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日记:和刘鹤谈判,再信你一次!

Share on Google+

为了邀请中国的习主席来美出席我们隆重的贸易协议签字仪式,我私下给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下了死命令,必须尽快和习主席的顾问刘鹤副总理谈成协议。我需要一个成功的仪式,正式向选民开启的我2020连任竞选。但莱特希泽再次劝我,假意公开施压中国,为他争取谈判筹码。我答应了。

——————————————————————————

莱特希泽:中国的刘鹤副总理和他的团队一直向我们强调,协议达成之日,也应是我们关税取消之时。而且是一次性取消所有加征的关税。

财长努钦:这个选项可行。如果能够达成协议,可以考虑取消彼此的关税。

莱特希泽:我不认为这样。只有中国兑现了协议中的所有承诺,我们才能取消。

努钦:总共36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或许可以只保留10%的那批商品关税。

莱特希泽:不,留也必须是25%那批。

努钦:这样的话,中国不会签协议。

特朗普:所以,这些关税,是去是留?

莱特希泽:总统先生,我认为当下不应该讨论去留的问题。公开场合,你应该这么讲,这些关税必须留着,一直保持到中国兑现承诺。这样达成的协议才算完美。

特朗普:但中国对我们加征的关税能否取消?中国反制我们,这不公平。中国不应该反制我们。

莱特希泽:这也是我们协议谈判的一部分,总统先生。如果和中国签协议,就要确保协议的效力,必须是可执行、可兑现的。

特朗普:不可能一直保留到我连任竞选。当然,我肯定能连任,我必须连任。但前提是,为了连任,我需要一个协议。大家都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莱特希泽:好的,总统先生。接下来两周,我们继续和中国谈。

特朗普:关税虽然是个好东西,但有些州和商界朋友,都在追问何时取消关税。

副总统彭斯:是的,总统先生。但国会民主党那群人反对我们一次性取消所有关税。他们似乎很担心。

特朗普:担心什么?担心我和习主席达成协议?

莱特希泽:总统先生,国会也是担心我们会放过中国,导致协议不够完美,无法令中国真正改变。

特朗普:一切都是我说了算。民主党那些人就是嫉妒我谈判贸易交易的权力。

彭斯:是的,总统先生,参议院总想拿回谈判贸易协议的权力,甚至想通过议案限制您加征关税的权力。

莱特希泽:副总统说的对。我上周在参议院出席听证,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没有说。不该说的都是我们和刘鹤副总理团队的事情。但我向议员们保证,如果中国食言,我们只能升级惩罚性关税。他们之后再没有追问。

特朗普:无论如何,我们要和中国达成协议。国会阻挡不了我和习主席签协议。我们肯定能和中国达成协议。

努钦:中国不可能接受惩罚性的协议。而且,总统先生,如果协议具有惩罚性,可能需要参议院的批准。这样反而多此一举。

特朗普:我签署的协议,不需要参议院通过。中美贸易协议,无需参院那些人审核。

莱特希泽:若想让其有惩罚效力,或许要经过参议院审核。

特朗普:我真的等不及了。我们已经谈得太久了。达成协议还需要多久?不能拖到我连任竞选。我需要向选民一个交代。

莱特希泽:总统先生,我认为还不够。目前距离我们要求的协议还有一段距离。协议必须包含中国结构性的承诺,尤其是知识产权盗窃、国企补贴、强制性技术转让以及数据服务等方面,中国必须做出改变。

特朗普:那些细节问题太复杂,我不懂。我只希望能够尽快达成协议。

莱特希泽:好的,总统先生。时间在我们这边,但中国似乎更有耐心,超出了我的预料。总统你也要多一点耐心。

特朗普:我迟早会宣布贸易谈判取得成功。

莱特希泽: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份差事,如果办砸了,一世英名,毁于和中国的谈判,不值得。总统先生应该明白。

特朗普:我暂时再给你们一点时间。我希望尽快解决问题,达成协议。

莱特希泽:但是,总统先生,你不应该公开表现出达成协议的意愿,而是应该更多地强调保持关税的必要性。

特朗普:再信你一次。

多维客2019-03-21 06:18

阅读次数:26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