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祺:走向全球单一货币的重要一步

Share on Google+

更新于2019年7月3日 02:07 严家祺 为FT中文网撰稿

2020年将诞生的Libra币,是一种“无国界货币”。未来一个重要的趋势,是世界各国愈来愈多的人接受无国界货币,Libra货币流域也会愈来愈大。一种可能的前景是,在全球范围内,既有许多主权信用货币,而还有若干种“无国界货币”。这两类货币,各有自己的货币流域,在地球表面奔腾不息或静静地流淌。
走向全球单一货币的三条途径

假设若干种“无国界货币”同时存在,它们之间将会产生竞争,这种竞争的最后结果,有可能产生全球单一货币。

走向全球单一货币有三条可能的途径,一是哈耶克途径,哈耶克在《货币的非国家化》中提出,政府对于货币发行权的垄断对经济的均衡是有破坏作用的。他指出,垄断了货币发行的政府,首先考虑是自身财政需要,政府发行货币不具备内在的和外部的约束机制,凡是政府发行的纸币迟早会贬值。哈耶克认为,货币非国家化是货币发行制度改革的根本方向,由私营银行发行竞争性的货币,即自由货币来取代国家发行垄断性的货币是理想的货币发行制度。哈耶克对于建立统一的欧洲货币方案,表示怀疑,他并没有提出建立全球单一货币的构想。货币非国家化途径很多,近十年来许多“去中心化”货币的出现,也可以视为货币的非国家化现象。从理论上说,货币非国家化途径,作为一种选择,是一种走向全球单一货币的可能途径。

走向全球单一货币的第二条可能途径,就是欧元途径,把欧元的做法,在全球范围内推行。尽管欧元在今天仍然存在种种困难,但在世界和平的大趋势下,改进欧洲货币统一的模式,建立全球单一货币,不是不可能的。

Libra币的出现,为全球单一货币的出现开辟了一条新的途径——Libra途径,这是一条介于哈耶克途径与欧元途径之间的“中间道路”。根据6月18日Facebook公布的白皮书,Libra币由真实资产储备提供支持。如要制造新的Libra币,在按1:1的比例向Libra储备中转入法定货币後,Libra协会才允许自动增发新币。这表明Libra协会是Libra币的世界中央银行。就像所有货币发行者一样,Libra协会只受自己承诺的约束,而一切承诺,都可以在新的条件下以聪明的方式修改,并使相关方不得不接受这种改变。这就是说,Libra币超出今天所有货币的地方,只是“无国界”和“简易”,它带有金融资产性质,价值仍然是波动的,在全球金融金融危机到来时,Libra币照样会发生美元、欧元、英镑一样的贬值。这一问题,对Libra币不是灾难,而是可以借助于金融科技克服的。克服的道路,就是寻找一条通向全球单一货币的途径。

货币的两大根本功能

货币是我们生活在其中的物质世界与人类的观念世界或互联网的信息世界的连接物。即使是过去的货币,现在已经不再被人使用,这种货币的观念还留在人们的观念里,这种不存在的货币,其中一些有广泛影响的货币,仍然可以被用作“记账货币”。

14世纪初西欧的弗兰德斯地区,也就是比利时沿海加上邻接的荷兰、法国地区,舊的德涅尔币已不再被人使用,但仍留在14世纪初西欧和南欧人们的观念世界中,就像在留在区块链中不能改变的信息一样,这种不存在的货币仍然被当时威尼斯用作一种记账货币,它与当时流通的新格罗斯币的关系是12:1 。

经济学家认为,货币有四大功能,即价值尺度、交易媒介、支付手段、储存财富。在这四大功能外,有人认为,推动经济扩张和紧缩,也是货币的功能。实际上,这不是货币本身的功能,而是政府调节经济或政府为自己牟利的行为。

