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书基:我的黑山羊睡着了

Share on Google+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19-06-27

内蒙的爱情故事都应该发生在敖包里,这是我最初的错觉。是那首《敖包相会》误导的我。这个仲夏夜,将身体交给黑暗,想了一分钟,然后说,我要去放羊。我的心里关着一头黑山羊,它时而沉睡时而苏醒。我的黑山羊在叫,我一直向北走,大风里有了骆驼味儿,洗脸水飘着小虫子,我和你之间隔着城市,隔着丘陵,隔着蒙古长调和蔚蓝草原,我离你越来越远,我要去放我的黑山羊,这一刻,我好勇敢。

风从四面八方来,闲若焚香。暮色茫茫,牛羊归家。知道吗?在蒙古高原,黑山羊被杀的时候是不叫的,从头至尾一声不响。就像爱情一样,它无疾而终从未重要过,那些害怕说出口的感情错落有致地生长在年轻的身体里,够坚定,不够勇敢。

听说过但丁终其一生都爱恋着贝特丽丝,他为她写了《新生》,《神曲》,在这些旷世诗作里,贝特丽丝是天使和女神,住在天堂,拥有最美好的灵魂。这一切都源于老桥上的相遇,一个短暂的爱情悲剧,没有肉欲,没有复仇,甚至没有来得及展开,却造就了一个伟大的诗人,一种穿越时空的爱恋。

贝特丽丝最终并没有嫁给但丁,但丁第二次见到她时,她已被迫嫁给了一位伯爵,不久就夭亡了。她的早逝犹如一个突兀的灾难,给但丁就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站在但丁的爱情边上,时间安静地向我猛扑过来。爱情让但丁的一生都在承受孤单,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中。弥足珍贵的是,他并没有被痛苦弄脏,我听不懂意大利语的《神曲》,但能看见圣洁的心灵。

对有些人来说,爱情是一剂毒药,烧蚀着血管,让人肠穿肚烂,在但丁眼里,它不过是上帝留给孩子们去犯的错。一个女作家说过:爱是我犯下最大的错误,可它却从未错过。

我们犯着各种各样的错,吃了各种各样的苦,但是我想的是,在你爱情没有终结时,我想承受痛苦,死守害怕说出口的感情。

我的黑山羊睡着了,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苏醒,在它苏醒的时候,我给了它想要的,这多么了不起。

作者简介:张书基,90后,自由职业,爱发呆,爱文字,现居长沙。

阅读次数:44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