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7月1日-7月8日)

Share on Google+

2019年7月7日

编者:武汉市民连续数日走上街头抗议政府不顾民意建垃圾焚烧厂,与香港市民持续抗议“反送中”运动一样,武汉市民抗议的相关消息被中共严密封锁,从官方媒体上根本看不到客观真实的报道,大多数人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本周重点关注的仍是公民的言论自由,独立作家周远志被秘密宣判,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被起诉至法院,张盼成、祁怡元被超期羁押,卫小兵、黄昭云遭到行政拘留,以上个案都是因网上言论被控罪。为了全方位控制整个社会,中共当局加紧钳制公民的言论自由,臭名昭著的网络防火墙防不住公民自由获取信息的渠道,于是名目繁多的网络审查、对全民实施监控的网络警察,导致公民任何一句不符合“圣意”的言论都可能会被定罪。

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也是本周关注的重点,中共当局为了统一意识形态,强化一党之统治,自2014年开始大规模地强拆十字架和教堂,基督徒被禁止主日敬拜及聚会、信徒被威胁放弃信仰、冲击聚会场所、抓捕牧师及坚定的信仰者,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而遭受信仰逼迫的并不仅限于基督徒。

“1984式的统治”在中国横行之时,公民抗争尤其是稍具规模的持续的公民运动越发艰难,然而,不管在如何的高压之下,仍然有许许多多的公民为了坚守良知、为了争取权利而勇敢地站出来,这正是公民抗争运动的希望火花。丘吉尔说:“不要绝望!人们在漫长黑夜中被迷惑、甚至被冻结的灵魂,会由于不知来自何处的火花,而忽然觉醒。”众多的火花聚集在一起,终会燃成熊熊的希望之火!

一、独立作家周远志被以“网上寻衅滋事”等罪判刑四年六个月。因其长期撰写敏感社会问题及揭露地方腐败的文章,为弱势群体维权,湖北籍独立作家周远志在被羁押一年七个月后,于2019年6月28日被以“组织非法聚集罪”判刑2年,网上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诽谤罪判刑1年6个月,决定合并执行4年6个月有期徒刑。周远志被抓捕后,十个月被禁见律师、庭审不事先通知家属及律师直到秘密宣判。

周远志在自我辩护中认为自己被构陷遭到当局打压,为弱势群体维权呼吁是基于爱、良善和正义。发表文章及言论批评、监督政府,宣传民主理念被认为是“网上寻衅滋事”,这是明显的以言治罪,不仅有违中国宪法之“公民享有言论自由,享有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而违反了世界人权宣言中“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

二、三易罪名 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被以“寻衅滋事罪”起诉至法院。八九学运领袖周勇军在被羁押逾十个月后,近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起诉至广西东兴市法院。从2018年8月19日涉嫌罪名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到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周勇军的罪名被变更为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经过两次退侦后,周勇军再被变更罪名,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起诉至东兴市法院,被控的主要“罪证”是利用境外社交媒体发布反动信息等,显然这是又一例因言获罪案。

2015年12月出狱后,周勇军通过通过司法资格考试,但却不能获得各项合法证件,更无法获得律师资格证书。 此次被抓捕后,周勇军的健康状况令人担忧,皮肤病、腰椎病没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律师曾为其审请保外就医但一直未获批准。自八九学运至今,周勇军因坚持民主理念不惜四次身陷囹圄,其律师及家属希望周勇军案得到各界关注。

三、张盼成、祁怡元两青年因视频言论被羁押逾七个月。2018年11月12日,网络传出23岁的张盼成(网名子慕予兮)和28岁的祁怡元(网名路西法)两名青年反抗专制、要求言论自由及释放维权律师的视频后,两人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七个月过去,至今案件尚无新的进展,两人仍被羁押的北京市西城区看守所。近日律师在会见时获知,案件两次被退侦,目前进入审查起诉阶段,警方则提出要为祁怡元及张盼成做司法精神病鉴定。

张盼成与祁怡元在视频中的言论属于公民的自由表达,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关押两人,显然侵害了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利,而警方欲将为两人做司法精神鉴定尤为令人担忧。虽然中国法律规定对精神病患者可以不进行司法追究刑责,然而,却也可以违法地将一个正常人长期以“精神病患者”为由秘密关押,“董瑶琼泼墨事件”发生后,董瑶琼正是被当局认定为精神病而违法关押至今,其父亲为她呼吁同样遭到关押和恐吓,一年来令外界无法获知她的任何消息。

四、多地家庭教会遭取缔冲击 宗教自由遭受进一步践踏。继2019年6月16日福建、山西等地的部分家庭教会遭到冲击,聚会地点被责令强行关闭后,当局迫害家庭教会的行动并未停止,数日来,江苏省南京市、浙江省平阳、福建省厦门、广西北海、江苏省徐州市、山东省淄博市、贵阳等多地家庭教会遭到冲击、恐吓及取缔。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基督教信仰者达七千余万众,自2014年以来基督徒被迫害的案件比比皆是,近一年来尤甚。《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十八条第一款“人人有权享受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此项权利包括维持或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秘密地以礼拜、戒律、实践和教义来表明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这项公认的普世公约之条款载明的公民享有的信仰自由,在中国正在遭受越来越严重的践踏。

五、陈建刚律师因代理黄婉案遭“失踪”威胁。2019年7月5日,陈建刚律师的一则消息:“在北京市律师协会,今天我总算收到官方当面‘你会失踪’的威胁了,还差点当面被欧打。” 在社交网络上出现的短视频中,陈建刚表示,让其见利忘义,背信弃义办不到,自己无惧赤裸裸的威胁和恐哧,并且不会躲避。陈建刚律师的遭遇立即引发大家的关注和担忧。

黄婉案及陈建刚律师的遭遇再次说明,没有司法独立、没有仗义执言的人权律师、没有为公义发声的独立媒体及成熟的公民社会,在一党专制之下,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得到公正的对待。刘少奇手持宪法抗议“我是国家主席,宪法保证公民的人身自由”并非是一个黑色的幽默。而人权律师遭受打压之时,即是中国法治彻底崩坏的开始。

六、卫小兵支持“反送中”被拘留 获释后处处受压,黄昭云因言获罪被行政拘留,获释后面临逼迁。四川籍人权捍卫者卫小兵因在推特上发表支持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相关言论被行政拘留15天,获释后被逼离工作地,言论自由亦受到种种限制。拘留所期间卫小兵被严管“不准会见、不准购物、不准通信”,拘留期满后卫小兵并未获得自由,而是由警察带往双林派出所,南浔区国保明确三点:一、不给行政处罚决定书;二、限期离开湖州市;三、不准继续转发有关香港的任何帖子,也不准炒作被拘留一事,否则后果自负。

2019年6月18深圳市宝安石岩卓力能电子有限公司员工黄绍云的住处遭到20余名警察查抄,警方以其在推特上发了一张拘留书及文字等内容,被以“寻衅滋事”为由行政拘留十天,黄绍云拘留期满回到住处后,准备续租房屋,被房东告知另寻它处,近两天要搬走。

卫小兵及黄绍云的遭遇并非只是个案,公民因为坚守良知、因为传播民主理念、因为争取基本人权、因为反抗专制等等公民不合作行动,除了遭受牢狱之灾,生活中的每一天,监控、家人受株连、失去工作、遭到驱逐、逼迁、无端被限制人身自由、剥夺出入境权利……已经成为每一个抗争者的生活常态。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阅读次数:86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