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中国两会后和习主席见面

Share on Google+

3月,我至少两次安排在外度假。一次是中旬,另外一次是月底。地点都是我在佛罗里达州的豪华私人庄园。度假期间,我希望和中国的习主席签署历史上首个中美贸易协议。这个协议不同于前任们达成的一些乱七八糟的协议,因为它是一个有利于我们和中国的协议,非常完美。一旦达成,我的继任者们也不可能推翻。今后数十年,它将依然有效。

中国正在开会,习主席似乎很忙。之前幕僚们协调我和习主席的会面,但中国因国内政治议程,把时间表推后了。我希望尽快见到习主席。所以,我也延长了3月1日后加征关税的期限,目的就是为了让双方继续谈判,争取在我和习主席见面时达成协议.

现在的最大问题是我们双方如何取消此前加征的关税。这是个面子问题,也是达成协议时必须解决的问题。我身边有人反对达成协议时便取消关税,认为这样很不明智,因为迫使中国兑现协议中的承诺是重点,所以应该保持关税压力。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认为,应该逐步、分阶段取消。但财长提醒,如果等着中国兑现承诺,可能需要数月、甚至几年的时间,中国根本不可能答应。

我希望中国尽快取消对我们商品加征的关税,尤其是农产品关税。中国对我们的反制很不公平,因为我们发起关税贸易战,完全是因为中国占了我们很多年的便宜。所以,中国不应该有所谓的反制关税。这也是我的幕僚必须讲清楚的。当然,我不怪中国。这些问题是可以通过谈交易得以化解。要怪只怪我前任们,他们无能无领导力,并没有向以前的中国领导人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

一提到习主席,我就会想到他在禁毒问题上的见解。中国打击毒品犯罪的手段,令我印象深刻。去年,我和习主席会晤后,习主席信守承诺,同意将芬太尼等药物的出口买卖列为违禁品,将其视为犯罪。这很了不起。今天,我在推特分享了一篇Judicial Watch的报道,很多毒品都是通过边境漏洞非法流入的。我们边境正在成为贩毒集团、暴力恐怖犯罪团伙敞开大门。看来,我宣布紧急状态拨款修墙,完全是对的。

多维客2019-03-05 04:47

阅读次数:9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