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批评中国共产党也是“政治正确”

Share on Google+

(2018.05.07)

中美北京贸易谈判期间,留在华府的国安顾问博尔顿,总向我提及台湾的抱怨、南海的雷达以及朝鲜的对话。他告诉我,无论在贸易领域,还是其他领域,都不能放任中国。针对中国政府10天前要求我国航空企业在宣传材料中将台湾、香港、澳门注明属于中国,我们应该发一则声明,谴责这一行为。博尔顿认为,这就是中共版本的“政治正确”,和民主党、共和党建制派的“政治正确”,如出一辙,别无二致。我同意,以反对政治正确的名义,发表一则声明,表明我的反对立场。但声明不触及主权立场,而是以尊重本土企业自由权益为出发点,绝非为港澳台各自的利益考虑,以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众所周知,我从未批评过中国共产党,我不会批评中国共产党。我承认,我批评过桑德斯的社会主义,批评过共产主义,但我这样说都是为了将自己融入共和党建制派、共和党价值体系。我从来没有批评中国共产党,更不会批评中国共产党的核心习主席。白宫5日针对中国“政治正确”的声明,是我团队起草的声明,反映我个人意见,但不代表我价值主张。可以说,这则声明不是我写的,属于我团队的个性化发挥。

我代表团离开北京返回国内后,新闻秘书处就发布了国安会替我起草的声明。在此,我要对这则声明做出解释。

声明中,我关注“美国航空企业遭外部施压”这一事件本身,而非“中共要求外企标明港澳台属于中国”这一原则性问题;我关注“我国私人企业遭到外国干涉”这一行为本身,而非“中共规定自己的标准指南”;美国的私企不是中国的国企,独立于政府而存在于市场。它们不受联邦政府的控制,更不受外国政府的控制。我关注“国内政治正确的做法尚未根除、外国特色的政治正确就开始渗透和蔓延”这一趋势本身。我更关注“美国的企业是否受到外国的尊重”。我国企业不受尊重,我让美国再次受到尊重就等于白谈。

中国有中国的政治正确,美国有美国的政治正确,不讲政治正确,就不知道政治正确的“不正确”,所以我有时也会政治正确。比如,我国有些人经常批评普京,媒体也经常批评俄罗斯,包括“通俄门”调查针对我的政治迫害,都是一种“政治正确”。我国也有人经常批评中共,尤其是国会那群人,把批评中共人权当做“政治正确”。苏联解体以来,我也经常听建制派及主流媒体批中国共产党。所以,批评中国时,我们也免不了政治正确。

归根结底,对我个人而言,此次事件是一个商业问题、面子问题、我国商业自主权问题,而非一个涉及港澳台主权的政治问题。只不过,为了口号需要,为了我的竞选理念,为了进一步让选民亲近我,我要拒绝一切“政治正确”在我国企业的强制性实践。

据说,台湾方面很喜欢这则声明,但我要说明,我没有维护台湾,我只是为了捍卫美企的面子。我也没有借助台湾,为我们的贸易谈判打气。这都是胡说八道。中美北京贸易谈判期间,我们把诉求都提了,气也撒了,中国也不示弱,提出了自己的框架。昨天到今天,代表团向我汇报了北京谈判的成果。财长和贸易代笔等人建议我继续和北京谈判。所以,我们正式邀请习主席的幕僚刘鹤来美细谈,举行第二乱的华府谈判。据说,刘鹤代表习主席向我们提出了8点主张,我们认为是可谈的,能够达成协议的。

多维客2018-05-08

阅读次数:86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