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蒲青:职业革命家——洪哲胜

Share on Google+

图一:民主亚洲基金会会长洪哲胜_2019-05.图/朱蒲青摄

总共从事海外台独运动31年,在同志突破黑名单返台之际,留在纽约的洪哲胜,转而支持推动中国民主运动,这样又继续奋斗21年。他认为台湾的隔邻中国那么大,如果无法从中国内部洒下自由种子,不但中国人民无法出头天,台湾的国家安全也没有保障。这样奋斗52年,如果说他是“职业革命家”应该不为过。

洪哲胜绰号叫“楚也”.亡秦必楚

洪哲胜从事海外革命运动,绰号叫“楚也”。他引经据典地说:“亡秦者,楚也。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他把国民党比喻成秦朝,把自己比做亡秦的楚国。推翻国民党是他出国前的年轻时代就立下的志愿,但是,他从未想过在有生之年,可以达成终结国民党独裁统治的目标。“如果自己没有完成,下一代或下下一代也得完成这个目标”。就是这股悲愤和豪情壮志,支持着他的海外台独运动的往前走。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见到蒋经国在岛内民主运动和岛外台独运动的联手追击之下,决定开放政权,让昔日同志得以回去台湾,参与岛内民主化运动并成为终结独裁统治、推翻专制政权的推手。

洪哲胜几经思考,他认为,以当时台湾的政治环境,如果回去势将投入选举,由于自己没有经济基础,必需大量向人募款,才能从事政治,届时若金主要他做些违背自己理念的事,他会很为难。

因此决定留下来选择走一条人烟稀少的路,也就是推动中国民主化运动。这个举动,在台独同志中,可以说是相当异类也很寂寞,但中国民运人士在他参与很久之后大多这样推崇他:是个坚定持有台湾政治自主理念的运动者,也是真诚支持中国民主化的台湾朋友,他会全力继续推动中国的民主化。

图二:1981年洪哲胜(右)和他的太太洪芳枝,当时他已经开始从事台湾独立联盟第二次专职工作。图/洪哲胜提供。

父亲洪池.身兼中医师、传道师等名扬南台湾

洪哲胜出生于台南,他形容自己的父亲洪池,是一位优越的木工、工程师、中医师、传道师。

【讲经大师】

洪池是台南有名的德化堂(在家佛教)的住持,法名普杰。在学佛后,他19岁就和他的年轻朋友──台南开元寺的教授师和东海宜诚所委托的南部巡教讲师高执德**──到处讲经说法。因为学识丰富,而且辩才无碍,讲经时座无虚席。现在德化堂的老信徒,几乎都是他的门生。

[**高执德:他在二二八之后逃亡日本,在佛教大学──驹泽大学──教书。后来(1955)他带一团人回台,洪池和诸多佛教朋友大喜,在开元寺欢迎高先生的回来。当晚,高先生演讲,深夜被捕,大概一个月后,他的夫人被通知拿钱去换尸体。悲乎!]

洪池曾经当选为“南瀛佛教会”理事,从此之后,21年之间,他都担任该会理事,活跃在台湾佛教界,对佛教改革有很密切的关系。当时洪池是讲授《心经》的权威(许三省语),吸引许多学佛的年轻人听讲。对于佛教布教人才的养成可以说尽心尽力,也是德化堂最有影响力的人。

【木工】

除了当“德化堂”住持之外,洪哲胜说“父亲是个很好的木工,他亲自雕刻的一个老式木床,非常精緻.它成为我父亲、我的一个堂哥、以及两个哥哥的结婚床。”

【工程师】

洪池在他19、20岁时,刚好长老教会要盖长荣女中,他给予设计,还制作建筑模型,由牧师带往加拿大和苏格兰募款,募款回来后也是由他负责监造完成。“

【木工+工程师】

洪哲胜出国前他父亲亲刻的精緻木柜,还有几个秘密抽屉,存放着他制作的冈山几个庙宇的设计蓝图。这些蓝图尽管部分被蛀虫所吃,如果不是被人乱丢,将可以放进台南的博物馆让后人一睹日治时代台南地区建筑史的一瞥。“我就看到并且赞叹父亲亲自绘制的几组冈山庙宇的蓝图。”

