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开封陷落记(9)

Share on Google+

麦熟,王家村流言四起。说,闯贼什么都抢,都吃,吃树皮观音土,吃小孩。攻破洛阳,将擒获的福王放油锅里氽。氽熟切成一块块喂狗。女人也抢,抢了先睡,不让睡,不给吃烙饼。为了烙饼抢着给闯贼睡。睡腻了,杀了充军粮。

浠水河边时有抢劫,剥衣,扯耳环,鲜血淋漓亦不顾。强奸事儿偶有发生,可能被强奸的不好意思说才觉得少。总体而言,都是看中遇劫者的财物与食物。后来说,关卡上的公差被打死了,锁人的铁链扔到了河里。死者不知体制内的公务员,还是编制外的临时工,周捕头从不公布手下的伤亡状况,他也难得出现王家村,王斯喘了口气。公差死亡形式:有的用刀劈,有的用警械——水火棍打脑壳。脑壳碎了,脑浆直流,仍击打,像破碎的鸡蛋,仿佛凶手怀有深仇大恨,非要对方的脑壳粉身碎骨。衙役不像往常那样来此巡查,来的话,也是二三十个。顺手牵羊打抽丰固然少了,毛贼流民却多了。有地痞泼皮进村,尽管尚不至于明火执仗,但鸡鸭常有失踪。难民强占祠堂,在此安营扎寨,将私塾里的桌椅劈了当柴烧,孔圣人像亦付之一炬。若是衙役驱赶,则集体下跪求情,说我等良民,被官军抢掠,有的砍了头,以贼寇首级报功领赏。不求太平,只求活一天是一天,我们实在无路可走。王斯长叹:国将不国,村将不村。村外小龙潭,周王亲家的渔塘,时有流民去那儿钓鱼捕鱼,周王亲家的管家见了不敢作声。

至七月初,流民先到处割麦,占为己有,后将废弃房屋强占。时有官军扫荡,将流民当流寇歼灭,收割他们的首级。流民奔走哀号,走投无路跳进浠水河,岸上乱箭齐射,尸首浮沉,河水被血水染红。尸首由王斯组织乡亲打捞掩埋,遗体上的衣服也剥了,充作人工费。官府贴出告示,号召村民填井封门,带粮食家财往开封避难。不给闯贼一粒麦、一口井。告示最后说,若有违抗,后果自负,生命财产不受保护。说了句文皱皱话:勿谓言之不预也。叙述者不懂,查了古书,译文如下:“事后别后悔,不要说没有跟你事先说过。”

员外不能睡安稳觉,头进上门闩,二进三进上门锁,吩咐王叔守夜,有人翻墙企图偷窃后,云雨在家的话也令其守夜。村里富户王三福被流民杀死,加剧了危机感,与云雨密谈,告诉几件青铜器的藏匿之处。隔了几天又密谈,抖了家底,三千两纹银、一对金杯,藏于牡丹亭南侧的第一级石阶下。金杯乃违禁品,一品二品才能具有,凭此证据,锦衣卫便能叫人家破人亡,不知家中怎么会有如此宝物。云雨问,母亲知道吗?员外说,怎么能让她知道,女人藏不住秘密,禁不住拷打,什么都会说出来。你也不要对媳妇说。我担心有个三长两短,家产就此失落。

云雨往返开封路上,常见有人被剥了衣裳在路边哭泣,有一个肚皮捅了一刀,大概口子大的缘故,肠子跟着血水涌出肚外,按都按不住,疼痛难忍,求云雨补一刀。云雨没理他,狠狠心上马走了,仍听见他在马后叫行行好行行好。村里的永庆往开封避难,路上遇劫,驴车与一担小麦被毛贼抢去,吓得走不动路,还是云雨带回来的。

员外动了往开封避难的念头,舍不得家,叫王叔王嫂看守。两人害怕,求老爷带他俩一同走。王嫂背地里求老爷,说让她去开封,时时吹箫,夜夜马爬,意思抛弃丈夫。此事小香侦知告诉王叔,闹个天翻地覆,王嫂鼻青脸肿,再不跟王叔住,在柴间搭个铺,跟他一刀两断。王叔在柴间外求饶,拒不开门,哭着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到来各自飞。

素莲对老爷说,兵荒马乱,想回娘家住几天,老爷说还我一百两银子,自己走回家。云雨知道,瞒着细秀给素莲一百两银子赎身。素莲双膝跪下,叫哥,说大恩大德,又拒绝。弄得云雨莫名其妙,不知素莲想什么心思。觉得冒昧,唐突,不知勇气,情感,慷慨从何而来。父亲给了一百两,华云给了五十两,再加上每月俸银,手里的节余,也不过二百多两银子,用一半的私产拯救一个前途无望、一无血缘的,经济上、人事上,不跟父亲保持一致,变相支持离心离德,他觉得匪夷所思。后来素莲说了句:老爷问银子从何而来,如何回答,才恍然大悟。

驸马都尉悄悄议论华云公主,因为最近发生一件怪事。华云的娱乐习性原喜欢一帮一、一对红,也难得跟走马灯式的驸马洗鸳鸯浴。突然洗鸳鸯浴,不,三人浴了,还让宫娥看,并且同床共枕,睡起了我们江南人所谓的“肉弄堂”,这倒也罢了。没想到有一夜玩过之后,叫徐四与陆顺比武给她看。先用的是木剑,见他俩花拳绣腿打不死一只兔子,叫用真家伙,务必见血,死条人命,比武才告结束。在场宫娥吓得脸色发白,不敢透气,似乎闻到宫廷里的血腥气。徐四陆顺八拜之交,跟蔡木是桃园结义三只弟,叫他俩火并端的勉为其难。两人放下刀剑跪下,说兄弟决不自相残杀,要死,宁可自杀,或者死在公主手里,你用剑把我俩杀了。沉吟良久,公主笑了,说开个玩笑,果然兄弟情重,同生共死,大概想起床上的情份动了恻隐之心。

这件事引起震动,蔡木牵头,暗地串连要大家指天发誓,自相残杀誓死不从,云雨答应了,尽管认为这行为带有联盟谋反的意味,又渗有自保维.权的性质。蔡木又号召不向徐公公行贿,宠幸赏银各凭天命,大家也答应了。

江苏/陆文
2019、6、7

文章来源: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2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