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沙特记者被杀烧到了我

Share on Google+

(2018.10.17)

听到一位记者在土耳其的沙特领事馆被杀。他是一位沙特籍的外国记者。

他的失踪和被杀上了头条,就说明这是个大事件。土耳其情报机构,对外公布了很多信息,都将矛头指向了沙特皇室。我和沙特皇室的关系很好,相信我,他们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即使我们都不喜欢批评总统或国王的新闻记者。但是,很多指控都是针对沙特皇室。

为了弄清楚事实真相,避免不必要的外交危机,我派国务卿Mike访问沙特,见到了沙特的萨勒曼国王。国王当面强烈否认沙特杀害这名记者,说正在展开可信的调查。不过,沙特皇室私下向我们承认,这名记者的确是死于在土耳其的领事馆内,但是因审讯手法不当导致的过失死亡。

土耳其说,凶手是沙特皇室亲信,今年也曾随皇室成员来过美国。土耳其把这种黑锅扣给沙特,并不少见。不久前,我优秀的卡瓦纳大法官提名受阻,民主党也是恶意栽赃。无论是沙特,还是卡瓦纳,或许都是无辜的。而被证明无辜之前,大家都认为它们是有罪的。如果我判断有误,也是因为土耳其或沙特提供了误导性的信息,或者散步了假新闻,和我们无关。

国内有人蠢蠢欲动,要我制裁和惩罚沙特。我坚决反对。惩罚或制裁沙特,或者取消已签署的军火合同,只会让我们损失更多金钱和就业。我们和沙特的1000多亿美元的军火交易对美国经济大有益处,不能取消。而且,内部评估认为,如果听信国会那些人,制裁沙特,沙特就有可能抬高油价,至每桶200美元甚至更多。或者减少石油产量,甚至向美国禁油。国务卿Mike说,制裁沙特也不利于我们联合沙特施压伊朗的计划。

我不关心沙特人权与民主。我的前任也是,他们并没有关心沙特人权与民主,而是强化和沙特的军火交易及安全合作。

所以,我为何现在要听从那些民主党议员的说法,关心沙特的人权和民主的问题?假新闻说我拒绝制裁沙特,是因为我在沙特的金钱利益。和我在俄罗斯没有任何个人金钱利益冲突一样,我在沙特也没有任何金钱利益冲突。任何有关我存在利益冲突的说法都是假新闻。

我和沙特皇室的确有过一些生意上的往来,但那都是我当总统前的事情,甚至是上世纪90年代的事情。他们买过我的游艇,购买过我纽约房产,我有理由不喜欢他们吗?当然,沙特今年反腐,和我做过生意的皇室成员受到了牵连,但这和我无关。

多维客2018-10-17 04:30

阅读次数:29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