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3)

自我执政以来,我曾私下、公开多个场合,提醒北约盟邦,加大各自在北约的军费支出。既然是集体防卫,就不能只依赖我国。我们不能永远担任什么好家长的角色。如果没有人尽快做出改变,美国将调整在北约的军事姿态和部署。我们内部正在考虑北约驻军的成本问题。

马蒂斯去年替我去欧洲,劝说北约,没有起作用。这次我也不会重用马蒂斯。说实话,历任防长,小布什和奥巴马时期的7位国防部长,始终没有一个人劝服盟邦。国务院蓬佩奥劝我注意外交措辞,通过写信这种礼貌的方式,劝一劝盟邦。我非常礼貌,不像外界说的那么疯狂。博尔顿帮我执笔,发出去了13封,措辞鲜明地表达了立场。这些国家包括德国、比利时、挪威、加拿大、意大利、荷兰、葡萄牙、西班牙、卢森堡公国等。6月份信已发出,至今没人积极回应。

我认为,威胁北约的不是俄罗斯,而是我们自己人,尤其是德国人。德国人拒绝加大在北约开支,本身就不利于北约安全。德国不增加开支,其他乱七八糟的国家,就会效仿,违反此前对我们的承诺。在它们眼中,德国是“好榜样”。博尔顿说得很好,如果北约有人认为俄罗斯是威胁,那为何自己还不加大防务开支?尤其是欧盟第一经济体德国,国防开支比重竟然占GNP的1.2%。这才是让北约军事上愈发软弱、不再高效的根本原因。我最近得知,我们在德国有驻军3500人,而反观德国以及其他一些北约国家,并没有做出应有的贡献。很多国家并没有拿出GDP当中的2%用于国防。这些国家自己并没有承担该有的义务。这很不合理。

所以,如果大家都不增加各自的开支,拒绝履行应该承担的军费负担,北约就不存在任何价值。一些成员国,反而借北约,占美国的便宜。军事上,盟邦能够通过北约占我们便宜。贸易上,盟邦也在通过各种协议占我们便宜。所以,我肯定会向占我们便宜的盟邦,加征关税,以示惩罚。北约各国不能老是赚钱不掏钱。

我知道,要想增加对北约的开支,大家都面临国内政治对手的施压。这种政治压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为何能在国内增加军费预算,让我国军队再伟大、在强大。我已经做到了。所以,国内政治压力,都是借口。美国军队为了北约安全,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或者回国后身负重伤,所以我国的军队福利和老兵待遇,才变为一个大问题。如果我们继续增加我们在北约的军费负担,就会很不合理,也无法在美国公民面前自圆其说。

德国带头,和其他国家坚持在2024年兑现诺言,达到防务开支占GDP2%这一基本门槛。我等不了那么久,我的要求必须在我任内实现。我希望大家能把我善意的去信当做警醒自己的“最后通牒”。英国已经脱欧,所以我没有写信给特蕾莎·梅。英国也应该增加开支,否则英国的军事力量会被削弱,也不利于英国在美国心目中“头号盟邦”的地位。

多维客2018-07-0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