【中医师】

洪池从常来德化堂的颂朝和尚学会放筋[台语(推拿也)].由于太忙,偶尔信徒有病,就会免费给予治疗。后来由于医术高明,求医者越来越多,只好放弃工程师的工作,专心从医,台南远近来医的患者很多。国民党接受日军投降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立法要求行医者必需通过中医鉴定考试,洪池顺利考过、取得中医的执照、成为正式的中医师。

洪哲胜说,就读进学国小时,当时学校操场隔条街,有一座坟场,在朝会时,偶尔会听到传来的枪响,虽然没有跑去看,但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国民党在哪儿枪杀人啦。

国民党来台,他看到他们在乡里间横行霸道和贪污腐败的行径,在初时就烙下印记,并想要把国民党这个恶霸赶出台湾。那时,他觉得对岸的国家说不定会是个好的国家。这是年轻情怀的想像,但也是他当时保送成大选择就读土木系的原因。那时,他心想,学后可以治理经常大溃堤的黄河,这是有利国家的大事啊。

成大毕业后,他在凤山陆军学校服役一年。其后,他选择留在成功大学的水利系,担任四年助教。由于他再三拒绝加入国民党,明显地受到关注与歧视。他在获悉自己大底无法按照惯例升为讲师后,决定前往美国深造,并在海外探索自己应走的未来方向。1966暑假,他申请到科罗拉多州立大学(CSU)的研究助理金(Assistant-ship);每周需要在实验室工作、研究20个小时,而其研究成果可以放进自己的毕业论文。

99天疯狂寻找台湾前途的答案.主动加入独盟

1967年他出国,当时一到美国,就像小鸟出笼一般地兴奋,用他在台湾购买的一张可以使用99天价值99美元的“观光美国灰狗巴士券”(See America Ticket),拿着这张车券到处跑,从西雅图开始,周游美国,去过柏克莱加州大学的东亚图书馆、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等等,直到科罗拉多大学注册截止的最后一天才抵达学校,而且隔天就有密歇根英文能力考试(Michigen Test)。

他跑遍美国大学图书馆,主要是希望能够印证之前接触过的一些资本主义、马克思主义、经济论、以及《台湾青年》等台独杂志。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不管台湾最后要不要和中国合并,台湾一定要先建立自己的国家,唯有让自己有经营一个国家的经验和力量,必要时才可以和中国谈判。不多久,他就写信给台独总部,表达加入独盟意愿,成为没有被游说、而主动入盟的少数盟员之一。由于主席张灿鍙和洪家有姻亲关系,对洪家有所了解,联盟没有要求他前往总部就接受他为盟员。

他担任美国中西部五州的召集人,负责宣传台独思想、吸收学生。后来他和五位同校的台湾留学生,首创《望春风》月刊,刚开始只油印13本其后快速增加到二千多本。这份首创于科罗拉多州的杂志编辑,后来移到威斯康辛、接着,又轮流移到其它数州的校园,一时之间成为非常热门的杂志。最后,它在波士顿发行到200多期时,为了支持即将创刊的《台湾公论报》,方才结束阶段性任务。洪哲胜说,《望春风》开始时是校园自主的刊物;发行一段时间之后,它被纳为台湾同乡会的会刊。

在科罗拉多攻读博士的最后阶段,彭明敏刚好逃亡来美国。当时独盟亟需一位专职人员,此人又能充当彭明敏的秘书。在一次联盟内部的会议中,他看到当场的与会者没有人志愿充当此职,就当着蔡同荣、张灿鍙、罗福全、陈隆志、郑自才、黄文雄等人的面前说,“如果没人愿当这个专业工作,那就我来做吧!”。后来,因为来不及完成博士学位,他就放下学业告别大学,全家搬往纽泽西州的卡尼(Kear-ny,NJ),一方面做联盟的专职人员,一面充当彭明敏的秘书。

专职工作三年之后,他的指导教授劝他回校完成学业,因为再不快快回去,他的博士学位就泡汤了。他和家人商议后就回校了。回校之后他花六个月取得土木工程博士学位;接着留在学校12个月,充当临时性助理教授(Temporary Assistant Professor)。接着,他转往波士顿担任一家工程公司的高级工程师三年。后来,消息传来,美国将于1997年元旦和中华民国断交,在众多盟员的催促下他又告别工程公司,辞职再度担任台独联盟的全职人员。

