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过错……

Share on Google+

2019-03-28

十四世达赖喇嘛家族尧西达孜在拉萨的宅邸,于2018年3月底或4月初被拆除。(唯色摄影)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过错,
当正被夷平的场景扑入眼帘,
我不禁失声,更似歉疚:
“尧西达孜[1]!难道是我的记录所致?”

如果我不写这些年的半废墟状态,
如果我不写近六十年的种种无常——
那从枪管中催生的毁灭无休无止,
权力的寸光鼠目或许不会留意到。

被狂妄者惦记是可怕的,
他会用快速的障眼法来改变此处,
占据此处,一草一木也难逃厄运,
啊,那盛开在庭院里的格桑梅朵[2] ……

黄色的挖掘机缓缓地开过来开过去,
贪婪的铲斗有节奏地挖着,
就像挥手抹去流沙一般,
正在抹掉所有旧日的痕迹。

而他们来了一拨又一拨。最先穿黄绿色的
粗制军装,纷杂的口音,随地吐痰。
接着是穿蓝制服的。接着是戴红袖章的……
几头用于买卖的獒犬被拴在楼下悲鸣着。

我认识一个写传记的北京红卫兵,
他与川流不息的各地革命青年
把这里当作战斗的堡垒,用钉了铁掌的皮靴
将精细研磨的阿嘎[3]地面划出道道创痕……

尧西达孜,你已失去主人,远在异国,
如今又失去故居的所有、一切,
包括一只悬在窗外的蜘蛛干尸,
我写过一首长诗[4]啊关于它……

全都消失了,当年用卫藏最好的石木
垒筑的墙体、走廊、门楣、窗框……
当年从印度运来的铁制栏杆和玻璃,
镌刻奥义图案的局部残存往日色彩……

不会有了,那些精雕细琢的细节,那些
与传统相关的细节,蕴藏其中的尊严
全都没有了,而他们日夜不停的动作,
既仓促,又粗糙,又野蛮。

蛛网被扯断时,那奄奄一息的蜘蛛有没有痛?
墙角被推倒时,那竭力生长的小草有没有痛?
悬挂的破镜被摔裂时,那曾经映照过的身影
会不会一闪即逝,将痛感传递给我?

尧西达孜,我无法靠近你,站在这么远
又这么近的高处,我曾见过的那么多旧物,
如何从这疮痍中得以辨别,并抢出几件珍藏?
因这样的妄想不能实现,我哀伤得弯下身子。

想起因遭陷害而身陷囹圄的嘎玛桑珠[5],
曾以恭敬的手势指着这尊贵宅邸,
祈望有朝一日能以一己之力修复原貌,
此刻,眼前,这不遗余力的捣毁是一种极刑。

2018-4-14,写于拉萨

注释:
[1] 尧西达孜:藏语,ཡབ་གཞིས་སྟག་འཚེར། 十四世达赖喇嘛的家族之名。依传统也是房名。尊者家族从安多达孜(又写“当采”、“塔泽”,今青海省平安县红崖村)迁至拉萨之后修建的宅邸,也冠此名,位于拉萨城中心,布达拉宫东侧。
[2] 格桑梅朵:藏语,སྐལ་བཟང་མེ་ཏོག 格桑花,西藏高原上常见的野花。
[3] 阿嘎:藏语,ཨར་དཀར། 西藏特有的一种建筑材料,风化的石灰岩或沙粘质岩类被捣成的粉未,一般用于建筑物的房顶及地面。施工时,将其掺水砸实、磨光,建成后平整、光滑、坚实,不渗水,有如水泥。有民歌:“阿嘎不是石头,阿噶不是泥土,阿嘎是深山里的莲花大地的精华。 ”
[4] 即《尧西达孜的蜘蛛》,写于2017年7月至9月,发表于唯色RFA博客
[5] 嘎玛桑珠:全名如凯·嘎玛桑珠。商人、收藏家、环保人、慈善家,又称“天珠王”。于2010年1月3日被捕,蒙冤下狱,被判刑15年。

RFA

阅读次数:22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