Libra币的出现,将使我们看到,它有助于削弱政府货币政策的作用。也使我们看到,由于货币连接物质世界和观念世界,在货币的四大功能中,只有起物质世界和观念世界连接功能的两项功能,与货币不可分割,一是在物质世界或实体世界中用来对商品计价的功能,二是在观念世界中用来对价值记账的功能。在纸币时代,购买商品需要用纸币进行交换,纸币就成了交换媒介。信用卡、电子货币的出现,把货币的支付功能交给了信用卡、电子货币,以及未来的Libra币。这就是说,交换媒介和支付手段这两项功能,可以从货币中分离出去。货币连接实体世界(物质世界)和观念世界(包括区块链中的信息世界)两项功能,计价功能和记账功能,是货币之所以的货币的根本特征。比特币自称“货币”,实际上只是一种金融资产,最根本的原因是比特币不能用来给亿万种实体商品计价,而且不能成为记账单位。凡是不能用来给实体商品计价和不能成为记账单位的、即使自称「货币」或被部分人认为的“货币”,都不是货币。

用“奥卡姆剃刀”给金融“剃头”

14世纪在英格兰的圣方济各会修士奥卡姆的威廉(William of Occam)是一位重要的经院哲学思想家,他提出,“凡是能以少做到的事,多则徒劳”。这一思想,被称为“奥卡姆剃刀”(Occam’s Razor)法则。后来欧洲的一些思想家对这一法则加以引申,在解释各种现象时成了一种简约、节省原则。对一种现象,如果有一个简单解释就够了,再寻求一个复杂的解释,就没有好处。这一原则,完全适用于今天的金融世界和金融学。

金融世界中的一切现象,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一种人造进程。人类不能改变自然规律,但一切人造进程,人类可以用新的规则来代替舊的规则,可以改变人造进程的方向。Libra实际上是一把「金融剃刀 」,2020年Libra的出现,它将简化商品交易,改变部分金融规则,改变21世纪全球金融的发展方向。可以预见,在不远的将来,不是 “明斯基剃刀”,而是“奥卡姆时刻”,会产生另一把更为锋利的“金融剃刀”,把金融世界许多繁琐不堪的人造契约和人造规章,一剃而光,引发金融世界的一次大革命。

全球总账本将代替Libra

这把“金融剃刀”,将是在Libra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全球总账本」。从明年开始,当我们拿着Calibra数字钱包购物後,每月、每年,我们会收到Calibra发来的账单。Calibra账单的变动,与我们使用现金起同样的作用。可以说,不断变动的Calibra账目就构成了货币本身。而Libra 区块链就是利用计算机程序在全网记录所有交易信息的“公开大账本”。

在人类史上,账本先于货币出现。在货币产生前,人类社会中的交易除了物物交易外,就是信用交易,也就是凭着自己的信用,向周边的人借取物品,承诺在一定时期归还物品。被借走物品的人,可能会用某种方法,在某处做一个记号。这个记号,实际上就是账本。五千年前,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泥板上的“刻痕”就是书面纪录的承诺。进行信用交易的两个人之间实际上就发生了债的关系,前者债务人,后者是债权人。可以认为,泥板上的“刻痕”是债权人的记录。

物品的价值,是由人们对物品的需求和物品的稀缺程度决定的。货币的首要功能,是“价值尺度”。就像度量长度需要刻度尺、度量重量需要磅秤一样,货币是用来度量物品价值的工具或设备。货币还有另一个功能,这就是货币还要充当交换媒介。当我们用Libra购物时,交换媒介的功能与价值尺度的功能就分离了。所以,货币的本质不是为了用一种作为物品的货币与商品交换,而是用来度量物品价值尺度的工具或设备。既然是工具或设备,工具或设备就可以不断改进,而且设备可以像射电望远镜一样庞大。就像度量长度可以不用刻度尺而用激光一样,到明年,对使用Libra的人来说,代替货币的不只是Libra,而且还要加上 “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这正是Libra 的两大使命。

物品的长度单位有米、有英尺、有光年,物品的重量单位有公斤、有磅、有盎司,物品的价值单位有中世纪佛罗伦萨的弗罗林(florin)、有俄国的卢布、中国的人民币,有美元的元。至于不同单位的换算,则是另外的问题。与不同国家的长度单位、重量单位的换算相比,不同国家货币单位的换算不过更为复杂而已。

Libra的诞生,使我们看到了未来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景。货币等价于账本的变动,全球总账本就是全球单一货币。未来的货币体系就是用家庭总账本、企业总账本、国家总账本、全球总账本取代世界各国名目繁多、复杂不堪货币体系和有形的货币本身。可以说, Libra是走向全球总账本和全球单一货币的重要一步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亦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首任所长。

阅读次数:75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