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06日

美国正在度过另一个昂贵的、两极分化的、使人筋疲力尽的选举周期,把美国社会划分为自由派和保守派这两个敌对族群的做法已经司空见惯。但这种观点把人们存在政治分歧的原因过于简单化了。

大多数人在意识形态方面并不纯粹,而且大多数人的看法也并非源自于抽象的意识形态和原则。在塑造人们的看法方面效果更大的,是政策对自己、家人以及更广泛一些的社区的影响。总之,人们的观点经常都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基础。

这一点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但很多政治科学家都忽视了它,转而专注于其他解释:父母和同辈、学校和大学、政党和领袖、以及“价值观”这个抽象和含糊的庞杂概念。但人口统计学特征是最简单的解释,也是最有说服力的解释。

我们来看看证据:在主张增加失业津贴的人中,失业者是全职员工的两倍。非洲裔美国人最有可能拥护平权行动和政府帮助非洲裔美国人的政策。富有的白种人男性尤其可能反对收入再分配。当然也有很多例外,比如像赫尔曼·凯恩(Herman Cain)和本·卡森(Ben Carson)这样的非洲裔美国人保守派,以及推崇再分配的富豪沃伦·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但他们并不普遍。

自利现象并不限于经济学。想要性生活,但又不想马上要小孩的人,特别有可能支持有利于避孕和堕胎的政策。移民会大力支持宽松的移民政策。同性恋者更有可能反对性取向歧视。不是基督徒的人更有可能反对宗教歧视。那些在英才制度下表现最好的人——受过很多教育,考试成绩优秀——更可能希望减少基于群体的优先政策,比如平权行动。

把侧重点放在自利现象上,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四分之三小时候去教堂的人,在20多岁时不再去教堂。生活方式涉及酒精、毒品、婚前性行为和非婚同居的年轻人,是最有可能背离教会的人群。这些生活方式受到了保守宗教人士的谴责。

类似的事情,可以解释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所秉持的经济观。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多数最后都会在税收收入问题上偏向右翼,因为他们上过大学,收入更高。不管其早年的出身背景,当成年人开始自己做决定的时候,他们的宗教和政治观念通常与他们的利益保持一致。

共和党和民主党还在另外一个重要方面上存在差异:它们坚持的政策对某些群体的倾向性。比如,民主党青睐那些保护少数种族、移民、同性恋、非基督徒的政策。出于这个原因,民主党也会吸引这些群体的成员(尤其是受教育最高的那些人)。相反,共和党青睐的政策则不利于这些群体。

在政治讨论中谈到利益的问题,常常会引出这样一个问题:投共和党的工薪阶层白人是怎么回事呢?我们的研究印证了其他学者提出的观点:说这些选民忽视自己的经济利益是不正确的。过去10年里,家庭收入最低的五分之一人口当中的白人,投票支持共和党和支持民主党的比例是8:10.而收入最高的五分之一当中,支持共和党和支持民主党的比例则是16:10.

简而言之,基督徒、异性恋、生于美国、教育程度较低的白人如果投票支持共和党,并不一定是在忽视自己的利益。他们在歧视性议题上持保守派观点,同时又在税收和开支议题上持自由派观点。他们常常不投票,但如果投票,会相对平均地支持两个政党。

经常去教堂的非裔美国人也同样存在分化,他们在生活方式议题上趋向保守派,在经济议题上趋向自由派。不过他们倾向于支持民主党。

如果美国制定政策时,只是依据民意调查,情况可能就会大不相同。医疗、教育、扶助穷人、社会保障领域的支出会扩大;移民会减少;在学校祷告会得到允许;穆斯林的反美言论会受到限制;如果是因为强奸和胎儿畸形,堕胎就是合法的,但如果堕胎的动机是贫困、不想再要孩子、孕妇是单身,则是非法的。

为什么美国现状并非如此呢?联邦层面的博弈产生了较为保守的经济政策和较为倾向自由派的社会政策。那是因为这些博弈是一群富有而且教育程度很高的民众代表,与另一群这样的民众代表讨价还价,这样产生的政策自然会反映他们自己的核心利益。

Jason Weeden 是律师和心理学研究员,Robert Kurzban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他们是《政治头脑的隐藏议程:利益如何塑造我们的意见,为什么我们不会承认这一点》的作者。

翻译:土土、王童鹤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