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应战习近平 我要重用一个人

Share on Google+

(2018.07.22)

无论国家,还是个人,只要与我和好,我都愿意接受。朝鲜和金正恩是这样。俄罗斯和普京是这样。但伊朗和鲁哈尼不是这样。所以,我发推了最严厉的警告。但我的前任军师。他是这样的人。自从离开白宫后后,我和班农经常通电话。对于我和中国的贸易战,班农很佩服我。Navarro等幕僚也时常提到班农。班农前天公开又称赞了我。当然,他应该这样做。他很好地维护了我,反击了左派的虚假新闻。我很满意。为了应对和中国的贸易战,为了回击左派针对我会晤普京的批评,我离不开班农。我需要他公开场合继续为我辩护,幕后为我建言献策。

班农提醒我,俄罗斯的确很烦人,只能拉拢,不值得对抗。中国才是美国最大的挑战,只能应战,而且是战略上的应战。我不用理睬左派对我和普京会晤的批评。俄国经济规模和我国得州或纽约州差不多,而且70%靠天然气。但主要是俄罗斯的核武器,所以它才是超级大国。但是,核武器已经不是战争的主要部分。现在大家都强调的是网络战、信息战、经济战,和小型枪炮战。所以,我所做的就是结束核战争,结束冷战。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和金正恩交好,和普京交好。我就是要结束朝鲜战争,结束美俄冷战。

班农说的很好,我不是发起战争的人。自从20年前,从克林顿后期开始,我们和中国就已经处于战争状态了。只不过,我们发起的石油战和反恐战,花去了我国7万亿美元,并让中国有机可乘,占了我们的便宜。我的前任们则说,是中国不可避免地崛起。也就是说,我们和中国的贸易战已经打了25年或30年(和这场贸易战一样,俄罗斯20多年来也一样,一直都在做一些让我们头疼的事情,并不是我竞选总统时才做那些事情。更何况,我们的盟友有时也做过对不起我们的事情)。当前只是贸易战最关键的时候,最有利于我们的时候。我的任务就是赢得这场贸易战,而且我相信我肯定能赢。

如果北京完全对我们开放市场,停止窃取知识产权,放弃强制性技术转让政策,这就是我们的胜利。班农说,只要我听从贸易幕僚纳瓦罗、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建议,北京肯定不堪重压。习主席也不知道如何应对我。这是25年来,北京第一次不知道如何应对我们。他们束手无策,政府也很害怕。我们正赢得这场贸易战。这也意味着我策略的成功。200亿、340亿、500亿、2000亿、4500亿、甚至5000亿,我们反击的工具很多。不断追加有助于我们保持优势。北京可能不会无休止和我们耗下去。在追加关税方面,北京无法和我们比。

我同意班农的说法。我很羡慕强势领导人,所以我喜欢习主席、普京和埃尔多安这样的领导人。因为他们都将自己国家利益放第一位,中国优先、俄罗斯优先、土耳其优先。我只是注重“美国优先”。所以,我没有理由放弃,也不会轻易放弃。

多维客2018-07-23

阅读次数:33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