洪哲胜握有解密当年匿名撰稿人和联系者之钥

洪哲胜说,担任独盟全职,他负责所有内外的联系,和台独刊物的邀稿、编辑、以及发行工作。当时国民党特务横行,往来投稿、联系大多采用假名或匿名。因此要把所有这些人之姓名给予解密时,大概只有他一人才能办到。但是,即使如此,现在他也已经无法全部做到了。如果解密,说不定很多人可以首次知道他们的父母辈是如何地曾经参与过企图推翻国民党的斗争大事。

1981年7月发生陈文成命案,同月31日《台湾公论报》出刊,自勉为“海外台湾人的报纸”,由罗福全担任发行人,洪哲胜担任首位总编辑。不过到了1984年间,为了台独联盟主席选举及组织路线的问题,洪哲胜他们决定离开台独联盟。他与田台仁、黄再添、林哲台、陈昭南等退盟人士,邀请纽约的康泰山和加州的许信良、胡忠信、洪顺伍等人士、经过长期的沟通和准备,创建了台湾革命党。后来,台湾革命党在一次党员会议时经过热烈讨论,认可许信良回台的要求,并在其后将重心放在协助许信良闯关运动上面。此事,田台仁发挥了很大的影响。

从字面意义来看,台湾革命党好像是个非常激进的组织,洪哲胜解释说,其实大家误会了,革命党并不鼓吹暴力,而是主张采取启蒙式的活动,通过公民参与和公民组织,来构建一个主权真正在民的文明社会与国家。

革命党历经二年的运作,在台湾本土协助了一些学生运动和劳工运动。在蒋经国展示他的即将开放政权时,革命党在很短的时间内决定给予响应。最后派遣洪哲胜、黄再添、以及陈昭南在纽约市的台湾会馆开了一个记者会,宣布“已经见到民主的曙光,决定解散台湾革命党,今后将采取不同方式的行动推进台湾的民主”。台湾革命党是海外台独组织当中宣布解散的唯一一个。

图三:洪哲胜(右)和他的太太洪芳枝,摄于纽约_1981.图/洪哲胜提供。

巴西台侨张胜凯大力赞助.爱台湾必须让中国民主化

1996年台湾人民第一次以台湾的总统普选给李登辉政府赋以台湾的统治权。从此,台湾的民主化已经获得初步的解决,因为,台湾的民主化得以启步,得以不再依赖革命暴力。他觉得应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去解决台湾的国家安全问题。台湾的国安不能仅仅依靠台湾的武器,让13亿的中国人民不再是中共当局的玩偶,而是成为一个自主有力的先进公民社会,并且成为台湾人民的朋友,台湾才有永远的国家安全。

刚好,一位在巴西成功创业的企业家──张胜凯先生──拥有和他一样的关切和主张,在寻找一个有意而且能够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行者,来到了纽约,碰到他和洪哲胜的一个共同朋友。他们两位有着相互补关系,一个有资金,一个有能耐,因此,一拍即合。1998年7月1日,洪哲胜在纽约市设立“民主亚洲基金会”,出版《民主论坛》网站,主要面对中国,推动中国的民主化;同时也在《自由时报》美东版开设每周六期的《民主论坛》,把两者当为推动中国民主化的基地。一时之间这个论坛成为中国民运人士最最关注的焦点。针对中国民主化运动的这个项目,张胜凯非常难得地总计投入美金100万元,对此,洪哲胜推崇张胜凯的眼光和他的热爱中国人民和台湾人民的心意。

当蔡英文总统接见这次来台参加《六四30周年国际研讨会》的六四亲历者和洪哲胜时,洪哲胜向总统说,“我从事31年的台湾独立运动,接着又从事21年的中国民主运动。这次总统公开接见中国民主运动者,我非常高兴,也非常佩服。总统,加油!”

他也趁此机会拜访台独联盟主席陈南天和台独联盟前主席张灿鍙。他很高兴两位35年从未见过面的革命同志,也已经关心起中国民主化运动,并对台湾前途采取更为理性的态度。过去的不快显然已经“云淡风轻”了!他带回一套《台湾的最优策略》,希望能够分享、说服台湾的蓝绿阵营,希望减少分裂、促进团结。这次没有机会与台湾年轻一辈对谈,他深感遗憾,希望下次还有机会。

图四:洪哲胜(右)与陈南天(左)摄于台北独盟办公室_2019-05.图/朱蒲青摄

(朱蒲青:《新头壳》副总编辑)

转载自《新头壳》newtalk.政治.人物;2019-06-04

阅读次数:2,5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