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开封陷落记(8)

Share on Google+

躺了近半个时辰,闻到楠木芳香,还有其它不知名的香味,脑子里冒出“面首”这字眼,心里明白怎么一回事。

一贵妇进房,但见:双乳高耸,丰臀微翘,嘴唇肥厚闻肉香;浓妆艳抹,媚眼有神,徐娘半老仍风流。头戴凤冠,遍身绮罗,细看并非养蚕人;佩饰叮当,走路摇摆,直觉或许铁拐李。

不知多吃了酒,还是患了小儿麻痹症。叫驸马,称郎君,跌跌撞撞至床边。解黄绸,手抖索,喃喃说,华云自荐枕席,侍帷郎之艳福。驸马尊姓大名?允雨磕头,一介村夫,岂敢有辱金枝玉叶,与公主共榻同衾。臣姓王,名允雨。应允的允,下雨的雨。华云扶住允雨,说我云你雨,宫中有朵雨做的云,可谓前世姻缘,无须多礼。允雨说,容臣小解,憋不住了,实不相瞒,身子捆缚似肉粽,心无旁骛,一心便溺。公主笑道,官急不如屎急,性急不如尿急。令允雨小解,不回避,听那嘹亮尿声,吃吃笑,说郎君福如南山,尿似东海。允雨大着胆子抱公主往床榻,兰香扑鼻,肉身醉人。缠绵至午后,公主眉横春山,眼含秋水。起床与允雨品琥珀酒,吃燕窝、鸡舌、鹌鹑、椒醋鹅、菊花饼,允雨胃口大开,又加餐半斤羊肉。吃酒时,公主冷不丁问:国难当头,愿意为大明王朝赴汤蹈火吗?允雨答:臣愿意。愿意为我死,为我吃屎吗?又答:愿意。公主笑了,夹了块羊肉塞进他嘴里,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愿意吃屎的有肉吃,没有我,你什么都不是,不,是个屁……宫娥说你怎么怎么,果然。上册,封驸马都尉,从今叫云雨,华云的云,下雨的雨。云飘来便下雨,云不至不准下雨。似有霸占独享意味,不让细秀沾点荤腥。不敢违逆,跪下谢恩,说你不是云,是我之甘霖,若你是天上的云,我便是云中的雨。华云扶住,重进帐帷,再温鸳梦。两片云继续下雨,真所谓大珠小珠落玉盘,细雨急雨落不停。期间公主令云雨舔她的烙饼,起先以为胯下受辱,想起了韩信,禁不住恳求,云雨云雨,如泣如诉,才克服了观念障碍。之后,让侍帷郎心理平衡,华云做了有辱身份的动作,这可能是所谓的对等原则,不要老是我顺差你逆差。直至掌灯,公主才不辞而别。此刻,云雨才知公主是个瘸腿,可能真的患小儿麻痹症,怪不得云雨时右腿不能舒展,只能左腿在空中挥动。须臾,宫娥银盘托出五十两大银,驸马都尉再次谢恩。

华云乃周王爱女,新寡一年。驸马死因有两种说法,一说,偷腥了公主侍女,一并服毒赐死,一说,消极怠工,或力不从心,被公主一脚踢到床下,后脑着地,昏迷三日而死。周王宽慰爱女,说天下男子有的是,任其选拔驸马都尉,不比武艺,只比床技,最高限额36名,实施淘汰制度,相当于当今职工下岗,也相当于3G来了,2G完了,5G来了,4G完了,由不得手机客户,只好随波逐流,重购手机,献金给加拿大的华为公主——孟.晚.舟。满额,一个加封,则意味另一个出局,换岗成王家殿卫郎,月薪降了三成。知道以上内情,晓得临时工,随时被华云炒鱿鱼,云雨庆幸未全盘托出自己乃朱亮祖部将王云之后裔。
云雨封驸马都尉,底薪十两纹银,若华云喜欢还有赏银。此职务乃肥差,徐公公为讨公主欢心,常引进新锐人才。侍过寝的,不孝敬的,徐公公决不给二次机会,除非华云思念旧人,重续旧情。有一次徐公公接受重贿,自作主张将一驸马都尉沐浴净身送进房,一看是隔夜粽,旧相识,被华云一个猛劲推到床底下,从此那人降级成了王宫殿卫郎。华云喜新厌旧,驸马都尉都难博得公主长期宠爱。云雨乐得安宁,每隔三天值一次班,每班八人。职责保护公主安全。若是华云心血来潮,则是个随叫随到的应召牛郎。

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云雨却以生殖器报效了朝廷,献身于周王的爱女,想起祖宗因朱亮祖案贬为庶民,不由垂头丧气。他没法向父母夫人解释功名的由来,只得含糊,不让老爷办庆贺宴席。老爷认为儿子光耀门楣,为他争了口气,为此不让儿子为他洗头沐身,废了大娘进房才能回房睡觉的家规,此外,给他一百两纹银上下打点。

素莲病情直至麦黄有所好转,能起床走,但坐着刺绣累,绘画解闷,集中不了精神,稍微画了几笔头昏眼花。细秀常陪着她后花园牡丹亭坐。看万物复苏生长,树木遮阳。若是云雨后花园练功,精神就拧了发条。看他一招一式,看他举石担,看他倒竖在空地上,两只眼睛望着泥土。有时,云雨坐在牡月亭跟细秀素莲闲谈,逗亲亲,看兵书。云雨不读无用之书,在他看来四书五经百无一用。他情愿看关于襄阳保卫战,以及南宋如何灭亡的野史与前人笔记。他注重实用,厌恶清谈。上次几位平庸之辈酒席之间以对联为难了他,他就此不与来往。吃酒比练武兴趣更浓厚的,也不交往。自视清高,自命不凡,在乡人眼里是个另类。这次他就职王府驸马都尉着实争了面皮。周王亲家的也过来跟他父亲套近乎。其孙女由王典介紹,经推事推荐,被周王看中,纳为王妃,肚皮争气,生了儿子,其权势王家村数一数二。前来套近乎原因,不外乎王妃希望宫内多个亲信,多个照应。

江苏/陆文
2019、6、6

文章来源:陆文文集

阅读次数:4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