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9

2012年,普京上任总统的第一年,对他考验不小,其中原因很多,首先,也就是最重要的,即“内忧外患”频繁。俄罗斯国内,腐败滋生,改革滞后,民生不调,这三条对俄罗斯的发展和改革均很致命;再说国际方面,欧美进一步挤压俄罗斯的战略和生存空间,国际金融和欧债危机严重影响制衡俄罗斯经济。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俄罗斯社会、国家、党派与普京的冲突将逐渐加剧,诸多关系出现裂痕,各种危机加剧。

其次,普京欲得心应手地再治国6年,一个责任心强的团队尤为重要。故普京面临严峻的克里姆林宫的干部准备问题。据悉,普京未来总统团队早就在筹划之中,筹划人一个是谢尔盖·伊万诺夫,另一个是他的助理维亚切斯拉夫·沃洛金。预计,普京依旧会继续重用一部分老部下,如目前他的私人助理、俄罗斯副总理谢钦,总统办公厅主任伊万诺夫和俄罗斯杜马主席纳雷什金等人。

目前俄罗斯各部委有点人心惶惶,因为各位部长还拿捏不准,普京和梅德韦杰夫角色转换之后,他们的前途将如何。所以,目前各部长们心中都在暗中期待5月份普京总统加冕礼之后,新总理梅德韦杰夫出面组阁的时候,还会不会把他们再组进去。但是,目前克里姆林宫里还有一种传言,说普京重返总统宝座,梅德韦杰夫不一定出任总理,果真如此,那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第三,“圣彼得堡政治”基金会主席维诺格拉多夫认为,普京制定新的治国方针的时间表,预计要从3月下旬之后开始。因为,从第二轮选举结果公布,到5月份加冕礼之前,普京首先要处理好反对派问题,而要处理好与反对派的关系,他才有可能最大限度地安抚和遏制反对派,从而为他未来6年的总统之路扫清障碍。

普京2012年竞选和当选总统,与他前两次当选时的政治背景截然不同。这次,普京是在“反普”浪潮风起云涌的背景下赢得大选。普京与反对派的关系最终将如处理?这是目前俄罗斯社会各界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在这个问题上,俄罗斯政治分析人士的意见完全对立。有一种观点认为,普京上台之后,俄罗斯将面临长久的政治对抗,最终以改变俄罗斯政治体制为终结。第二种意见说,普京一鸣惊人,改写历史,大力推动改革,成为俄罗斯政治改革明星,令所有反对派领袖望其项背。第三种意见认为,普京一旦重归克里姆林宫,不会将反对派放在眼里,将利用铁腕治国,一举粉碎反对派的政改幻想。

当选之初,鉴于反对派强烈的呼声,他也会做一些非实质性的社会变革。比如,普京在3月4日大选获胜之后,发表公开讲话,谈及反腐问题,他说,其中一项重要措施,就是取缔俄罗斯官僚阶层汽车使用警灯和警报器。一直以来,俄罗斯官僚阶层滥用警灯和警报器,在早晚上下班的高峰等时间段官方车辆横冲直闯,民愤很大。普京说:“要有机地限制警灯的使用。把他们留给那些有国家保安人员的、有职务的又需要生命受到保护的官员。最终,车载警用灯的使用数量可以削减至几十个。”但是,此举被媒体指为“皮毛性”反腐,不解决实质问题。

普京大选获胜之后承诺,他将在2012年夏季使俄罗斯经济进入复苏期。他还承诺,他将在未来任内6年,对私人高档消费品课税和解俄罗斯决百姓的住房难问题。普京认为,住房困难有望在几年内依靠切实可行的措施加以解决,其中包括降低按揭成本,每平方米价格根据技术成本进行调整,以及根据土地管理成本、施工安装和基础设施成本调整房价。但也有俄罗斯观察家认为,普京对解决百姓住房难问题的承诺,早在2005年他的总统第二任期的时候就做过,最终没有兑现。

俄罗斯自由网络媒体“CitiGroup”分析家指出,由于普京上台后,“保守派”和“改革派”将会发生持续对立,所以,俄罗斯社会精英或率先尝试推进政治改革,一旦这种尝试失败,不排除俄罗斯“政治中产阶级”策划和发动较为温和的政治革命。但是俄罗斯“文艺复兴资本”投资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恰卡洛夫说,普京当选总统,使得俄罗斯政治民主和经济转型得到了最佳机遇。换句话说,本次大选成为社会改革的催化剂,大选之后,俄罗斯将进入民主社会转型期,普京本人是否参与这个过程都已不再重要,因为他的政治使命至此已经终结。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