小团体都比较松散,没有人规定谁应该做什么,因为对任何人来讲都是第一次,都没有前期经验可谈。之所以我们这种组合能够顺利实现既定目标,主要因素就是具有几位服务大家任劳任怨的关键人物。

英姿飒爽的两位美女副团长

二位副团长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当经过多次修改厚达80页的一本前南游攻略摆在大家面前的时候,不由得不让人发出赞叹。攻略中对每一天行车路线、游览项目、门票价格、住宿酒店、特色美食都有详细说明,毫不夸张地说,她们等于开辟了一条前南5国13日游的旅游路线,除了极少几个常规景点外,绝大部分都是旅行社没有涉足的地方。接下来订机票、订酒店、租车、下载行车路线图、买车保险、人身保险、下载各种应用软件……无论是你能想到的还是想不到的她们都已经默默地替大家做了。

而且上述这些工作全部使用英语,她们的语言能力和沟通技巧都堪称一流。另外她们承担了道路导航的重任。这个活儿一般人干不了,一边要低头看手机上的地图,还要抬头看路标,并通过手台相互通报路况和保持联系,别人可以打瞌睡聊天吃东西的时候,她们必须全神贯注的观察路况,我们这一路上风驰电掣4千多公里基本上顺利而行,多亏了她们的导航和精心安排。每每看着Z副团长满嘴燎泡,J副团长疲惫的神情真真地让人心痛不已。

这一切确定下来后,司机的人选就格外重要,鉴于除克罗地亚之外,前南多数地区高速公路并不多,而且只通达大城市和常规知名景点,而我们整个行程大约要4千多公里,且对于我们都是处女之行,并不熟悉道路,我们租了两辆7座的奔驰,也就是说最少需要4个掌握方向盘的“舵手”才能保证这趟的长途跋涉。毫无疑问W团长是第一号车的当然人选,团长是属于那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极强求知欲和探索精神行动派,开起车来不管不顾一副打冲锋的尽头。H君是二号车的首选,他与团长是大学同学。H君表面上看文弱儒雅,但实际上具有50龄后的一切优势,车技高超、知识面宽、兴趣广泛、语言幽默、身体皮实抗造,而且完全熟悉一号车的驾驶风格,可以时刻保持两车紧跟相随不掉队。

W君与H君在维斯岛观看废弃的防御工事

三号选手是80年代就曾在社科院苏东所从事东欧研究的——L君,他也是前南游的拥趸,且已有驾驶经验30多年,是国内最早拥有私人驾照者之一。L君英语极其流利,开车规矩稳重,考虑问题周全细致,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平衡团长的勇猛。四号选手是我们称之为多面手而且“无缺点”的吴老师。吴老师堪称“老干部”的典范,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心理条件都是一流的,连“黑店”里的夹生面条都能够吃的一条不剩,时常叫张鸣老师愤愤不平大呼:“没缺点的人是可怕的人!”这四位高技能高素质平均年龄超过60岁的司机是我们前南行满载而归的主要保障。另外我们一行人中还有纪实写作“快手”张鸣老师和亲和能力极强干练和蔼的Y总、造诣很深的艺术史家XY君和在法国就读的瑶瑶小朋友。有他们一路相伴,极大地丰富了“自驾前南行”的乐趣并为此增添了不少花絮。

前南行“三剑客”

当然,最后要说的是,被外人戏称为“天下第一导游”的秦晖是第一稿路线方案的设计者,但是他的方案过于偏重历史事件和转型现状,特点是厚重密集、人文景点太多。在第一稿中,需要路经的城市多达30个,景点更是密集到恨不能一天当作两天用的地步。而自然风景只有普里特维采一处,喀斯特景观则选的是联合国定的世界自然遗产什科茨扬,但联合国定点什科茨扬侧重考虑的是自然状态保护,游览并不方便,所以我们“酒窝”副团长改选了成熟的游览地斯洛文尼亚的波斯托伊纳岩洞。来自广西的秦晖夜郎自大对此不以为然,认为广西的溶洞“甲天下”,后来去了波斯托伊纳才大开眼界,惊叹溶洞竟然可以壮观成这样。而副团长还增补了布莱德天鹅湖等风光名胜,使得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相得益彰,即便如此,由于还是过于贪心和预留时间不足,整个行程前半段都处在疲于赶路的状态。

布莱德天鹅湖

令人大开眼界的波斯托伊纳溶洞

虽然前期工作已经做得很充分,并且还在电脑上进行过一次“合成模拟演练”,但是有很多意外情况的发生是始料不及的。比如我们刚拿到车就发现其中一辆右后视镜穿折损严重,为了处理这个小状况就耗费了2个多小时。加之每一个国家的过关等待时间远远超出我们的预留时间,使得不少地方遗憾的变成了“夜游”和“车观”。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一些神往已久的地方擦肩而过。虽然我们这一次由于时间关系接触社会层面或与当地人沟通较少,但是途径的区域非常广泛,实际上每一处的风景、每一个城市的建筑与人们的面貌都在叙说着这二十多年来的变化,从直观上感觉也可以算作是了解前南地区一种方法吧。

下面我们将把这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与大家分享,可能在时间顺序上有些前后颠倒,是因为有些是当时录音记录的,有些是后来补记的。旅游是可以上瘾欲罢不能的,尤其是和一个优秀的团队在一起。我想已经有人蠢蠢欲动在考虑下一次的行程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