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现在不签华为封杀令

Share on Google+

一大早便看到了幕僚摆在桌子上的行政令文本,要我封杀中国一家名叫华为的企业。

国务卿Mike催我审阅版本,并在2月25日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前发布针对华为的封杀令。国会也希望发表这样的行政令。这些人月初已经劝我签署了一个人工智能的行政令。那个行政令是为了我国人工智能的发展,是好事。而封杀华为这家外国企业,是好事吗?

问题是,怎么又是中国企业,今天我们不是正在和习主席的特使刘鹤举行贸易谈判吗?我今天告诉幕僚,我要在22日见一见刘鹤,所以我不想签署这个封杀华为的行政令。这样做,很不好,更何况,我们要和习主席在3月份敲定真正的贸易协议。

Mike和纳瓦罗等人抱怨,华为背后始终有中共的影子,威胁我们的国家安全,因为其在5G领域已经是世界老大,美国和欧洲企业无可匹敌。我很纳闷,我们为何落后了?我们为何不是第一?我的前任当年干什么了?他们把钱投哪里了,为何让我们的企业在这种高端、新技术领域,如此落后?!我当然希望美国尽快获得5G技术,甚至6G、7G,谁知道呢,总比当前的标准更强大、更快捷、更智能吧。如此未来的东西,我们不能等着获取,而是要加大努力,加大投资。

我们作为最伟大的国家,没有理由在这方面落后。但方法不是封杀别国的企业,尤其是别国具备的世界领先技术。这是愚蠢的。从商业和经济效益考虑,我们不应该排斥这种技术,放弃未来的技术市场和潜力。

去年5月和刘鹤特使见面,我放过了中国的中兴。这次和刘鹤也要见面,我不应该签署这种禁令。这很不友好。我希望和中国达成互惠互利的贸易协议,我希望中国对我们的企业友善一点,中国当然也希望我们对他们的企业友善一点,不是吗?这才叫公平。

华为和中兴一样,或许,我是说可能,做了一些我们看上去是威胁的事情,或者我们认为它们对我们未来国家安全构成挑战。但是,我们封杀华为,无异于左派大政府的做法,无异于中国的政府手段,无异于放弃市场竞争。那我们和国家资本主义有何区别?我们应该让市场去决定华为的命运,并让美国企业和华为公平竞争。我相信美国的竞争力和市场活力。

这是一个经济问题,而非什么国安问题。经济问题就要诉诸谈判解决,注重市场。很多国安问题过于复杂,我也看不懂。很多有关一国企业威胁我们国家安全的说法,都是我们情报机构的判断,或者国会那群人的论调。手法和通俄门调查手法是一样的,可信度不高。我们的决策不应该基于可信度不高的情报!

多维客2019-02-22 05:43

阅读次数:21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